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吉他狂人 ─ 「 脫拉庫 」主唱吉他手張國璽

45e925bca7ac11e485070026551b1100
早有耳聞這台灣五大樂團之中的脫拉庫-張國璽,擁有十分驚人的吉他收藏。說起話來比較像業務員而不像搖滾樂手的他,不停地向人勸敗樂器以及家電用品。讓我們看看究竟他的軍火庫有多嚇人?

什麼時候開始彈吉他的?

張:高一。我本來都聽一些港劇的廣東歌,像楚留香之類的。後來無意間聽到溫拿五虎、張國榮、林子祥,才開始聽流行歌。直到國一的時候,朋友介紹我聽 Bon Jovi、Guns ’N Roses、Metallica ,才開始想彈吉他的。

為什麼會選擇吉他這個樂器?

張:因為我喜歡音樂所以才彈吉他。我現在其實第二想做的是貝斯手,我覺得一個好的貝斯手比吉他手更難找。因為貝斯是鼓跟吉他之間的橋樑,

有去找吉他老師學嗎?

張:有啊,在社團有學一陣子。除了找老師上課之外,就自己摸索、亂彈比較多。

還記得你學會的第一首歌嗎?

張:歡樂年華。噢,不!是太湖船!| C G G C | C G G C |。那時候還沒有彈指之間,吉他書裡就教了這首歌。

你的第一把琴?

張:一把 Kramer 的金屬琴。因為那時候什麼都不懂啊⋯⋯吉他老師就幫我選了這把。那時候就付了八千塊,買了這把吉他還有一把貝斯。

一開始彈吉他的啓蒙是誰?

張:我一開始都彈伍佰的歌。唯一練過的外國歌是 The Kinks 的”You Really Got Me”。其他的,從來沒練過⋯⋯因為自己是很土法煉鋼的方式去學彈吉他,所以很多東西都不太會。

你的吉他英雄是誰?

張:Zakk Wylde 跟 Bon Jovi 的吉他手 Richie Sambora,就這兩個。我是很想能彈得像 Zakk Wylde 啦,但是辦不到。(笑)

789
(圖左)Zakk Wylde (圖右)Richie Sambora

現在都怎麼練習?

張:我拿起吉他就是爬音階。或練一些調式音階、手指練習。我靠一些教材來讓自己把一些基礎的東西重練一次。因為大家彈吉他很容易侷限在大調、小調音階上,要做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不是那麼容易。

據說你有相當豐富的吉他收藏?

張:電吉他一共有68把。只要是 Gibson 的我都喜歡,Les Paul、SG、ES-335都有。這次錄音的主力都是 Fender 的 Tele,Les Paul 只用了一把。這把紅色的是我跟 Fender 訂做的 Tele,我裝了 Lindy Fralin Pickups。還有一把’51 Nocaster 跟’52 Telecaster。這把’51很棒,你一定要想辦法弄一支,我沒騙你,真的!它琴身做了仿舊的處理,除了金屬之外,從爵士到搖滾它都能做。穿透力很強,超ㄎㄧㄤ。我喜歡 Fender 的琴裝很粗的弦——喔!彈起來就很ㄎㄧㄤ。

789

f632eed2a78c11e4980b0026551b1100

(圖) 國璽的吉他收藏室

你所使用的音箱?

張:我一開始是用 Marshall,然後換 Mesa Boogie,再來有一陣子用 Bogner。前一陣子用過 Engl 的,你知道這個牌子嗎?很不錯耶!現在我表演、錄音會用 Diezel 音箱。這音箱很有特色,如果樂手程度夠的話,它會幫你加分,不然你就會被它吃著走。它聲音的穿透力很強、存在感很重。然後這顆 Zakk Wylde 的 JCM800 我找了很久,因為他是我的偶像嘛!這顆的特色就是很趁、很兇的 overdrive,也是存在感很重,不烈可是很兇。

你目前的效果器配置?

00357188a78411e485070026551b1100

【Signal Chain】
Slash Signature Cry Baby —> Turbo Tuner ST-200 —> Boss OC-3 —> Boss PS-6 —> MXR ZW-44 —>Diezel Zerrer —> MXR M109 EQ —> Boss DD-7

張:我一共有三盤效果器,目前看到的這是簡配。但其實三盤效果器的配置都差不多,為什麼這樣子喔,就是想花錢嘛!(笑)

這顆 Zeerer 很棒,相信我!它是顆前級效果器,雖然貴了一點,但很值得,OK 啦!我很喜歡德國的東西,他們的東西實用性高、功能性強,都會有些貼心的設計。這顆不錯,可以買!如果有帶音箱的話,這顆就會換成 channel switch。

我最喜歡的效果器是 wah wah,我有八顆:Slash、Zakk Wylde、535Q 就兩顆、GC95F、Classic Cry Baby、MC404 CAE Wah、Vox 的。這次我主要是用 Slash 的。你有用 wah wah 嗎?用 wah wah 很~棒!像這顆 MC404,讚!超讚!像 wah wah 的心臟是顆叫 Fasel 的東西,它裡面裝了兩顆,很划得來,真的!

789

我會用 Boss OC-3 來疊破音的底,那 Boss PS-6 用來取代我之前使用 Whammy,就一個低、一個高的八度音搭配使用。ZW-44 用來 boost,EQ 用來推 solo。最後的 Boss DD-7 其實只用在〈我在想妳的時候睡著了〉一首歌而已,平時沒用。

使用的導線、匹克、吉他弦?

張:表演用 Monster Rock Cable,錄音會用 Evidence Audio The Forte。吉他弦我用 Dean Markley Signature Series MED 跟 GHS Boomers Low Tuned,因為只有他們有11-52/53這個 size。我喜歡粗弦,顆粒感夠,爽!Pick 用 Jim Dunlop Stubby 3.0mm。因為弦用很粗,所以我 pick 也用很硬,才有很ㄎㄧㄤ的聲音。因為 pick 很硬,我的手腕必須要夠靈活,才能刷好吉他。

789

接下來要發新專輯?

張:其實很ㄍㄧㄥ唉!因為我歌都還沒寫完。(笑)照計劃應該是五月九號在 Legacy 發片演唱。

新專輯有何不同的地方?

張:我們花很多時間讓我們的東西變成可以跳舞的音樂,而且搖滾的元素還是在,甚至更重!本捱一開始是朝做出像’80、’90經典搖滾那樣的音樂為目標,但後來覺得為了’80而’80又太奇怪了。所以不知道為什麼,後來目標就慢慢地變成是節奏感要很強,旋律要好聽。通常節奏感強,旋律性就少了點;旋律性強,節奏性就弱一點,但我希望能兩者兼顧。而且我現在過得很開心,所以寫不太出憤怒的歌。那我們這次音樂就變成:旋律是開心的,但背景音樂反差很大。

最近常和四分衛一起去中國演出?

張:對啊!年輕的時候就很想去巡迴,想沒到到了中年才做到,還蠻開心的。有點像”Almost Famous”那樣,就只差沒有女生而已。(笑)

在那邊表演感覺如何?

張:那邊硬體很強,可是軟體沒那麼快。然後那邊的歌迷聽表演很認真,覺得有點太過認真了。因為脫拉庫是比較隨便的團,我們講話時間比唱歌時間多,那我們的東西對他們來說比較偏綜藝。在台灣我們常常在台上幹譙歌迷,歌迷也會幹譙回來。剛去表演的時候,我幹譙聽眾,結果他們嚇到了,一副:『我又沒做錯事情,幹嘛罵我』的樣子。我希望能讓他們進入我們的世界,就慢慢帶觀眾。像他們在我們演完一首歌的時候,會歡呼或比搖滾樂的手勢。我就覺得:『幹你娘!這樣子好遜。』我就對他們說:『不要歡呼。我不要歡呼。唱完一首歌的時候,對我比中指,或是喊滾下去!這個超讚!我們來試試看!』

那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

張:我們有首歌叫〈大太陽〉。那時候我們在廣州,結果唱這首歌,觀眾竟然在下面衝撞!還有一次印象很深刻,在杭州。因為我很喜歡做人體衝浪,我就往下跳。結果我的下體被人家抓,而且是抓蛋,很痛。到了簽名握手的時候,就一個女生走過來說:『你差點在我手上斷子絕孫!』

有聽近期你覺得不錯的台灣樂團嗎?

張:青春大衛、先知瑪莉。

對目前的樂團有何看法?

張:現在跟以前最不一樣的是玩團比較方便。不過因為比較方便的關係,反而就比較沒有獨特性。可能你聽每種類型的代表團,結果所有這種類型的樂團都長得一樣。不是說玩他們喜歡的音樂不好,而是說將來碰到轉型的時候,你轉不轉得出來?

我覺得從很久以前,台灣樂團常碰到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喜歡玩龐克,我全團就都是龐克。可是,人總是會進步,叫你轉其他的東西,你做不做得出來?舉個例子,很久以前有個團叫『廢物』,他們都是老外。我那時候還在阿帕教吉他的時候,他們吉他手安德魯也在教。其實我那時候是有點瞧不起龐克的,覺得不過就是刷刷 chord 而已。可是他在隔壁我聽他速彈、金屬、放克⋯⋯每種類型全來!

我要講的重點是,他們什麼都會,只是他們做他們喜歡的;可是我們像是只會做我們喜歡的樂風。當我要成長的時候,我還是只會這個。

對年輕樂手的建議?

張:多多練琴。練習很重要。像我真的很多時候都只是在爬音階而已,這對我很重要。我很多基礎都是從大學時練音階爬出來的。多走些和弦,多去研究。但不要練到走火入魔,被你練習的東西綁住。

還有,要玩樂團去找個工作做。這是我近年來很深的體悟,而且不要跟音樂有關的工作。因為你做音樂,是要給那些喜歡你音樂的人聽。如果你不去跟他們相處,你怎麼會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在我開飛機之前,我發現我做音樂好像是給那些玩音樂的人聽的。但其實他們並不代表這個市場,這麼說好像有點市儈。但這不適用於每個人啦。像有的人就真的想做 session 樂手之類的,那就去吧!因為我只是喜歡表演,不是那塊料。有跌倒才會有成長。一直做喜歡做的事其實是很無聊的,真的!來開飛機吧!

 


作者

ZORN

ZORN

樂團主唱,熱愛鑽研器材,平時同時翻譯國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