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配樂開始 用耳朵記住電影的經典片段

電影作品的主要創作施力點雖多放在影像或表演方面,音樂較少被視為電影創作的核心,但往往電影主題曲或電影配樂卻決定了一部電影在觀眾心裡的印象與記憶強度。文/音地大帝

國片市場在90年代中期後步入消沉,但並不影響在此之後電影結合音樂產生火花的傑作效果,獨立音樂人在這階段開始大舉發威,作品成為電影主題曲或主要配樂,例如千禧初期的《藍色大門》採用陳綺貞的〈小步舞曲〉和1976樂團的〈愛的鼓勵〉,稍晚幾年的《練習曲》採用胡德夫演唱的〈太平洋的風〉與光景消逝樂團〈Eyes Contact〉,導演們不僅是採用音樂,在〈藍色大門》跟《練習曲》這兩部片裡,分別邀請1976樂團及胡德夫與光景消逝樂團在電影裡獻唱或演出,成為劇情的一部分,提升影片可看性。

▼ 在電影《藍色大門》中出現的主題曲〈小步舞曲〉搭配著電影劇情,給觀眾清新脫俗的強烈記憶。

藍色大門

《六號出口》採用蘇打綠〈小情歌〉電影也吸納了不少來自樂迷貢獻的票房,甚至在陳綺貞與蘇打綠大大走紅之後,持續引發樂迷回頭關注《藍色大門》與《六號出口》,替影片拉攏更多觀眾。《夏天的尾巴》使用鄭宜農歌曲〈小小的我〉而該片更直接由鄭宜農擔綱主演,可說是該時期獨立音樂人與電影合作程度最高的例子,在宣傳上對影片以及音樂人雙方同時都有加分效果。

▼ 《六號出口》則是搭配了蘇打綠的〈小情歌〉電影與音樂都製造了極大的商機。

六號出口

在本世紀第一個十年中期,主流音樂人在電影方面取得最大成功案例,莫過於主演兼主唱的周杰倫了,《不能說的秘密》在劇本、演員、音樂等各方面配合的恰到好處,再加上周杰倫的明星光環與媒體強力曝光,不僅影片票房衝出成績,每當電視重播同名主題曲時,電影裡場景也歷歷在目,也讓周杰倫向全方位天王邁進一大步。

▼ 《不能說的秘密》電影中不可或缺的鋼琴聲,也出現在主題曲的主軸。

不能說的祕密

時間來到2008年,替國片復甦投下震撼彈的《海角七號》創下票房紀錄,包含主題曲在內的所有歌曲也都爆紅,〈無樂不做〉、〈國境之南〉、〈野玫瑰〉觀眾只要一聽到這些歌曲,便立刻回想起海角七號裡的畫面與角色,在近期國片史上,音樂對於電影的輔助效果可說在此片達到頂峰。

▼ 在臺灣超過五億票房的《海角七號》演唱主題曲的歌手范逸臣同期間也是邀約不斷。

海角七號

海角熱潮過後,音樂人與電影的合作持續熱烈,合作方式也更創新。2009年上映的《一席之地》為順應電影故事與增加宣傳賣點,男女主角真的組了一個與電影同名的樂團,在宣傳期以樂團形式跑場演出,不僅到過獨立樂團聖地之一「地下社會」表演,更登上了搖滾音樂節「音樂航空站」演出,而電影原創音樂的製作與現場演出則以知名音樂人-徐千秀為主的多名獨立樂界好手力挺,滿佈迷幻氛圍與黑暗風情的歌曲呼應以生死界線為主題的劇情,是該年音樂搭配電影表現最成功的例子。

▼ 電影《一席之地》為宣傳電影,組成真實樂團與現實間更完美的搭配。

一席之地

到了2010年,由偶像男星-仔仔/周渝民主演的《愛你一萬年》,雖有改編同名老歌的主題曲,但宣傳方面的效果卻不及由MOJO樂團提供的舊作〈我在想你的時候睡著了〉畢竟這首歌原本已是KTV排行榜上的常客,且更比同名改編主題曲更貼近影片的年輕氣氛;以另類空靈路線與實驗性見長的知名,音樂人-雷光夏,這年也與《第36個故事》合作配樂及主題曲,營造帶出有都會感的旅行風情,兩部電影在票房上都有不俗的成績,《第36個故事》更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

音樂人在2011年的表現則更顯熱鬧,替影片帶來最強烈宣傳印象與連結效果的歌曲,《翻滾吧!阿信》主題曲〈完美落地〉由帶有滄桑味的熟年搖滾硬漢阿翔來演唱,既熱血又有股看透人生的味道,特別能反映電影裡主角受挫而後奮發的劇情轉折,獲得金馬最佳電影原創歌曲可謂實至名歸;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主題曲〈那些年〉由於電影票房成績斐然,加上電影原作九把刀親自填詞,讓歌曲更加貼近故事情境,細膩捕捉校園青春年華的酸甜苦澀,因此這首歌也不意外的成為去年街頭巷尾,到處聽得到的最熱門電影主題曲。

▼ 亂彈阿翔因為電影《翻滾吧!阿信》主題曲〈完美落地〉奪下第四十八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

亂彈阿翔

2012 國片裡音樂元素依然活躍,最大亮點是由盲人鋼琴家-黃裕翔主演的電影《逆光飛翔》,他不但演奏與演出俱優,宣傳活動也多以他本人的表演與訪談為主軸,黃裕翔本人與他的音樂就是本片最大的資產,而他在電影裡的樂團夥伴囊括怕胖團、宇宙人、大嘴巴等知名樂團團員,發揮了畫龍點睛的戲劇效果,替影片增色不少,也藉著團員們的知名度幫了電影宣傳一個大忙。

▼ 逆光飛翔的男主角-黃裕翔,也得到去年金馬獎傑出電影工作者。

逆光飛翔

2013 國片票房最大贏家-《陣頭》,是以傳統陣頭文化為題材的故事,電影裡當然可見到許多陣頭表演的壯觀畫面與音樂,陣頭的樂曲就是電影的本身,自然是音樂搭配電影在成果方面的最好例子,勵志情節與貼近本土文化特色的內容,帶來去年最高的票房佳績。去年也首見紀錄片採用搖滾樂團歌曲作為配樂,楊力州導演拍攝的八八風災重建紀錄短片《拔一條河》,採用了本土後搖樂團『拍謝少年』做為影片配樂,除了增添影片張力,更以此為契機而與『巨獸搖滾』、『黑鄉作樂』、『濁水溪公社半套巡迴』等樂團活動合作映演,讓眾多搖滾樂迷也成為了《拔一條河》的觀眾,後續放映邀約更超乎楊力州導演的預期,這也許能替紀錄片工作者開啟一條新的思維方向。 近年來搖滾樂熱潮再度延燒,加上政府補助催生更多的樂團出版品問世,因此可預期國片與台灣音樂創作者-特別是與獨立音樂人-的合作將會有更多的案例誕生,接著就看創作者們明年能替觀眾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吧!

本文章引用於 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TAVIS.TW網站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