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扭地溫柔的告別 – Frandé 法蘭黛樂團《不忘 Bear In Mind》

《不忘 Bear In Mind》
《不忘 Bear In Mind》

只要將回憶好好收藏,它們會成為我們的一部份,會永遠被附身喔,所以不會消失,永遠都存在著;只看我們自己要以什麼方式來感覺它們的存在。

關於 Frandé 法蘭黛樂團 x《不忘 Bear In Mind》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專輯的風格。

輕盈的、感激的、彆扭地溫柔的

Q:錄製這張專輯,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嗯…
比較有趣的事是,錄音的時候我們曾進行過一個討論,好奇為什麼其他樂團錄音的時候總是沸沸騰騰熱熱鬧鬧、好多人來探班;而黛團錄音或混音的階段總是一個探班的人都沒有…真是個冷清的樂團啊啊啊~
後來想說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獨立作業(看我們表演也可以感受到每個人都在自己的泡泡裡),再來也大概因為我們把工作時間和娛樂時間分得比較清楚(吧)。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這張單曲的封面是主唱小姐 Fran 在金門拍的照片,覺得它蠻有旅行感、也有點恍惚曖昧的氣氛,蠻適合用來作為『在你眼中 看見過的,我仍念念 不忘』的視覺詮釋。

再見再見。

然而,
其中美好的吉光片羽,卻從未消失
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份
跨越這裡,再到那裏。

再見再見,
你的美好 我記得了。

Q:請將這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不忘』這首歌,送給那些還頻頻回望,不捨離去的人們。說再見,大概是長大的方式。

只要將回憶好好收藏,它們會成為我們的一部份,會永遠被附身喔,所以不會消失,永遠都存在著;只看我們自己要以什麼方式來感覺它們的存在。

2014 Simple Life 演出
2014 Simple Life 演出

Q:發行這張專輯希望自己能做到什麼突破?
今後都歡樂輕快地表達哀傷吧,希望日後表演也能跳個舞什麼的。

Q:少了實力堅強的昆蟲白,回歸四人編制後,在創作與演出上會有甚麼變動?
既然是回歸,那應該就是回到 2013 秋天那時候的模樣吧(哈哈這樣好像很沒長進…)

其實昆蟲白才剛離開,我們目前也沒有什麼想像,不過我們相信昆蟲白一定留了些什麼迴盪在這個樂團裡(玄嗎?)。我們既不會是有昆蟲白在時的模樣,也不會是更之前還沒有昆蟲白的模樣,我們也很期待接下來可以走往哪去。

Q:時常受邀幫許多音樂圈前輩邀請站台的你們似乎也特別擅長翻唱歌曲,總是能把別人的歌曲改編成屬於自己的味道;請問你們是如何演繹其他人的創作呢?
其實選定了想要做哪一首改編歌曲的時候,我們都會避免去聽原版的樣貌,每位團員對於該首歌有自己私人經驗的印象,就像是看見同一幅畫,每個人關注的點會不同,也會有不同的想像與感受,當我們共同將印象與感受表達出來的時候,就會成為屬於我們這個集合單位的獨特詮釋這樣子。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今年的冬天,我們數位發行了『不忘』這張單曲,其實黛團就暫時進入休眠狀態了。旅行的去旅行、準備結婚的準備結婚、各自有其他的工作進行。

不過,等到春天到來,我們將有一張新作品問世,它也是這一年來我們陸續在準備的一個計劃,屆時也會有巡迴演出的安排。相信這一張作品會比過去的色彩更加強烈。

噢,對了,2015/4/11 我們將在 Legacy 有個『Voice Up 讚聲演唱會系列』的專場演出!

鼓手孟諺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Fran)毒氣,在空氣中瀰漫擴散,無一倖免!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Fran)蛋堡

Q: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Fran)台灣某小鎮上的媽祖廟前,因為爸媽都不來臺北看我演出,只好在家附近演給他們看…嘻嘻~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孟諺)特別,愛的萬物論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的作品?哪一首歌?
(孟諺)董事長樂團,Tautology(收錄在首張專輯『受寵若驚』當中)

Q:如果可以選擇再加入一個樂團,你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哲毓)Foo Fighters

Q:如果可以選擇別團的樂手加入,你們希望誰成為團員之一?
(哲毓)Dave Grohl
(Fran)Christophe Hetier(Telepopmusik)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