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是一種傳導,而不是營造 ─ 專訪攝影師黃俊團


「一瞬千擊」是黃俊團對自己青春下的註解,在 2011 年舉辦過一場攝影展,用過剩的美好影像,過度曝光每個活進他生命中的貴客。同時也拍過法蘭黛樂團兩張專輯宣傳照的他,今年二十九歲,比起攝影界其他前輩,在年輕時即受到了肯定。

高二因學校攝影課進入暗房學習沖印,從那時開始喜歡上拍照。而在實踐大學唸媒體傳播時,因服裝設計系的同學需要拍作品找上了他,在學校漸漸拍出知名度。後來黃俊團在潮流品牌從事多媒體設計,因為需要簡易的產品照片,平常就從日本雜誌培養不少美感的黃俊團,決定自己動手拍攝,出來的成果也令人相當滿意,成了以攝影為職業的開端。


與法蘭黛樂團的相遇

在二十三歲那年,黃俊團固定接起女同雜誌 LEZS 的拍攝工作。直到三四年前 LEZS 舉辦第一屆女子搖滾,在協助現場拍攝時,他認識了法蘭黛樂團,牽上與法蘭黛第一張專輯《受寵若驚》宣傳照的線。

很嚮往公路旅行的黃俊團,一直很想拍在綿延公路上奔馳的系列作品,於是在《受寵若驚》上我們看見這樣的影子,並以城市感點綴。「當初一開始構想的畫面是從車內往外拍,先看到方向盤、儀表板,再來才是他們四人站在外面。但後來現場可以發揮的玩法很多,於是多了很多事前未預期的畫面。」隨著感覺走,讓現場的靈感帶領著他,這就是黃俊團的創作哲學。

到了法蘭黛的第二張專輯《隨波逐流我不介意》,主唱法蘭要求有水、有霧的夢境畫面,那時在馬祖當兵的黃俊團,提議來霧大到能見度只有一公尺的馬祖拍攝,但因地點太遠、執行度低,才改至汐止山區。為此,他還自製煙霧彈,但因颱風來襲,強風一直把煙霧吹散,讓他感到萬分焦慮與緊張,擔心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還好最後的成品大家都很滿意。

▼ 法蘭黛第一張專輯《受寵若驚》宣傳照。

▼ 法蘭黛第二張專輯《隨波逐流我不介意》。


貼近人像的攝影風格

黃俊團陳述自己愛用的鏡頭是廣角鏡,因可以讓人像看來彷若出現在觀賞者的面前。「望遠鏡頭必須站較遠拍攝,且畫面中的風景較少,如此的鏡頭語言會讓人有種只是在觀賞一幅作品或偷窺的距離感。但是人的眼睛其實是以極廣的角度接收影像,所以希望自己的照片也能呈現出如眼睛看到般的真實感。」讓人像與景像都很清楚,黃俊團希望看他照片的人,能夠好像與他一同經歷當下一般。

不過他也換過不同的攝影手法,像在拍法蘭黛第二張專輯時,用的是新相機 MAMIYA 67、120 片幅、標準焦距,配上冷色調的底片。「這台跟之前習慣的相機個性不一樣,標準鏡的焦段也不是自己喜歡和擅長的, 但卻又是我一直很想嘗試的東西。」看的出黃俊團保守卻又期待突破的個性。

▼ 黃俊團幫 OVDS 樂團拍攝的宣傳照,不管是人像或是背景都很立體清楚。

 


在他的照片中,還能發現「情感的溫度」

黃俊團也對底片相機與數位相機有不同的見解,他認為它們都只是流程中的一種工具,不見得會是產生出什麼不同的風格,畢竟現在數位相機拍出的照片也可以修成底片的感覺,但差別在於底片具有獨特的情感傳導。「當你看到一個很棒的樂團表演,不管是在音樂、生活、態度上都很令人感動,這時你會希望手上拿的是底片相機,拍下很好的畫面,回家之後自己沖洗、曬乾、放相,你會覺得那是種一連串的情感傳導,可以將底片畫面的溫度,傳遞到觀賞者那端。」黃俊團認為底片跟數位出來的質感其實沒什麼差別,但卻很在意情感的傳達,「畢竟將影像轉成 0101 的數位檔案還是缺少了一點什麼。」黃俊團說。


攝影是一種傳導,而不是營造

今年十一月剛退伍,黃俊團馬上就接到一個大型案子-服飾品牌 SLIGHTLY NUMB 2013 秋冬照,當季主題為嬉皮風,以迷幻巴士、公路旅行的概念出發;場地佈景、模特兒都由 SLIGHTLY NUMB 籌劃製定。黃俊團表示每次跟他們合作都很開心,因前置作業嚴謹專業,讓攝影師在現場拍攝執行時能更快速掌握,拍出客戶要的理想畫面。「那天現場的氣氛其實很隨性,我覺得拍什麼就要像什麼,不是說要刻意去演,而是要讓自己沈浸在那樣的環境、那樣心情下,才能將主題完整呈現。」他說。

 

他也拍過日本樂團 AstroAttack 的宣傳照與 MV,黃俊團表示很佩服日本人玩樂團的精神,因為相對於台灣來講,在日本玩音樂的資源不多,表演場地也不多,所以日本樂團常急於把自己推廣出去,在 MV 拍攝現場時,就算主唱刷吉他已經刷到手指破皮流血,還是很敬業的不停拍攝下去。這讓他心生尊敬而感概地說:「我的工作是一種傳導,而不是營造,不是去幫樂團營造出很厲害的樣子,而是樂團本身傳達出的精神,我將它精準無誤地傳達出去。」他也建議樂團若要拍攝相關影像時,應先思考傳達的重點到底是歌曲、樂團本身,還是影像,彼此間不能互搶風頭。


燃燒過剩青春的攝影展

在黃俊團二十一歲以前、無名小站流行的時代,大家都會上傳很多濃烈色彩的 LOMO 風格照片、正沖負的沖洗方式、做出如同日本攝影師蜷川實花的飽和調性。黃俊團表示自己曾是無名小站上的 LOMO 達人,發表過多篇拍攝教學與心得,但幾年後他重新檢視自己拍的照片,突然想像這些影像若是抽掉顏色後還會剩下什麼。「調成黑白後我發現,照片內容真的很無聊,我感受不到裡面的情感,突然覺得自己根本不會拍照。」黃俊團體會到,你對於人生的體悟夠不夠、對於被攝者的情感夠不夠重,有沒有認真去活這些攝影態度,都是關鍵。於是二十三歲起,他開始拍起黑白照,自己沖洗放相,就算拍了彩色照片也會先調回黑白看看這裡面的故事或情緒夠不夠,重新去思考自己的照片中到底有什麼。

前年出版的「黃俊團的一瞬千擊攝影集」也以黑白照片為主,都是生活影像的截取。出版後剛好天時地利人和,朋友提供了場地開辦攝影展。攝影集的版面設計與一般不同的是「如報紙般的一樣大」,但因照片不多,所以他精挑細選每一件作品,希望每一張都是經典。

「攝影集裡面的每張照片不一定是要傳達什麼故事,只希望讓觀賞者能感受到屬於自己的一點點東西,不管是開心、快樂、難過、無聊都好,那就是我想要表達的。」攝影展亦是延續這樣的風格,不是為了呈現什麼特別的故事,但卻充滿屬於他生活中的搖滾樂、刺青、同性戀、女體等次文化符號。


在年輕的黃俊團身上,還是可以看出他對自己才華的懷疑與惶恐,他說畢竟自己不是專業訓練出身,在工作時會有焦慮的情緒還是無法避免,但從一張張作品中,我們看見在黑白之間他對攝影生命的情與愛。年滿二十九歲的他,決定給自己一個十年的空間,在攝影領域上盡情燃燒、盡情創作。對生命有點悲觀又常常思考死亡議題的他,期望接下來是自己生命中最了不起的十年,能夠完成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段路,也為身邊的人留下一點東西。讓我們一同欣賞著他的照片,見證他在這世界上最耀眼的存在。

攝影經歷:

2011.11 出版《一瞬千擊》攝影集
2011.12 舉辦《黃俊團的一瞬千擊》攝影展
2012.09 Frandé 法蘭黛樂團《受寵若驚》專輯宣傳照
2013.10 Frandé 法蘭黛樂團《隨波逐流我不介意》專輯宣傳照
2013.12 服飾品牌 SLIGHTLY NUMB 2013 秋冬形象照
黃俊團的攝影空間 ► AngelBeat/黃俊團 Angelbeatfoto 個人網站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