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話梅鹿貝斯手 千邦

千邦

 

話梅鹿,香港罕見數字搖滾樂團,然而「數搖」二字並不能完全表達他們的曲風,令人拍案叫絕的歌曲段落編排、精妙的樂器演奏技巧,難以相信出自4位平均年齡20歲的樂手。樂團自2013年漸漸冒出頭來,入選香港大團誕生、為台灣傳奇樂團微光群島(前甜梅號)擔任開場嘉賓、獲邀到台灣參與 Wake Up 音樂節以及台灣 Livehouse 演出,到了今年樂團處男專輯發表在即。話梅鹿的發展軌跡異常順暢,一切有賴他們良好紮實的音樂底子。有別於一般以吉他為主角的後搖器樂類樂團,話梅鹿4件樂器的比重同樣重要,尤其是貝斯手千邦其繁複突出的指法與揮灑自如的台上演出姿態,往往成為焦點所在。這次香港樂手研究室,有幸跟千邦來一個深入專訪。

千邦3

Oliver: 請簡述你的音樂之路。誰是你的啟蒙?怎樣開始玩樂器?有跟哪位老師正學音樂嗎?為什麼會選擇貝斯?

邦:我的啟蒙導師應該是網路吧!網路科技的發達,讓很多本來不易聽到的音樂都能透過分享在網上聽到。而對我來說,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應該是影響我音樂路途最多的地方吧(!?)當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在那裡的講談講論(今場外休憩)哈拉板看到了一個重金屬音樂討論串,對於當時整天都在聽動漫音樂的我,這種充滿邪惡氣息的重金屬音樂簡直是驚為天人!特別是例如像 Marilyn Manson 帶哲學味道的音樂,還有幾近瘋狂的現場演出,都讓我深深陷入其中而難以自拔。直至中學,大約中四的時候,因為整天在想:「有一天我要跟 Marilyn Manson 一樣,在舞台上面瘋狂表現自己,將自己的想法加諸在音樂上!」所以終於按捺不住,於是就跟從美國回來的 David Bigguy(香港知名器樂樂團老大哥 DSC 貝斯手)學習貝斯。然後大概學了一、兩年基本功就沒錢學下去了……之後就靠自學,像不斷抓不同類型音樂的譜練習這樣。而選擇貝斯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覺得自己沒有音樂天份去操弄那麼多技巧的樂器,於是這份困擾我青春良久的自卑,讓我選擇了貝斯…哈哈。回想起來真是有點矛盾的自我,敏感的青少年心理典範。

Oliver: 從甚麼時候開始玩樂團?請簡述一下過程、參與過的樂團等等。

邦:我從中學四年級吧、剛學貝斯就跑去玩樂團了。記得第一個玩的樂團曲風是 Gothic Metal,主唱是已解散/休止了的 TUX 主唱 Dawny,後來組不成團就變成玩 Indie Pop,很記得我們一起玩過一首歌是 The Cardigans 的 〈Lovefool〉。每當現在我聽這首歌的時候,都難免緬懷這段青春。而且到現在我都很敬佩她,因為她是我遇到第一個有 Sense 的音樂人吧,當下就被震懾到,也了解到自己的不足。及後我遇上了一個流行搖滾的團叫「雰夏」,在那裡我遇上了主唱兼吉他手李卓軒,今天他是現在我身處的團話梅鹿的吉他手。後來經歷許多與不同樂手合作的斷斷離離,考完公開考試以後就認真組團,話梅鹿的雛形也就形成了,那時候玩的是有女主唱的 Alternative Rock,直至女主唱學業繁重離開發展以後,以器樂搖滾風格成形的話梅鹿就獨立出來了。

Oliver: 請介紹一下你用的貝斯、音箱、以及其他器材。

邦:目前我用的是 F Bass BN5,這是從以前老師 David Bigguy 那裡買來的。比較特別的地方是琴的 Tunning 是 EADGC,方便我彈一些好聽的旋律跟和絃,而且他多變的 EQ 也讓我很方便的調到我想要的聲音。不過以上種種原因都及不上她的外表!

藍色ZEBRA的木紋真的很漂亮!
藍色ZEBRA的木紋真的很漂亮!
藍色ZEBRA的木紋真的很漂亮!

(如果篇幅夠大的話請務必讓我重複三次,因為這點很重要!)

若要我挑剔它的缺點,可能是琴身造木太重跟琴身的設計讓我現場彈奏的時候略有不適吧。(F Bass 的使用者會很容易變成 Alain Caron 的彈奏姿勢)

千邦2

音箱頭我用的是 MarkBass 的Little Mark Tube 800,箱身是 Standard 104HF。選用的原因是聲音很雄厚,也很夠力,聲音溫暖而甜美,而音箱頭能調節的聲音變化也很夠。這個組合唯一缺點是不夠 Punchy 吧,就是不會聽到 Metal Bass 那種充滿撞擊的聲音。最重要是,這個音箱頭的體積超級迷你!可以塞在琴袋裡面帶到場地演出,這樣自備音箱頭,自己想要的聲音就不會被場地影響太多,讓我去年到台灣 Wake Up 音樂節演出時的路程省了不少力。

markbass

導線方面我用的是 Sennheiser ew 172 G3,無線導線系統讓我可以在台上到處跑來跑去,360度轉身好幾次也是OK!琴身重的問題也因為無線導線而舒緩了不少!在這裡特別感謝 Hidden Agenda 的許仲和許大哥友情借出,真的幫忙了我很多。琴絃的話,大多數時候都是使用 MTD 的 Nickel Strings,非常 Puchy 的聲音很有存在感,在音樂上的角色更加明顯。只是最近打算換換口味,準備嘗嘗風評一流的 Labella Bass 絃。線的粗幼的話,我喜歡100/95-75-60-40-30。因為右手受傷,較幼的線對我而言比較好施力。

sennheiser-ew172-g3-systemwirelesssystem

mtdgen_tn

效果器方面,我用的有 Hall of Fame Reverb 跟最近購入的 FlashBack 4X Delay。原因是話梅鹿的音樂需要有空間感一點的音牆,而 Hall of Fame 剛好能滿足我的要求。而 FlashBack 4X Delay 還有 Looper 功能超級好玩也超級好聽,未來應該會在話梅鹿的音樂上加入吧,敬請期待!

flashback

Oliver: 喜歡哪一位貝斯樂手?影響你的樂手有哪位?欣賞的樂團有哪些?

邦:Waiting Soul 是我很喜歡的香港貝斯手,他是香港樂團「意色樓」和「觸執毛」的貝斯手,他的創意跟美學我超級欣賞!(據說觸執毛的歌有很多都是由他寫下的)還有 Steve Digiorgio,有一段時間我不斷練習 Death 的音樂,然後他的Bassline 我就覺得……原來在音樂類型局限下,也可以玩奏出充滿個人風格的 Bassline。

一直都很喜歡的樂團叫「意色樓」,玩的類型是實在難以界定。但是我覺得那是世上最浪漫最 Emotional 的音樂了!其次是 La dispute,也是同樣充滿情緒化的唱腔和歌詞,同樣是無法以筆墨形容的音樂,各位看完這篇文章請務去聽一下。
最後就是近年很紅的 Deafheaven 了,就覺得 Black Metal 跟Post Rock、Shoegaze 融合的味道很搭,情緒和氛圍也是激烈到底,而又不失美感。

chochukmo

Oliver: 作為香港少見的數字搖滾樂團樂手,其實在彈奏上、想法上,跟一般搖滾樂有什麼分別?

我想所謂傳統的數學搖滾,拍子上變拍特別多就是數學搖滾的精髓吧,除此以外彈奏上特別是結他 Tone  的拿捏也很重要。話雖如此,但其實我拒絕了刻意去變拍的感覺,還有我不喜歡故意要做很數學搖滾的聲音,因為覺得那樣子很俗套吧。幾個段落有那種感覺是可以啦,整首歌像就會覺得好無聊。你不覺得一樣的東西玩起來就像 Cover 別人的東西一樣嗎?而且我想有沒有告訴別人自己很數學搖滾或對這個領域很深入,對我來說沒有很重要吧……

Oliver: 話梅鹿接下來有什麼計畫?你自己個人有什麼計畫?

話梅鹿準備要錄第二張專輯了,因為第二張專輯的歌曲也寫好一半了,努力衝刺過後就錄下來了!

然後,重點來了,話梅鹿接下來要發表第一處男張專輯啦!大概在今年5月到8月之間吧,目前有打算在台灣、香港和中國來一趟巡演,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看觀眾反應了!希望各位大大賞個面子到場看一下,不到場也請買一下專輯!這樣子我們才能繼續走下去謝謝!

而我個人最近在組一個 Post-Black-Metal 的團,團中包括我會有兩位貝斯手,用不同的效果器造很厲害的旋律和氛圍出來,而我們想像中的音樂充滿了冰冷又情緒化的氛圍,光想像就充滿衝勁了!我自己也很期待這個團的表現,也希望各位順道期待!

話梅鹿

 

http://tw.streetvoice.com/PruneDeer/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