來認識後搖小鹿 Triple Deer 帶你聆聽自我心中的眾聲喧囂

來自於新竹的後搖新銳 Triple Deer ,今年 7 月發行首張EP《Triple Deer》,在此之前,也和流氓阿德合作一曲〈我愛你,台灣〉,收錄在阿德睽違 10 年的新專輯中;這充滿了新體驗的一年裡,8月份他們也要展開巡迴行程,在台北、高雄兩地舉辦新曲演唱會。《Triple Deer》是 Triple Deer 的第一張錄音室作品,一共收錄了三首圍繞著「自我」的全新創作,並請到台灣後搖界代表人物之一──昆蟲白(小白)擔任製作人。

不管是對於 Triple Deer 本身還是新的專輯,請樂迷一同來探索由 Triple Deer 架構出的小小宇宙,透過訪答理解他們的理念和想法,然後再進入到他們的旋律之中,找回自我。

 

  1. 簡單介紹樂團成軍的過程 

大概是2012年的4月份吧,吉他手冠宇寫了生平第一首後搖曲子〈Find the shore〉,在出色樂手眾多的清大迴聲社找齊了團員,並將曲子給演奏出。但當時的Triple Deer並非純粹的後搖樂隊,那時候我們有個主唱,因為另一個吉他手永純心中還有一個小小的英搖夢,那時在Live house表演時,純器樂演出與有唱歌的比例大概一半一半。後來主唱離團,Triple Deer才決定發展為純後搖的樂隊。於2013年新增了鍵盤手以及加入新的BASS手。

 

  1. 為什麼會想選擇後搖

冠宇:大概就像是四分衛的那首歌一樣:「我寫不出來像樣的情歌,也演不好一個浪漫的人。」但認真說起來,純粹以器樂的演奏形式來述說一個念頭,並且讓每一個段落都充滿情感,那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1. 創作的時候,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在自己創作的時候,是因為有畫面還是有情緒而形成旋律?

冠宇:創作時,最困難的部分在於:心中所設想的段落中的情感,於每一位樂手心中感覺都不太相同,但那也是最有趣的部分。創作歌曲時大多是因為一個念頭或是由心中一小段自己哼唱已久的旋律做出發。所以應該是因為情緒而形成旋律。
永純:確實地組織出腦海裡片面、抽象的東西需要練習。我的部分通常是先有一個想表達的主題,再去鋪旋律及情緒去拼湊主體。不過同時也常被旋律拉著走,寫出一堆屎。

 

  1. 那玩後搖比起其他種搖滾類型,產生的困難在哪,或覺得更有趣、深刻的地方?

永純:相較於其他搖滾類型,後搖滾可以說是沒有限制。它沒有可循規蹈矩的格式、固定的配器編制、和弦進行,沒有速度、彈法、節奏等類型上的框架,它有的是個人風格,每個成功的後搖團都獨具魅力。這是後搖滾有趣的地方,也是它困難的地方。我們也還在尋找屬於自己的獨特性,還在挖掘的路上。

 

  1. 為什麼以「自我」為這次EP主題,三首歌要架構出的是什麼場景,或要傳達給樂迷什麼?

這張EP是我們三年來的第一張錄音室作品,所以因果關係比較像是我們選定了要收錄這三首歌,因而討論出了這樣的EP主題。而「自我」並不單屬於作曲者的心情或經驗,我們想分享的是每個人「自己」都會有的情感和情緒,比方說:內心的孤獨與自我懷疑、和過去回憶的對抗與和解,或是在愛情面前我們可能的樣貌和姿態。(是的,描述依序分別為EP收錄三首歌的意境)

 

  1. 那像之前與流氓阿德的合作,是否有體驗到什麼不一樣的、新的想法或實際的經驗?

第一次用 Triple Deer 的名義為專業人士編曲,第一次看到上市的專輯裡有自己的名字,也是第一次在 Legacy 表演。一次就被流氓拿走好多第一次。

與流氓阿德的合作由於先有了 vocal 的旋律,且段落分明,因此我們使用的作曲方式是以編寫後搖的手法詮釋編曲,讓編曲有一點點有自己的味道以及個性,但又能夠與阿德的嗓音配合得剛剛好。這個經驗很特別,是我們過去沒有過的創作方式。如果有機會的話也會希望幫各個不同的歌手一起合作編曲。

 

 

 

標籤 Triple Deer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