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電影原聲帶:多年後有了新生命

導演鍾孟宏的第 5 部電影《陽光普照》,劇情聚焦在一對夫妻和他們兩個兒子所組成的家庭,看似簡單平凡,彼此心中藏著心事,全因小兒子砍人案入獄後,掀起一連串風暴,錯綜復雜的人情網絡,探討自古以來人生最難解的命題:親情。

這也是繼《大佛普拉斯》拿下兩座金馬獎之後,林生祥再度嘗試電影配樂,曲目主要以劇情為標題,一家 4 人各自有主題音樂,這如同他於去年受訪時表示,配樂比較像是「為導演而服務」。但不論是在電影或原聲帶,開場的音樂〈他坐在哪裡〉對於忠實的樂迷來說絕對熟悉,這是鍾孟宏的建議之下,主題旋律使用來自於交工樂隊時期的〈縣道184〉,收錄於經典專輯《菊花夜行軍》裡,藉由這條道路的沿途風景,描寫故鄉美濃的變遷。

值得一提的是,鍾孟宏的首部劇情長片《停車》或是前作《一路順風》,劇中角色與交通載具似乎存在著關聯,崎嶇的路途隱藏著人生哲理。至於《陽光普照》之中,不同的載具象徵著不同的速度感與記憶,不論是父親賴以為生的駕訓車、小兒子在洗車場所擦拭的賓利跑車,或是母親載著小兒子穿梭在街頭的腳踏車,一切似乎能與林生祥的音樂產生奇妙的共鳴。

電影開場是小兒子夥同友人,雨天騎著偷來的機車要去尋仇,此時〈縣道184〉的旋律響起,恰好融入於冷冽暴力的畫面——少了鍾永豐的旁白,多年後有了新生命——聽來寧靜且充滿力量的豎琴與吉他和鳴,聯想起美國爵士吉他手 Bill Frisell 的近作《Music IS》。然而,除了原有的 Band Sound,跟《大佛普拉斯》的配樂相較,《陽光普照》身上的林生祥與生祥樂隊味又淡了些。

如同 Bill Frisell 拒絕用安全舒適的方式完成作品,林生祥為了這次配樂接觸一些不熟悉的音樂型態,聲音的表現已有所不同,例如偏古典的作曲找來古典音樂家演奏,以及使用 delay 效果器與演奏滑奏吉他(還特別訂製滑音管,可惜這次沒派上用場)。

除此之外,林生祥的創作初期,還是演唱國語為主,後來受到「新台語歌」影響才以母語創作,但,他在電影《大佛普拉斯》嘗試台語歌曲〈有無〉之後,此次用國語演唱片尾曲〈遠行〉,歌詞由鍾孟宏親自譜寫,這首曲子代表善良的大兒子,演奏版本〈動物園〉特地選了音色溫暖柔和的法國號來表現,多少呼應著電影標題想給人的感覺——陽光普照。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記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