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對時代和愛情的反覆辯證

8165480X480
創作泰半發乎內心,「那我懂你意思了」特別在於,它總是更為直白清楚地表達出對時代和自我的關心,而且通常偏負面。2014年春天的向日葵開得格外茂盛,這很難讓人不去聯想到作品的組成是否多少受到光芒照耀的影響,第三張專輯《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有著更多對時代的控訴,當然少不了既有的自我迷離以及隨著旋律進行與之而來的辯證。

相較於第二張專輯《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新作品將發牢騷的對象擴大到整個社會,專輯架構也呼應於此。〈Intro災難〉開宗明義繁複音牆導入喧囂煩躁,緊接著吶喊出這代人共同面臨卻難以面對〈我們沒有夢想〉,重複的旋律節拍嘶吼著語句;〈格子城市〉更以無奈的心情,表達對自由的渴望被限縮在充滿侷限的社會鍋爐,從嘶吼轉為呢喃,低頭穿梭在灰色城市的自語;於是,〈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就無所謂的唱著「讓這個世界毀滅吧!」反正沒人在乎真正重要的事物;但〈遺忘不是我們的專長〉,關於你們的惡行惡狀我們將記住,關於美麗世界的模樣也會永遠活在我們腦海裡。

10422368_805661749477431_5031235400466946641_n

而對生命的感受,則從日常生活轉乎到愛情和自我。〈Yes I’m in Love〉和〈不負責任(男人) 的挽留〉用矛盾的心情詮釋兩種愛情的樣貌,相較於前者的輕快,後者則以那卡西般的旋律表達屬於當代的浪子情懷。〈Outro災難之後〉的前後兩首歌,則在一連串的負面情緒後,改以軟性的訴求落下心中的陽光餘絲,如果說創作的表達也是一種宣洩的管道,那專輯的產生就是把內心清空,留下孑然一身的自己,所以經歷了十首歌曲的暢快,用最後三首來灑掃你我的鬱悶。

專輯出到第三張,是也該搞懂他們的意思了,Pandora’s box在一切災難過後,最終也能留下希望,我們彼此共有對現實的迷離與不安,憤怒不解無奈油然而生,所以更要迎頭抵抗,記住世界的模樣,在乎真正重要的事情。


作者

Homming

Homming

1985年生於花蓮,音樂興趣啟蒙於台中大度山,賃居台北浪蕩幾年人生後,今回歸故土看海渡日。生平無大志,只希望能好好聽音樂、好好過生活的度過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