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能請到《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拍張震嶽MV,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文/本色音樂唱片企劃 阿吱

能請到《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執導張震嶽 MV,我覺得我企劃雜工人生已經死而無憾了(喂)

很多人在問是怎麼找到黃信堯導演來拍阿嶽 MV 的?我想把這段過程記錄下來,畢竟身為影迷,真的很感激也很榮幸他願意下海拍 MV。

阿嶽今年十月中發行《遠走高飛》EP,收錄五首歌,這五首只佔他這幾年創作的三分之一不到。這些歌有一個脈絡,都是講發生在東海岸的愛情故事;故事主角不是阿嶽台東衝浪的朋友,就是部落同階層的夥伴。

他們有為了衝浪而拮据度日,生活只要有酒有浪有愛情,就能淡泊無畏地活下去。他們也有的在開連結車、在當檳榔西施、或者靠打零工過生活…. 這些人物都有共同點:只要有酒有朋友,日子怎樣都能過下去,但他們心裡也都破了一個洞,因為酒、因為貪心、因為不懂珍惜,而讓那個洞永遠都不補起來。

阿嶽在訴說這些故事的時候,腦海裡出現的那些人,是真實不加修飾,但情感真摯的。重點是,這些人不是都會男女,他們是一般社會認定較底層邊緣的、是你我朋友圈不會出現,也不會關心注意的。但是對阿嶽來說,這些人也有他們的愛情,也有他們的堅毅痛苦跟憂愁,最重要的是,他們擁有值得被記錄下來的故事。

跟阿嶽開會的時候,他描繪的角色就跟《大佛普拉斯》裡沒沒無聞的肚財、菜脯、土豆跟釋迦類似,那麼平凡,又那麼無能為力。於是我們開始妄想,有可能找《大佛普拉斯》的導演黃信堯來執導 MV 嗎?

我開始打聽導演的聯絡方式,應該隨便問一個電影公司朋友就問得到吧?但我當時想的是,能低調就盡量低調,讓事情單純點。多虧了萬能的小編—侯小花,她就像小叮噹一樣,從口袋隨手就掏出黃信堯的電話給我。

我記得她傳黃信堯電話號碼給我的那天晚上,我站在車水馬龍的路邊,迫不及待地打給他。

接起電話,他說:「襪系阿堯。」我啟動工作模式禮貌尊敬地與他簡單聊一下後,約定了 WhatsApp 繼續談,電話末了,阿堯導演靦腆地說,他覺得張震嶽是一個很特別的創作人,所以他蠻有興趣試試看的,唯一的問題是,他沒有拍過 MV,只拍過電影跟紀錄片,怕搞砸了…..

導演您太謙虛了。

正事講完,企劃雜工的影迷模式便啟動了…..

「導演的《大佛普拉斯》我看兩遍!兩遍都是買票進電影院看的!」

導演聽了又靦腆地笑了。

他正在幫一部片擔任副導,時間有點難抓,約了幾次都臨時取消,終於約到一天他空檔,阿嶽要顧小孩,我們就在阿嶽家山腳下的星巴克開會。

第一次碰面,導演騎著摩托車趕來,阿嶽從山上家裡騎著 Gogoro 下來。阿嶽把創作的概念與故事告訴了導演,導演回去逐步寫出 MV 腳本。

話說原本我們希望這張 EP 要拍的三首,全都請阿堯導演拍 – 一個脈絡的故事,分成上中下集。但因為導演檔期問題,只能先拍一首〈貪心〉。

阿堯導演很想忠於阿嶽創作的原始地點—台 11 線,但實在太遠了,後來改在東北角海岸,福隆、金山一帶的台 2 線拍攝。

導演弄來一輛聯結車,男主角游大慶以前也曾開過聯結車,所以對他來說,邊開邊拍不是問題。在拍攝途中,大慶說自己還有一輛聯結車租給別人開,正在講的時候,他說他看到自己那台聯結車開過去。

同是原住民,但大慶跟阿嶽分屬不同族裔,阿嶽是阿美族,大慶是泰雅族,不過巧的是,他們都是宜蘭長大的。所以兩人初次見面就像認識很久一般,空檔就坐在路旁閒聊。

為了捕捉日出的海平面,導演團隊從‪清晨四點‬開拍,一直到‪晚上快十二點‬才收工。收工時,導演又再次露出靦腆地笑容說,自己第一次拍 MV,有很多想拍但因為時間不夠而放棄拍攝的部份,他看起來充滿遺憾,但阿嶽看一天下來,已經覺得導演拍的就是他要的感覺了。

偷附一張靦腆的阿堯導演

拍完之後,就是等著看 MV 初剪。現在雲端方便,初剪都是導演給我們連結,我們下載來看。但這首 MV,導演跟阿嶽都希望可以當面在後期中心看,直接討論溝通。

想起 20 幾年前《這個下午很無聊》跟《秘密基地》專輯,我跟阿嶽倆人也很常在午夜時分騎著單車去剪接室看初剪。所以對於要親自去後期看初剪,感覺好懷念又好期待。

看第一次初剪時,我跟導演說:「可以把他(阿嶽)的部份都刪掉嗎?」我轉頭看坐在旁邊的阿嶽,他點頭如搗蒜地說,他覺得人物情感跟導演拍的畫面都太吸引人,他寧可把自己的畫面留給令人感動而深刻的劇情。

後製中心的人噗嗤笑了出來,大概沒遇過有經紀公司要求歌手畫面都刪掉的吧😅

反倒是導演覺得,阿嶽就像分隔這對情人之間的界線,所以他還是希望保留阿嶽的畫面。後來互相妥協的結果,是把阿嶽的部份儘量儘量儘量減到最少。(雖然我還是覺得應該再剪掉幾個 cut….)

此外,我們都感覺開頭少了點什麼。在我們嗷嗷待哺的眼神央求下,導演同意為這首歌念一段開場白,這段 intro,讓這首 MV 更加完整而深刻。

補充:這支 MV 幕後團隊,加起來有兩座金馬獎:包括金馬獎最佳導演黃信堯,以及 2018 金馬獎年度最佳電影貢獻獎的劉三郎。劉三郎師傅投身電影工作三十年,是電影圈內深受敬重、並且是攝影師極度仰賴的追焦師。拍 MV 那天太陽很大,我都躲在他的 carbon 骨架大黑傘裡面看 monitor,要收工時才被攝影師提醒傘下高人,小小妹我真是備感榮幸。

關於〈貪心〉

文:黃信堯

有人說,天和海是在一起的
但連結二人的
卻也是分開二人的海平線
這是一個台 12 線 4 公里處的愛情故事
一條公路
連結二個人的世界
也分開二個人的愛情

男主角是位卡車司機,女主角是檳榔攤西施。

卡車司機為了見女主角一面,總是加足馬力,只為那短暫見面。公路連結了二個人,卻也讓卡車司機再次離開。

女主角不斷地在原地等待、重逢、離開。生命像是不斷地迴旋(圓),但公路卻是筆直的向前(線)。男主角在公路上的前進,是相見,也是離開。
終究,男主角在愛情的路上不小心貪慾停留(小吃部),造就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成為馬路工人的男主角,看似因為受了傷無法開卡車。但這傷可能是外在的傷,也可能是內心的傷。修補馬路,也試圖修補那愛情的路。那條他曾經走過無數次,和女主角相遇的路。

但過去終究是過去,傷痕巳在,修補以為看不見那傷疤。其實它還是存在。

如同歌詞的最後:

原本以為事過 就忘記
那麼多年我還 沒忘記
如果哪天我們 再相遇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 說聲對不起

我們只想說聲對不起,但不見得有機會與勇氣。
終究男主角還是低著頭,搭著車離開。
逝去的,就讓它逝去。

再一次,謝謝黃信堯導演,給了我們一支深刻樸質、情感濃郁又動人的 MV。謝謝甜蜜生活電影公司的製作團隊,謝謝小金剛。還有,謝謝不願意掛名,但是聽說初剪給很多建議的鍾孟宏導演…..我這週末就去看《陽光普照》!

很榮幸的花痴粉絲雜工我也獲得側拍攝影大師幫我偷拍合影….

最後,工商社會,時間寶貴~
提醒大家,情歌的張震嶽《情歌嶽 Live》
12/7(六)Legacy
11/9 拓元+本色售票系統 同步開賣。
僅此一場別忘了設鬧鐘

(本文轉載作者 Medium,由 Blow 吹音樂編輯整理,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