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京淬煉中 體會音樂不只是生活態度 - 專訪原子邦妮

也許你還沒聽過原子邦妮,但對於櫻桃幫及ZAYIN這兩個樂團的名字或許還有印象,從男子、女子流行樂團走入現在的電子搭檔雙人組合,在北京定居兩年之後,回到台灣獻上最新EP。

兩年的光陰不短,新作發行之前,原子邦妮彷彿要補回過往的時間,先在StreetVoice展開絕地反攻,密集發表新作,每次釋出都奪下排行榜領先席次,也讓更多台灣樂迷重新憶起這來勢洶洶的組合。原子邦妮早在2011就成軍,當時還未定調為現在的電氣女聲,最初設定另類搖滾,隨著兩人的音樂喜好改變,原子邦妮的型態也跟著成長及轉化。

 

北京做音樂像上戰場 台北視音樂為人生態度

2006年左右結束了ZAYIN時期,Nu開始做自己的音樂,由於需要配唱歌手,開啟了和查查合作的契機,因為查查潛在的俠女性格和對武俠、古裝的熱愛,奠基了原子邦妮最初的中國風,Nu笑說,查查是那種「想跟我合作?先把《天龍八部》看完」的女生。

2012年發行首張EP,遇到以前ZAYIN的老闆,聽過原子邦妮的音樂之後,提供前往北京定居兩年的機會。Nu提到,以前簽給唱片公司的時候,除了創作音樂之外不必自己操心其他事,組成原子邦妮之後,機運必須靠自己把握,兩人想到前往北京能夠讓更多人聽見作品,而且只要負責創作音樂,沒有任何不捨和猶豫,立刻答應,「就當作是去遊學一樣啊!」查查輕鬆地說。

到了北京之後,各種境遇都是驚奇。原子邦妮在當地有位固定合作的鼓手孫雨,家境不錯,但因為全中國想出頭的鼓手都齊聚在此,遂捨棄一切來北京,曾經歷過在垃圾桶裡找東西吃的苦日子,即使到了今日已小有成就,仍然住在只有一套鼓、一張床、一間廁所的套房裡,持續嚴苛地要求自己。

兩人說,北京音樂人的態度就是:「我選了玩音樂這條路,就像要上戰場一樣,明天死了沒關係,我就要繼續玩音樂;今天沒飯可吃,那就努力掙得一口飯,只要明天還能繼續彈吉他,其他怎樣都無所謂。」而台灣比較像是:「音樂是一種生活態度,玩音樂可能是因為我們喜歡、或想把這件事做下去;但同時我們也會覺得要把生活過好,想著晚上要去哪玩、去哪吃飯。」

 

原子邦妮在上海知名 Mao Live House 演出,兩人在當地也見識了很多不同於台灣的演唱會。
原子邦妮在上海知名 Mao Live House 演出,兩人在當地也見識了很多不同於台灣的演唱會。

激烈的環境造就激放的藝術 但缺乏大量資源仍難以被看見

努力不輟於原子邦妮的創作之外,這對組合也跨足進行幕後音樂製作,幫央視電視劇譜寫主題曲,也和當地音樂人合作錄音,兩人也各自去挑戰不同歷練,Nu參與了演員/歌手張睿的唱片製作,還為知名飲料廣告及多部淘寶微電影譜曲配樂,查查則去參加了北京衛視《最美和聲》第二季,在進入八強之前被淘汰,引起網路上一片惋惜,當時許多網友表示「接受不了」。查查說北京的音樂環境不像台灣,持續耕耘就會被發現,當時他們感到很挫折的是,將音樂放上網路如同石沉大海,若沒有足夠資源宣傳,太多人同時發聲的狀況下,很難被聽見;但得到曝光之後,實力不足也會立刻被群眾遺忘,如果不持續前進、拓展,停下腳步的後果就是被淘汰。「不像在台灣,你一直唱下去,持續累積就能被聽見,你在那邊很難憑著自己的努力出頭,所以他們才會那麼拚。」Nu笑笑補充:「他們那裏沒有StreetVoice這麼佛心的平台,還會有編輯認真聽然後推薦好的。」

儘管競爭激烈,相較不自由的環境也造就了更激放的藝術型態,查查表示:「那邊的管制很嚴格,所以他們就會把熱情傾注在藝術裡,你會看到一些很sharp的東西,很強烈、很渴望著什麼。」不僅是心理上的限制,北京惡劣的天氣狀況也是另外一種生理上的壓迫,Nu說兩人平常就一直關在工作室裡寫歌,偶而天氣好的時候因為太難得,就會放下工作出去散步。Nu直言在北京的生活對兩人而言是艱困的,雖然這樣的環境促發了創作的產生,但當原先講好的兩年期限到了,還是因為懷念自由選擇回到台灣;查查則說,當時覺得再住下去就是這樣,已經在那裡體會並學習到種種不同,開始感到精進的程度有限,像是被隔絕在籠子裡,當排行榜上只能看到固定的大陸歌手在輪換,他們渴望知道世界的潮流,決定返回台灣。

Nu表示過去簽約給唱片公司,任何事情都要被他人決定,「現在這個時代,音樂就不應該是受限制的,我們來決定大家能聽到什麼,當主控權在我們自己手上的時候,我就覺得在哪裡並不重要,我能決定自己要在那裡生活,現階段我們就是決定在台北。」

但問起最懷念的事物,兩人回答的依然是那充滿刺激和奮鬥的競爭環境,「若不持續往前就沒有明天」的心境和衝擊,使他們現在自我要求更高、進步動力更強。查查說:「那邊很容易有大起大落的事情,有很多當下很痛苦,現在想起來很懷念的事。」

查查參加「最美和聲」時與導師陶喆的合影。
查查參加「最美和聲」時與導師陶喆的合影。
北京工作室外的景色常常因為霧霾而一片灰暗。
北京工作室外的景色常常因為霧霾而一片灰暗。
原子邦妮參加河北草原音樂節演出,因為演出前下過雨,上台時反而出了彩虹。
原子邦妮參加河北草原音樂節演出,因為演出前下過雨,上台時反而出了彩虹。

 

兩人個性大不同 溝通和音樂一樣重要

先前身在都是男生的ZAYIN和都是女生的櫻桃幫,Nu和查查兩人又是如何相處?Nu說,之前在ZAYIN,五個男生都會創作,當時每個人一周要交三首歌,之後再開會挑一首來錄Demo,五人的意見表達都很直接,覺得很爛、很難聽總是直言不諱;而查查的情況則相反,若團員覺得有問題,就會提出參考或者委婉說明。所以剛開始合作時,兩人之間相敬如賓了一陣子,Nu先說:「後來覺得不行,這樣太慢了,有時候就會比較直接一點,但直接過頭也是會道歉。兩個音樂人都對自己的東西有所要求或堅持,那就一定會產生衝突,所以我覺得溝通一定是要學習的,如果溝通不來,就不用玩了。」查查直接戳破,說Nu為了東西好常常忽略溝通,「他有時候就會說『這就是難聽啦!很難聽啊!你就是給我重唱啦!』」

不過查查也坦承,她最欣賞Nu的就是對於各種曲風和音樂組合的靈敏度(回答此段的時候Nu一直在旁邊說:「錄起來否則以後都聽不到了」),能夠理性分析旋律的特色並且抓住音樂的精隨,因此在Nu的逼迫之下,逐漸發現了自己更多的可能。

Nu則說最欣賞查查的是她度量很大(此刻查查狂翻白眼說:「你真的有認真在回答嗎?」),他解釋因為音樂上的能力和創造力不是長久合作的關鍵,本來就是因為彼此在音樂上互相賞識才會決定合作,他自知個性急,經常忽略怎麼講才能讓別人聽得進去,由於查查的個性才能包容,「你跟一個人合作本來就是因為覺得她東西很酷,東西做出來以後你們要怎麼繼續往下走才是課題。」

走過了以前簽約充滿限制的日子,也度過了北京身心靈都被壓迫的生活,再次回到台北的獨立音樂場景中,也許是因為已經歷過高壓競爭,加上兩人早建立良好默契,原子邦妮輕輕鬆鬆就在StreetVoice一次又一次奪下排行榜位置,和Nu的搭檔讓查查的聲音突破玩搖滾樂團時的框架,找到更寬廣的發揮形式;Nu也因為擁有創作的主控權得以更自由地詮釋心中的旋律,兩人相得益彰的搭配,使得他們的音樂就像「原子邦妮」這個團名一樣,有理性的架構也有柔性的內在,《折桂令》之後台灣樂迷接下來會聽見什麼面貌的原子邦妮,答案即將就要揭曉。

05 (2)
兩人到大陸的境遇種種都是驚奇,這是查查在杭州某間錄音室的側拍,誇張的空間大小讓人乍舌。

標籤 Hot 原子邦妮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