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語言的真實感動 ─ 台灣樂團唱進海外音樂祭

說到「音樂節」,身在臺灣的樂團實在幸運,除《春天吶喊》、《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簡單生活節》等大型音樂祭之外,許多新型態的中小型音樂節也越來越多,帶動樂團生態蓬勃發展。近年來,獨立樂團的表演足跡也從國內拓展到國外,特別是大型音樂節的參與,如:日本《Fuji Rock》及《Summer Sonic》、韓國《仁川音樂節》、美國奧斯丁《SXSW(South by Southwest)》、加拿大多倫多《NXNE(North by Northeast)》…等。對樂團而言,國內外的表演環境究竟有什麼不同?台灣的音樂節有那些特色?國外的音樂節又有哪些值得我們效法的地方?以下由目前活躍的兩組台灣樂團:《激膚樂團》及《滅火器樂團》來分享他們的國內外音樂祭經驗。

激膚樂團

『對我們而言,音樂祭最重要的還是「聲音品質」。』 專訪《激膚樂團》

國外音樂祭演出經歷:
2011年|加拿大 NXNE 音樂節
2011年|中國 海洋迷笛音樂節
2012年|韓國 仁川音樂節

Q:《激膚樂團》曾於2011年受邀前往加拿大NXNE演出,請分享你們參與這場音樂祭的心得以及現場演出的狀況。

A:《NXNE》是北美第二大音樂節,每年夏天六月在多倫多舉行,來自世界各地近30個國家、共600多團參與,也因為聚集了世界各個城市的樂團,所以很明顯地感受到各個城市的音樂律動與風格。 《NXNE》的觀眾大多會選擇知名城市的樂團觀看,城市越有名就越能吸引台下樂迷聚集。表演前我們猜想大家對臺灣一定很陌生,也很好奇大家對臺灣音樂的印象是什麼,不過幸好表演時觀眾非常地投入、舞台氣氛異常熱情(簡直是瘋了),我們三天的表演都被喊安可,非常地開心。

▼ 激膚樂團於NXNE第三天在Bovine Sex Club演出結束後,熱情的觀眾們連連大喊安可

激膚樂團

Q:臺灣的眾多音樂祭中,哪個音樂祭是你們覺得每年都想參與的?以及你們喜愛的理由是什麼?

A:在臺灣《春天吶喊》是我們唯一持續參與的音樂祭。《春天吶喊》是臺灣第一個音樂祭,除了歷史最悠久、每年持續舉辦之外,也是全臺灣參與團數最多的音樂祭。大家都會特別準備CD、衣服及周邊商品到現場販賣,就像是臺灣樂團的年度成果發表會。

Q:當參與過國內外的音樂季後,覺得最大的差別是什麼?或者有什麼臺灣可以值得學習的地方?

A:今年我們參加了韓國兩大音樂節之一的《仁川音樂節》後,深刻體會到音樂祭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於「聲音品質」。在臺灣表演不見得會得到很好的尊重,總是要配合工作人員的時間、舞台擺設…等,匆忙地上台又狼狽地下台。在國外我們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尊重,在與臺灣相同的準備時間裡,器材清單與舞台擺設都可以依照我們的要求來調整,很少有我們去配合現場的。

音樂祭的重點還是在音樂本身,即使吸引了很多人,但是聲音品質不佳只是讓表演者在更多人面前出糗,因此越大型的音樂祭,聲音品質更是要注意。《仁川音樂節》除了會幫每位樂手在舞台上準備毛巾跟水,外場的聲音能處理到更多細節,這是臺灣在舉辦音樂祭時可以加強的地方。

▼ 激膚樂團於韓國仁川音樂節演出,主唱安卓雅狂放的肢體語言與性感的唱腔 High 翻當地樂迷

激膚樂團


『比對國內外音樂祭,其實同樣感動人心』專訪《滅火器樂團》

國外音樂季演出經歷:
2009年 |美國紐約CMJ 音樂節
2011 年|加拿大CMW音樂節
2012 年|美國奧斯丁SXSW音樂節、日本Summer Sonic、新加坡 Music Matters

Q:《滅火器樂團》今年受邀參加日本《Summer Sonic》,得知受邀時你們的心情以及現場演出的狀況如何?

A:《Summer Sonic》是亞洲的指標性音樂祭,能夠受邀演出我們覺得很興奮,而同行的樂團,都是我們剛開始組團時很景仰的前輩,能一起前往演出感到十分榮幸。 現場演出時我們並沒有太緊張,僅單純把心思專注在表演上、把每個細節處理好,網路上有許多臺灣的朋友說要來加油,有他們作為後盾心裡真的安心許多。最令我們開心的是,開演時看見許多日本人聽到音樂就往舞台的方向跑。雖然他們聽不懂臺語,卻很專注地投入在表演當中,他們的笑容很真實,並跟著歌曲一起開心的律動,能夠跨越語言的隔閡享受與觀眾的互動,心中覺得非常感動。

▼ 滅火器樂團於《Summer Sonic》演出,吸引當地樂迷駐足觀賞

滅火器

Q:在國內參與過的音樂祭中,哪個音樂祭讓你們印象最深刻?請分享其中的原因。

A:國內的音樂祭中,高雄的《大港開唱》是我們的最愛。不單是因為舉辦地點在我們的故鄉高雄,加上舒服的環境和氛圍、主辦單位的用心經營以及超熱情的觀眾,讓它成為我們每年最想參與的音樂祭。每次表演,對於故鄉的驕傲真是藏也藏不住,很慶幸現在高雄能有這麼棒的音樂祭。

《野台開唱》也是我們覺得很重要的音樂祭。年輕時為了看表演,在場內奮力穿梭、認識了很多好朋友,直到後來參與演出,《野台開唱》是我們音樂生涯中很重要的起點。雖然這幾年因場地的原因停辦,很希望能克服當中的困難繼續舉辦,讓搖滾傳統繼續延續下去。

▼ 成軍十年的「滅火器」是現今台灣少數能寫出詩意台語歌詞的年輕樂團,表演時觀眾往往瘋狂騷動,成為台灣各大音樂祭指名團體。

滅火器

Q:和國外的音樂祭相比,臺灣的音樂祭在整體氛圍、活動規劃、樂團及觀眾素質…等方面有什麼異同呢?臺灣的音樂祭未來是否有機會達到國際水準?

A:我們參加過《Summer Sonic》和《Fuji Rock》。若站在樂迷的角度,看表演、喝酒、和老朋友聚在一起、享受活動細節上的種種巧思…等,其實國內外音樂祭帶來的感動相差不遠,最明顯的差異應該是在演出陣容的豪華程度吧(笑)。但就活動規模而言,日本音樂祭的人口應該有臺灣的15~20倍,所以在活動規劃的細節處理上確實比臺灣的音樂祭細膩許多。

另外,若從演出者的角度來看,日本音樂祭給予音樂人的尊重是我們以往從未感受到的。後台的規劃以及舞台間的接駁車安排,都讓我們感受到主辦單位的用心和貼心。而在聲音品質方面,從彩排的確實到工作人員認真的態度,都能強烈感受到他們對聲音品質的用心與堅持。一個美好的音樂祭除了主辦單位細心地規劃、器材場地人員辛苦地佈場,千萬不能疏忽舞台音控人員的素質。在各個環節踏實地做好,相信有一天臺灣音樂祭的也可以達到國際的水準!

在歷經國內外各大音樂節演出後,盼望不只是增加臺灣樂團在國際間的曝光;若能透過他們的見識與經驗分享,對臺灣的音樂環境產生進步的動力與刺激,讓國內的音樂祭在活動規劃上能夠更加注重細節、在舞台音控人員素質方面也能夠確實提升,形成臺灣樂團和音樂祭相互激勵與進步的良性循環。

本文章引用於 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TAVIS.TW網站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