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繆思」Pattie Boyd:喬治、艾瑞克和她

Pattie Boyd 與「George, Eric & Me」的策展人何超儀。

「每個人都說,Pattie Boyd 只要走進房間,一切都會停止。房間裡每一個男人都會專注在她的美麗,這是我聽過對於『繆思』最好的描述。」——美國作家 Ken Dashow

無庸置疑,George Harrison、Eric Clapton、Keith Richards、Jeff Beck 及 Ronnie Wood 都是英國偉大的搖滾吉他手,他們在舞台上創造過無數動人的樂句,但走下舞台之後,神人也會變成凡人,不論在錄音室錄音、前往印度靈修、展示跑車收藏、逗弄著寵物鸚鵡,或在私人莊園開派對,這些日常通通出現在「George, Eric & Me」攝影展。

現年 75 歲的攝影師 Pattie Boyd ,近距離捕捉住許多神奇的時刻,任何被人景仰的超級巨星都卸下防備,但,為何她有如此能耐?

Pattie Boyd 出生於英國,最初在理髮廳工作而被人發掘,並成為 60 年代最重要的模特兒之一,引領著 Swinging London 風潮。後來,她與 George Harrison 因為電影拍攝結緣並於 1966 年結婚。但,另一位英國傳奇吉他手 Eric Clapton 也為她瘋狂,並苦苦追求多年,刻苦銘心的單戀,幾年之後修成正果。因為這些情誼讓 Pattie Boyd 在 60 年代就開始拍攝自己、George Harrison 及 Eric Clapton,還有他們身邊的知名友人。

上月初,「George, Eric & Me」攝影展於香港金鐘 Upper House 登場,年代橫跨 60 年代至今,展示了 80 多張由 Pattie Boyd 所拍攝的珍貴影像,吸引許多 The Beatles 與 Eric Clapton 的樂迷到場。Pattie Boyd 親自參與開幕,並接受現場的媒體採訪。她說,擔任模特兒期間,從攝影師身上學到技巧,自認並非專業攝影師,或許因為如此,拍攝對象在鏡頭前,更能卸下心防。

「我知道在非洲特定部落,不喜歡被拍照,他們相信靈魂會被帶走,」Pattie Boyd 對在場的台灣媒體表示,「但我喜歡攝影,捕捉我認為美麗動人的時刻。」

Pattie Boyd 曾是 George Harrison 與 Eric Clapton 的妻子。

1964 年,Pattie Boyd 與 George Harrison 因拍攝電影《一夜狂歡》(A Hard Day’s Night)期間認識。當時已是知名模特兒的她,片中飾演一位對 The Beatles 迷戀的女學生,但,現實世界是 George Harrison 對她一見鐘情,並展開熱烈追求,還以她為靈感寫下〈If I Needed Someone〉、〈Something〉及〈For You Blue〉,多首對於 The Beatles 的歌迷來說,不會太陌生的歌曲。

不過,George Harrison 在婚後還是四處鬼混,之後醉心於冥想,好友 Eric Clapton 更介入了兩人的婚姻,還為此戀曲創作出經典專輯《Layla》,刻苦銘心的同名歌曲,借用古阿拉伯的愛情故事為題,後來被評為「滾石雜誌五百大歌曲」。

「我知道這樣不對,George 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對她感到難以抗拒的衝動,她是我遇過最令人渴望的女人。雖然他們是夫妻,我還是想得到她。」Eric Clapton 曾在紀錄片《艾瑞克克萊普頓:藍調天堂路》(Eric Clapton: A Life in 12 Bars)回憶道:「Pattie 應該知道她是和一個非常不穩定的人再一起。我已經盡所能去愛她,那時我不只一團亂,還有嚴重酒癮,也許一直以來,我只想在遠處愛慕她。」

幾年之後,Pattie Boyd 改嫁 Eric Clapton,陪伴著這位「吉他之神」生涯最困頓的 10 年。雖然,3 人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但仍維持著不錯的情誼,不如外人想像的緊張。

George Harrison 前去拜訪 Eric Clapton 與 Pattie Boyd。

展場有一張標題為「George & Rainbow Panorama」的照片,Pattie Boyd 攝於 1989 年。當時 George Harrison 前來探望 Pattie Boyd 與 Eric Clapton,他走在陽台的時候,出現了一道彩虹,相機捕捉住這個魔幻時刻;另一張標題為「Eric & George at Home」的照片拍攝於 1976 年,可以看到兩位男士坐在沙發上抽菸閒聊,談論著音樂。

Pattie Boyd 曾坦言,活在兩位搖滾巨星的光環之下,一度讓她找不到自我,甚至罹患憂鬱症,但最後她走出陰影,不再只是誰的繆思。「我就是我,」她現在自信地說。

值得一提的是,「George, Eric & Me」所展出的照片,不僅是 Pattie Boyd 是對於自身與她曾深愛過的兩位男人之凝視,更包含她替策展人何超儀拍攝多張肖像,散發出 70 年代華麗搖滾(Glam rock)的迷人氛圍。

兩人的緣分起於坎城影展的派對,何超儀被邀請至 Pattie Boyd 的英國家中作客,還給了她一些夫妻相處的建議。何超儀說,Pattie Boyd 是很有名的繆思,當年每個人都崇拜她,她對於配搭衣服會有非常特別的想法,「我拿出了一些古著,然後 Pattie 在我家裡面挑選,她當我的 Stylist。」

Pattie Boyd 所攝的何超儀。

除了演員身份,何超儀也是成軍 10 年的搖滾樂團主唱——何超與海膽仔(Josie & The Uni Boys)。他們曾於今年 4 月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Star Hall 舉辦演出,主題是「The Purple Classic Psycho Experience」向所有搖滾友致敬,邀請 LMF、廿四味,以及來自台灣的激膚、怕胖團共演。

「我們都已經接受現實不接受我們,」何超儀說,「我們希望可以去建設自己的天空,而且玩得很開心,每個樂團只是玩 3 首歌。」她突然提到在香港玩團的困境,許多搖滾樂手都得幫流行歌手做場,或是做其他工作才能維持生計。

她接著說,這幾年的時裝,圍繞著搖滾來創作,可能幾年後又不流行了,所以現在策這個攝影展是對的時間,她希望回望那個黃金年代,可以帶給大家希望,「他們活出來一個時代,我們也希望可以做到這一點。」

「我覺得香港需要這個展覽,因為香港人現在很絕望,」何超儀說。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記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