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唱該有的道德~(拜託你學點樂器吧)

在台灣玩團(創作),從來我就覺得有件事情很奇怪,為什麼這群主唱都不認為自己該會一點樂器?

特別強調「台灣」兩個字是因為問過幾個旅外朋友,他們說在美日,主唱不會樂器基本上團員會有疑慮,我不知道這資訊是否正確(有崇洋的可能),但無論你在哪個國家玩團,主唱會樂器我覺得已經不是要不要的問題了,是道德問題。

是道德問題!是道德問題!是道德問題!(因為很重要所以先來個三遍。)

先來說一個切身故事,我曾經跟過一個很強的主唱玩團,無論是表演、相處都很愉快,但每次遇到創作、編曲,我他媽就會抓狂,因為他是一位極度感性的人,他的腦袋有無限的音樂寶藏,但每次在闡述創作感覺時,他都用那種「藝術家」式的溝通,搞得樂手想死,有次,我們在討論和弦進行時,他一直猛搖頭,直說感覺不對,換了好幾種進行,他都不滿意,

「到底你要的感覺是什麼…?」一臉大便痛苦的問。
「屙……我想,應該是『森林』的感覺。」

森林的感覺!森林的感覺!森林的感覺!(太震驚所以講三遍)

好一個他媽森林啊!我瞄了一下旁邊的 LP 吉他,真想直接抓起來往他臉上砸。

10942493_746738558756145_2166319460317620107_n
請問哪個樂手可以解釋一下這畫面是啥小和弦?

還有次是鼓手想拿鼓棒灌他屁眼,某天練團主唱急著衝進練團室,喘吁吁的說:「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終於找到我要的節奏感覺了」一臉興奮跳躍。

「OKOK,趕快說你的感覺」鼓手也很興奮跳躍 (因為這首歌弄三個月了 XD)

「這是我剛去圖書館找到的畫,這是莫內的畫,叫日出,你現在看著它,打出這種感覺……」(遞)

「喔……你是指打槍?還是打鼓?還是打你?」鼓手握著鼓棒顫抖著說。

我在旁邊已經快笑到內出血。

如果各位有稍稍研究過繪畫,應該知道日出是印象派那種風格,還不是寫實學院派,要用打鼓抓這感覺我真的只能笑ㄎㄎ惹~

10978698_746737642089570_8170489355022826022_n
有沒有鼓手能告訴我這是啥小節奏?

我覺得樂團主唱有個觀念要搞清楚,主唱跟一般歌手最大的不同是,樂團必須聚焦在「創作」,將主唱的風格、靈魂注入在編曲裡,而不是樂手寫好、編好,隨便找個路人甲來唱,縱使路人甲歌喉一流,那已經失去「樂團」的意義了。

甚至,我認為寫歌才是主唱真正的工作,因為主旋律永遠是主角,吉他 solo 再屌也只是拉高歌曲質感,鼓的過門再秋,也只是為了情緒轉折漂亮,沒有人比主唱更了解自己的唱腔、感覺、圖像、風格。

所以你會發現一流樂團跟二流樂團有個蠻明顯的差別:一流團主唱貢獻創作的比例通常很高,二流團主唱都是被動接受樂手編曲好的東西。

不提供想法,不去思考,更嚴重的問題是:有東西、有感覺卻表達不出口,活像個音樂文盲矗在那,也不覺得這是件嚴重的事情,必須自我反省檢討。

既然談到創作,學點樂器就是基本修練了,至少要會吉他或鍵盤加強和弦觀念,方便自己配唱。

相較個別樂手,他們更應該著重全方位視野,就跟導演一樣,什麼都要懂一些。

然後基本(精準的)音樂字彙要多認識(例如:三連音、根音),不然就會發生上述悲劇故事,比較幾個層次給你看。

一、「給我一點摩登復古律動感」
二、「給我一點彈跳感的節奏」
三、「給我一些70時代的 Funk 風格」
四、「給我多一點急停急放的16分音符切分拍」

圖像的清晰感從一到四是逐漸明朗,如果主唱能明確講到第四點,那這個團的創作溝通一定相當良好,因為樂手能用最快的速度抓到曲子感覺(節省捕捉成本)。
這些圖像的清晰感,我試圖引導過很多主唱,但最終心得還是「學樂器最快」,至少要能表達到三的感覺,不然這種主唱對音樂實在不夠用功。
而且~~講句經驗話…主唱若永遠都用感性在理解音樂,那進步的過程絕對會卡關。

但反過來說,樂手也要無時無刻進修自己「捕捉模糊感覺」的功力,某些歌真的就是無法言喻,某些編曲真的只能靠畫面捕捉,特別是當你要做些比較前衛的東西時,例如台灣最近很紅的「後搖滾」曲風。

就好像演員不小心拍到王家衛的戲,那演技真的要很「強」,很「準」,不然你可能會 NG 800 次,還是被說…

「我從你的眼神看不到森林的感覺…你抽的不是菸,是一片無垠的虛無森林」
「來…我們再回到森林入口,從左邊第二顆樹走進去開始演…」
「WTF…」演員心理OS…

 

 

此文章為 搖滾騷客 授權轉貼,請勿任意刊載。

 


作者

搖滾騷客

搖滾騷客

從事過吉他教學、做場樂手、廣告設計、唱片企劃宣傳工作。現在為「黑林」音樂教室負責人,「怖雷閣林」樂團吉他手,「搖滾騷客」部落格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