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黑暗又溫暖的隱喻式 MV。-專訪導演李中立

3aec2a8e4c5811e3919d22000a782fbe

李中立,較為人知曉的身份是首張專輯《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即入圍 2013 金音獎多個獎項的「昏鴉樂團」主唱,但其實他也是位影像工作者。這樣的雙重身分,自然也主導起昏鴉多支 MV 製作,許多光怪陸離的敘述故事與黑暗詭譎的驚悚風格,常讓觀看影片的人,不禁掉入那呢喃自溺的漩渦當中,也呼應著昏鴉在音樂表現上獨有的情意浪漫。

李中立大學唸的是實踐媒體傳達設計系動畫組。那時因學校裡的同學都很迷王家衛導演,所以他也開始練習拍片,希望拍出具王家衛美學的電影。現今則是以接廣告商業案為主,MV 為輔。而拍片夥伴皆來自昏鴉的團員:李中立為導演、在舞台上總是帶著面具出場的舞者阿寬亦是導演、貝斯手杰霖擔任製片、經紀人超塵擔任攝影師。不過兩位導演在創作風格上也不太相同,李中立偏黑暗幽默的敘事手法,而阿寬的影片卻充滿陽光風味,兩人截然不同的情感表現,也促成昏鴉在影像創作上的多元意象。


1e30341a4c5a11e3b78e123150003041

由於李中立身邊好友各有專業,其中不乏導演、插畫家、專業攝影師等,於是他領銜發起一個計劃,邀請十位導演共同拍攝昏鴉首張專輯裡的十首 MV。


十支 MV 中有三支被列為「昏鴉奇愛參部曲」,呈現出昏鴉畸形怪誕的愛情觀。「昏鴉奇愛參部曲」之壹-<親愛的密室殺人事件>,是由昏鴉經紀人超塵所導。故事訴說男主角回到家,看到女主角跟自己躺在床上,抽絲剝繭後回想起原來他們當初相約死亡後的世界。這支屬小成本製作的 MV,場景選在李中立的房間,並自行擔綱男主角演出,團隊的其他人負責做道具佈置,營造詭異氣氛。李中立害羞的說,到現在都還不太敢看自己在片中的演出。

「昏鴉奇愛參部曲」之貳-<我就是迷戀著妳即使妳已沈入湖底>,請來知名部落客歐陽靖客串演出,故事來到男主角發現原來相約死亡是一場騙局,於是他潛入女友夢裡,挾持她一起沈入地獄湖底。李中立說,這支早已拍攝完畢,但因後製特效有其困難,目前仍在努力琢磨中。

「昏鴉奇愛參部曲」之參-<打包我的心當午餐吧寶貝>,最後一幕描繪男女主角在地獄開心的互吃對方。背景佈滿黑色畫面,對比女主角已全身灰白的死去。當初這支是昏鴉首推的主打 MV,李中立希望藉此讓大家認識昏鴉,於是在其中穿插許多團員各自拿著負責的樂器彈奏的鏡頭;另外再用一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舞步、代表男女主角同歸於盡的骷髏頭,加深詭異風格。

這也是李中立用過最多特效剪輯的一支 MV。一向習慣獨立完成影片的他,認為自己才能完整詮釋片中的藝術質感,因此常自行操刀後製。他回憶起這支MV進行後製時正逢過年,卻一人在家邊吃泡麵邊剪片;且他對作品的要求極高,給自己的壓力不小,所以在一個月內惡補完所有需要用到的 3D 技巧。


說到李中立的第一支 MV 處女作,應該是八十八顆芭樂籽<我要在死之前給你一個飛踢>,他說因喜歡美國一位獨立製片導演吉姆·賈木許(Jim Jarmusch)的風格,故希望用一種黑暗又帶點搞笑的性質,讓整體影像不會過於嚴肅。

拍攝這支 MV 的過程中也發生許多好玩的事,李中立說:「那時我們半夜跑到野柳河堤上噴火,堤防路寬不到 80 公分,每個人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爬進去。又因為每個演員都畫上殭屍裝,昏鴉鼓手易修還嚇到旁邊小朋友,害得警察跑過來警告我們不能拍。不過最後我們還是拍完了,是個蠻有趣的經驗。」


但在拍攝法蘭黛樂團新 MV <閃電>時,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改走浪漫清新的慢版風格。「以前年輕的時候會喜歡很黑暗的東西,但現在有點年紀之後,很多想法有點改變了,反而想走現實一點的拍攝畫面。像我最近喜歡的導演是魏斯·安德森,他拍過<天才一族>、<大吉嶺有限公司>,風格比較鮮明光亮,又可帶出人生寓意,我覺得這比以前我愛用的黑暗手法要能感動人心一點。」

有別於以往黑暗的風格,這次他改用比較輕快、陽光的手法,來呈現女主角因愛人離開而變得歇斯底里、進而產生許多幻覺。藉由畫面與故事之間的矛盾,表現失去愛人的痛苦。

李中立也說到,當初拍一鏡到底的想法,是來自電影新娘百分百片中,以連貫的鏡頭拍攝男主角走在四季不斷變換的街道上,代表時間的更迭。加上前面他提到的魏斯·安德森導演,也常運用放慢腳步的畫面,讓他很想嘗試這類的風格看看。

獨立製片常遇到預算不夠的問題,李中立說:「通常還是會硬著頭皮拍完,就儘量找朋友客串演出、製作道具,像是<閃電>片中有三個保齡球裝的道具,也是拜託我學服裝設計的朋友,友情協助。」


不是科班出身的他,雖然曾在廣告公司實習過,但在很多時候仍會不知道該怎麼執行拍攝,於是就會打電話問製片公司的朋友,或是自己一步步摸索完成。例如拍 <閃電> MV 時需要封街,很多政府公務程序他都不懂,「其實還有很多實務上的東西要學,例如現場的調度、機器軌道怎麼架等,都是一門學問。」

比起其他導演,身為樂團主唱兼吉他手的李中立,在製作 MV 上有一定的優勢,那就是來自對音樂情緒的掌握度。例如像是歌曲中打 crash 的時候,表示重點準備要出來;打 Hihat 的時候,表示情緒還在鋪成,甚至他會細數每個段落有幾個 crash、幾個 Hihat,如此一來可以更妥善分配、交叉不同的畫面組合,這使他在整體 MV 的安排剪輯上,都能更緊密的與音樂貼合。

▼ 法蘭黛<閃電> MV 的拍攝現場需要實施封街,當天也順利拍完。

db0791aa4c5f11e38ac922000a782fbe


現正一邊忙著寫昏鴉的新歌,一邊還有其他樂團 MV 要拍的李中立,雖說忙得分身乏術,但還是很享受在自己的興趣當中。「常常在家一邊想 MV 腳本,一邊抱著吉他想新歌。如果一個和弦出來,我馬上知道我要什麼畫面,就會把吉他放下,先去寫腳本。」

對李中立來說,以前人生最重要的一部份是拍片,但後來領悟到,製作一部影片需要很龐大的團隊才能完成,製作期至少也得需花上一兩個月,並不像音樂可以迅速表達情緒,所以現在對他來說音樂反而是第一,拍 MV 成了第二順位。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是完成昏鴉的第二張專輯,也在腦中搭配好一些畫面,希望下一張專輯的 MV 全部由自己拍攝,「自己寫的歌,還是自己比較了解,就連封面我都想好要怎麼畫了!」李中立對創作的堅持與獨一無二的靈感,不僅造就昏鴉特有的視覺文化,也讓我們看見了影像、音樂、藝術更深的結合與多元的見地。

  • MV 作品經歷:
    2011.08 八十八顆芭樂籽-<我要在死之 前給你一個飛踢>MV
    2013.03 昏鴉-<打包我的心當午餐吧寶貝>MV
    2013.10 Frandé 法蘭黛樂團-<閃電>MV
    2013.11 昏鴉-<我就是迷戀著妳即使妳已沈入湖底>MV,即將出品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