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鋼琴夢:黑白鍵上的故事「鋼琴是我的姊妹淘」許哲珮

unnamed (1)

採訪|洪瑋伶 攝影|沈彬捷 資料來源|LET’S MUSIC音樂誌11月號

「我需要的時候,她在我身邊,但也不會跟我永遠黏在一起。鋼琴給了我很多安全感。」

鋼琴一直是許哲珮Peggy創作時的重要支柱,那些關於童話、馬戲團、精靈等奇幻元素,全是來自88個黑白琴鍵創造出來的想像空間:「鋼琴讓我知道還可以去哪裡。」這個7歲時無師自通寫下第一首詞曲創作的小女孩,其實從更早以前便開始一鍵一鍵築起自己的音樂城堡。

與生俱來的音樂熱情

還是幼稚園小女孩的Peggy,沒有像其他小孩一樣有學鋼琴的機會,但在幼稚園老師教唱了五線譜之後,她開始會用教室鋼琴把聽過的旋律彈出來,第一首歌便是當時當紅的瓊瑤連續劇「庭院深深」主題曲:「老師很驚訝我怎麼會彈,跑去跟我媽媽說:『欸你們家哲珮好像有一點天份呦!』」

那個時候鋼琴還沒真正進入許哲珮的音樂世界裡,她所擁有的第一個樂器是國小買的直笛,也是她最早開始寫歌的樂器,然而88個黑白鍵所彈奏出來那無限寬廣的音樂想像,還是深深吸引著Peggy,她開始在每節下課時間去彈奏教室裡的風琴,或去朋友家玩時,黏在別人家的鋼琴前面:「家裡沒辦法讓我學琴,我只好自己把握機會,遇到琴就想摸。」同年紀女孩喜歡玩的跳格子、跳繩、貼紙簿都引不起許哲珮的興趣,她只想把腦海中出現的旋律,一個音符一個音符的彈出來。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Peggy終於有機會去上每週一小時的YAMAHA鋼琴課,到了國中時擁有了第一台電鋼琴,可以在自己的空間、時間裡,好好彈琴、創作,從最開始和妹妹同房的彈唱自如,到後來必須趁奶奶看八點檔連續劇時把握時間彈琴寫歌,對Peggy來說都是珍貴的記憶:「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很確定,我很喜歡鋼琴的聲音、喜歡用鋼琴創作。在我最開始的創作期,大部份的歌都是用那台琴寫出來的。」如今那台青春期的老電鋼琴,已經被彈到失聲,但對Peggy來說,它永遠都像初戀一樣有著特殊意義。

unnamed (2)

無法分解的Peggy式和弦

Peggy坦承真正學鋼琴的那兩年,並沒有很認真練琴,只是一直彈自己想彈的東西,不然就是不停的寫歌。國中時跑去書店買了流行音樂伴奏的書,開始自己研究分解歌曲裡的和弦組成及彈法。沒有正統科班的束縛,靠自己摸索,反倒創造出更多變化的「Peggy式和弦」:「撇開樂理,我就是喜歡這些音符組成,但完全分解不出它叫什麼和弦,就直接拿來寫歌。」

一直到現在,很多樂手老師都會說Peggy的歌很難彈,她笑著說:「因為我都不是用其他樂器的邏輯在寫歌吧!常常我講不出那個和弦,就直接彈給他們聽,他們勉強抓出一個很像的和弦。」當10支手指彈奏的鋼琴遇上6根弦的吉他,就能夠發現用鋼琴創作的寬廣度。而從鋼琴跨度到更多音色的鍵盤時,音樂的可能性變得更大,鋼琴之外,還能發展出更豐富的弦樂、管樂,這都是Peggy認為自己是一個鋼琴手、鍵盤手的幸運之處。

和惠婷比較誰的琴重

在Peggy的創作中,常會出現破破的電鋼琴音色或風琴聲音。鍵盤能提供出更多的迷幻與非寫實元素來豐富音樂,於是Peggy開始收集一些類似真空管般破破舊舊的音色,遇到同公司的其他音樂人如:宇宙人的小玉、旺福的小民,大家也會互相交流適合彼此的音色。但遇到Tizzy Bac的惠婷時,兩位主唱兼鍵盤手的交流竟是「琴的重量」:「我們會交換背背看對方的琴,比方說惠婷最近買的那台才5公斤,很輕,我自己這台卻要10公斤,被她說很炫、可是太重了!」

對Peggy來說,鋼琴已經跟生活融為一體,彈琴也與創作畫上等號,雖然還是有點後悔當年沒有好好打下鋼琴底子與樂理基礎,但也正因如此,才讓Peggy的音樂精靈能自由自在於88個琴鍵上跳躍,天馬行空至無限大。

想要了解更多許哲珮的豐富的音樂曲風:http://kkbox.fm/0p090J
更多關於LET’S MUSIC 音樂誌:http://www.kkbox.com/musiczine/

標籤 Hot 許哲珮

作者

LET’S MUSIC 音樂誌

LET’S MUSIC 音樂誌

【Let’s Music 音樂誌】 華人世界唯一品牌 所有音樂相關的大小事,都是我們關心的議題,將音樂依主題做深入淺出的趣味包裝,增添閱讀的樂趣;另外還有現場直擊,讓音樂透過文字重回現場,感受音樂的魅力,而每月嚴選專輯與單曲,分享聆聽好音樂的方法;同時音樂相關的出版、電影、舞台劇、表演藝術等,我們更不會遺漏,一起欣賞音樂的多元展現。 讓喜愛音樂的讀者,「聽懂音樂」、「看懂表演」,音樂除了是娛樂,更可以是一種生活態度。了解音樂世界,也用音樂看世界,就是我們存在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