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童謠》與女性的復仇:入圍金音獎的香港唱作人Serrini

九O年出生的香港唱作人 Serrini 宛如《破產姐妹》裡的麥克斯,直言不諱、喜惡分明,嘲諷他人或自己都不嘴軟。今年 Serrini 以《邪童謠》入圍了金音獎的海外創作音樂獎,初聞入圍的第一個想法竟是「太好了,要來台灣吃東西」,語氣帶著英美喜劇節奏。

獨立發行過四張專輯的 Serrini 曾在台灣辦過小巡迴,演過女巫店、Legacy mini 等場地,她沒當這裡是拼事業的地方,而認為是可以自在生活、喝喝咖啡的所在。預告明年再來台演出的消息時,她曾在臉書發文寫道:「4年後~女巫店還接收我這個廢物。」性情太真摯。

照片取自 Serrini 臉書

Serrini 與台灣的淵源起自音樂。中學時因為太喜歡蘇打綠,而在香港學校的中文考試拿了高分,自己甚至背起了〈無眠〉的台語歌詞。她曾在諸多訪問裡提過,自己受盧廣仲啟發開始寫歌,早期創作從生活瑣事出發,被當小清新,實際上也很愛 Lady Gaga 初出道的張狂,或張惠妹化身阿密特的大膽,總之人生的謬思是與男同志們重疊的女神(gay queen)。

今年讓她入圍金音獎的作品《邪童謠》,概念上便具有暗黑同志女神的邪典感。2018 年底的她,心裡充滿憤怒與毀滅的情緒,於是以女性角度寫了一系列復仇的歌。專輯選 4 月 4 日發行,開場從〈成為〉開始,後面每首歌都以童話或神話人物為主題,包括小紅帽、豔后、海妖⋯⋯到了末段的〈日月無光〉進入世界毀滅的「攬炒」境界,最後卻還開出〈靜謐森林〉象徵新生。

採訪當天她帶了自己的專輯精裝,紫色絲絨袋內一套三件:專輯、短版皮鞭與黑色蕾絲手套,Serrini 挾著銀鈴笑聲炫耀起這些玩具。她的存在太異數,一面介紹自己的歌詞裡有許多標語感的獨白,源於網路迷因的符號性;一面分享前一個電台通告,DJ 放了她上一張專輯裡的〈溝曬啲仔〉——那是她兩年前為了砲轟世界上的男生所寫的歌。

「你們來批鬥我就批鬥我,因為我們這群廢青什麼都要做(我班廢青承諾乜都要做齊)。」電台內偶然聽見自己這一句宣言,竟感動起來。《邪童謠》裡的〈小紅〉帶有類似主題,中段她以小丑女姿態獨白樂見毀滅,讓她意會:「我只要不在意世界的感受就能解脫,而不在意世界的感受是因為世界讓妳太失望。」

這般女性敢言的形象與帶點藝文氣息的創作,Serrini 曾吸引了一些好奇的觀眾,她猜想如果這些人有趣思考她創作背後的深意,反而可能會生氣吧?看戲的過客之外也有批評,因為她的作品旋律甜美,曾有人嗆她不是獨立音樂;當時還不曾拿獨立音樂自稱的她乾脆大喊自己是獨立音樂人,是「大波文青」,罵的人見她這樣罵了也沒意思便不罵了。

Serrini 今年新單曲〈天雷〉風格又轉一向,從暗黑電子的《邪童謠》轉向仙女般的古典美,創作、形象頗有可塑性。問有沒有唱片公司曾要簽她,她竟直呼從來沒有:「這就是我很想在這個訪問裡找到一個唱片公司願意簽我,或是嫁來台灣也 OK,你可以寫這個,我要嫁來台灣。」或許她維持這樣獨立、自由的模樣最好,她的妖氣沖天想必是誰也管不住的。

標籤 Serrini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