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zzy Bac 專輯封面御用設計師 — 藍祺聖

棋聖藍
藍祺聖:商業攝影與影像視覺創作者,封面設計經歷:Tizzy Bac《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聊聊吧》、《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易碎物》、回聲樂團《巴士底之日》

成軍近 15 個年頭的 Tizzy Bac,以生命累積豐沛的創作能量,跨足商業表演、大小校園演唱,今年 6 月發行第五張專輯《易碎物》,更站上台大體育館,舉辦大型專場演唱會,一路走來,他們每張新作品的封面,都非常獨樹一格,在其冷譎的設計裡,蘊藏多少 Tizzy Bac 真實內心與黑色幽默,這些到底是由誰設計的?

TizzyBac_易碎物

StreetVoice 找到了藍祺聖,人稱阿藍,就是那位陪著 Tizzy Bac 走了 15 年的美術視覺設計師,堪稱最元老級的老班底,每張讓你異想不到,甚至很想把專輯海報掛在房間牆上、把電子圖檔存成桌布的作品,都是出自他手。這群團隊的背後有哪些人參與,又是怎麼發想創意的呢?

高中以前學美術繪畫,到大學唸視傳系的阿藍,學生時期就拍攝許多劇場與樂團表演,那時透過大學同學–拾參樂團的小寶,認識了 Tizzy Bac 鼓手前源;後來阿藍向投身於原住民土地抗爭的紀實攝影師潘朝成,學習暗房技巧,便踏上底片攝影之路,原本規劃要往人文攝影發展的他,在退伍前接到前源的電話,請他設計 Tizzy Bac 即將發行的第二張專輯《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於是接觸了專輯設計。

與 Tizzy Bac 相識、碰撞

剛退伍的阿藍,對自我攝影風格尚未明確,卻遇上 Tizzy Bac 三個鬼才,每次討論時,都讓他覺得受益良多。阿藍認為 Tizzy Bac 是個具有強大視覺感的樂團,加上另外一位幕後元老–視覺總監莞茹,五、六個人常常一起激盪創意,他再從中取捨,「比較像集體創作,我們會從場景的特色討論起,大家再開始天馬行空的丟出想法,譬如說要製造煙霧還是假車禍…… 到現在一直都還是用這樣的模式在創作。」

「《易碎物》這張專輯一開始的想法也是很模糊的,主唱惠婷有她腦中的畫面,前源有他的想法,莞茹也會表達意見,之後我們再去統合。過程中討論的東西,有很多事其實是做不出來的,譬如說銀河系、爆破的大樓、沈在海裡的船等等,甚至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概念擺進去適不適合。」阿藍表示,每次設計的最終成品都跟剛開始想的完全不一樣,曾經發想過的東西在實際執行後,發現效果不好,反而大家平常隨口聊天蹦出的偶然符號,才是最佳的點子。

《易碎物》一開始的概念,是由阿藍做了一面三角鏡,拿去海面上拍攝一些太陽反光,再回去工作室合上 Tizzy Bac 三人的臉。但無意間另一位 3D 設計師龔爰做了一支演唱會宣傳短片,裡面是一張破碎石膏質感的前源,莞茹覺得這個視覺比之前三角鏡概念還好,於是阿藍拿回 3D 短片初稿,再合上暈染的外太空材料,擬出破碎的人形。「這已無關乎攝影手法,比較像是數位創作。」阿藍說跟 Tizzy Bac 合作這麼多年,每次都是這群人湊在一起,彼此撞擊出新的創意能量,雖然技法上不是很難,但創作的過程始終迷人。

▼ 原先發想的《易碎物》封面,後來作為演唱會的平面宣傳視覺。

TizzyBac_易碎物

超現實的設計感

Tizzy Bac 最新兩張專輯都具有超現實的風格,阿藍表示其實一直都很喜歡超現實的設計感,像是 Pink Floyd 的專輯封面,但囿於自身技法不足、想法不夠,很多時候就會偏到另一方向,像是 2007 年 10 月發行的《聊聊吧》,本來想多點超現實的感覺,「我們原本想做的是夢的解析或像夢境的畫面,但那時的我沒辦法接受有塊東西浮在空中,還是讓人站直直的,感覺比較合理,那時的心態無法跳脫出來。」阿藍感慨地說。

而 Tizzy Bac 最新 EP《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起初的構想是惠婷希望一改以往嬉鬧的態度,改走藝術性較高、成熟沈穩的封面設計。他們看到一張巴基斯坦的照片,一株被幾百萬隻蜘蛛吐絲包住的樹,那畫面非常俱啓發性,於是阿藍帶著助理開始在台灣尋找拍攝地點,並準備了生存遊戲的煙霧彈和布當道具,希望找到原野中的一棵樹。屏棄以往合成的技法,這次欲求達到快門咖擦就完成的畫面,讓人感受最自然的超現實。

TizzyBac_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

拍攝團隊選了彰化的工業區,風大的特性,讓他們覺得很有發揮的空間,但沒想到煙霧彈一發射就不見蹤影,想換成布圍出形狀卻也拉不起來,正當快放棄的時候,阿藍請助理將布披在身上,當自己是個沒有靈魂的人漫步,於是拍下了最後專輯中的人形身影。但工業區遼闊的背影仍舊跟阿藍的想法有落差,於是有次去墾丁出外景工作,找到沙灘上的一棵樹,「在 2006 年的隨地搖滾,
Tizzy Bac 就曾經與它擦身而過。」阿藍在以前的檔案中,找到了曾經拍下那棵樹的照片,發現跟它很有緣份,景色也很符合,於是又試了煙霧彈、包紅布,但仍舊不順利,最後決定煙霧效果在棚內拍完,再合成後製。莞茹與 Tizzy Bac 都覺得這些元素蠻有風格的,有點可愛又有點奇幻,就決定把這些內容物都留在專輯畫面中。這對阿藍來說是個很特別的經驗,原是隨機取得的元素物件,最後完整呈現的作品卻意外的好看,加上 Tizzy Bac 全然的信任,讓他放手發揮,才能有這樣的成果。

▼ 《聊聊吧》專輯採山水畫的風格,部分由阿藍繪圖,部分取樣其它素材後製完成。

TizzyBac_聊聊吧

找景辛苦談

Tizzy Bac 的封面場景,幾乎都是現實生活中的空間,阿藍表示找場景非常困難 ,也需要花很多時間。有時候在網路上找到的地點,到了現場可能完全不一樣,「尤其《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左圖)更是花了很長的時間場勘,一直沒遇到理想中的路景,剛好朋友說三芝附近的山景地形蠻符合我們要的,雖然到了現場還是覺得沒有很完美,但好像加點什麼就可以達到。」堅持到底的阿藍最終還是完成了令自己滿意的作品。《聊聊吧》也是遠赴花蓮拍攝,那時阿藍身上還有其他案子,早上開會,下午畫分鏡圖,晚上熬夜設計

Tizzy Bac 的專輯,讓他覺得真像生小孩,很累但也很值得。

最跳脫的一張應該是《維克多的玫瑰》,阿藍說到,剪紙圖像是莞茹製作,再由他執行拍攝,並找朋友協助化妝造型。「與 Tizzy Bac 創作最特別的地方是,每次製作到一個進度就會分享給大家看,然後每個人就會開始提供意見要加什麼東西,可能是個無關的香蕉、公雞什麼的,就像是大家的共同創作,每個人都很興奮。」

▼  《維克多的玫瑰》是 Tizzy Bac 首度嘗試拼貼剪紙風格。

TizzyBac_維克多的玫瑰

樂團第一張專輯封面該從本身特點切入

接觸多年的台灣獨立樂團,阿藍發現大家都會碰到的共同問題是,沒有這麼多的預算做這麼多東西,可能退而求其次只拍宣傳照,但他表示其實還是有很多方法可以控制預算,完成最終的作品,就端看要求到什麼地步。阿藍建議第一張可從專輯的主軸發想,那會是最好的切入點。或者樂團本身有什麼特點,也是很好的素材,譬如說人帥或很有型,甚至讓樂器當主角也可以是很好的發想點。

於是阿藍就推薦我們一張用中古世紀樂器作為專輯內頁照的 CD。封面是一塊布鋪成的沙漠形體,再配上深夜的天空,內頁則是他們彈奏的樂器擺在平台展示,「其實有很多元素是你可以去運用的,聽這張專輯時,我剛好在學暗房,才知道這張封面用了個技巧叫次顯顏,它會侵蝕黑白照片的中間調,產生暖色調的顏色反應。」每張創意攝影都帶給他一些新的體悟。

跨界於商業攝影與影像創作間

除了封面設計工作,阿藍也在 Milk X 時尚雜誌擔任攝影師。問及比較喜歡商攝還是視覺創作,阿藍表示創作與商業是需要並行的,對他來說,商業攝影是支持生活、工作室、助理等開銷的來源,視覺創作則是一種養分,阿藍說「每兩三年就幫 Tizzy Bac 設計一張封面,可以從中得到一些非商業上的成就,產生一些新的想法,就像是放了一場很好的假期。」

然而商業攝影也需要不斷學習新的技巧與找尋靈感,擔任雜誌攝影七八年的阿藍認為,近幾年雜誌的風格取向已有很大的改變,以前廠商只求把物品拍攝清楚、形體燈光漂亮,但 Milk X 會在空間、道具、模特兒姿勢上做很大的嘗試,改走色塊拼湊空間、自然的模特兒動作,以營造出一幅藝術畫作,期望達到另類超現實的意境,阿藍表示其實在商業工作上,也可以得到藝術創作的成就。

▼ Milk X 時尚雜誌照,商業攝影也可以是一種藝術創作。

Milk_時尚

創作最重要的一件事,學會調適低潮心情

阿藍認為,不管什麼型式的創作,都會遇到想法上的瓶頸,要學習如何轉換內心的不舒適感,拿他自己來說,若平常只拍商業攝影,又很長一段時間未接觸新的資訊,突然要幫 Tizzy Bac 設計新專輯時,一開始都會卡住,於是他試著畫油畫,慢慢喚醒那顆創作的腦袋,畢竟跨足在商業與創作間,需要多一點轉換的空間與方式,在低潮時讓自己享受可以掌控的事。

創作對阿藍來說也會有壓力,他說「通常真的很焦慮時,我就直接拍了,拍了再慢慢修正方向,出來的成果不錯會讓我比較安心,但常常傳給 Tizzy Bac 看後,他們覺得沒有很好,就這樣起起伏伏,有點刺激,又有點像在洗三溫暖,但這些過程還是很棒的。」

▼ 畫油畫對阿藍來說,是個很好轉化心境的方式。

藍聖棋_油畫

在影像上已累積多年創作經驗的他,未來也不排斥其他視覺上的發展,像是拍電影製片等。他表示之前一起工作過的攝影師或助理,現在都有一番成就,有的當上導演,有的站上國際舞台去了好萊塢,也希望之後有機會再把大家找回來合作,一起努力完成一件作品,當老年坐在躺椅上抽煙時,想起來都會是個美好的回憶。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