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傷心欲絕全員厭世臉 新歌找假人演脫口秀觀眾反諷意味十足

傷心欲絕〈如果她離開你 你會不會瘋掉啊〉

這首歌是劉暐寫的,吐露自己今年度過被離職又被分手的一年,即便生活慘淡不堪,他依舊感謝有歌迷支持,就像是被人往臉上揍一拳後,還能激起那感恩的心,畢竟生活就是如此殘酷。傷心欲絕把團員的生活經歷譜寫成一首搖滾快歌,副歌還不斷重複「你會不會瘋掉啊」,洗腦旋律彷彿對生活的無奈做出最憤慨的吶喊。

MV 由導演陳容寬操刀,以近期很紅的脫口秀呈現。團員們換上西裝化身成脫口秀主持人的伴奏樂團,生無可戀的表情充滿無奈與厭世感,即便演完也毫無感情地領錢下班,只剩下主持人獨自面對假人。舞台上賣力裝 High 的主持人由到另一位導演洪靖安客串演出,此外,還特別請來許多假人模特兒扮演台下觀眾,其中有尊假人更曾擔綱上張專輯的封面人物,被團員笑稱「老朋友來探班」。

大象體操 Elephant Gym〈凝視 Gaze at Blue〉

8 月份的歐洲巡演結束後,大象體操回台灣開始進行新歌〈凝視〉的編曲與錄音,此曲由鼓手涂嘉欽擔任製作人,加入了合成器與電子鼓聲效,一貫由 bassline 引領的 groove 讓音樂的脈動流暢而豐富。MV 開頭凱婷的短詩,啟發於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非洲奈及利亞作家 Wole Soyinka 的《獄中詩抄》。

MV 在嘉欽的阿嬤家拍攝,偏藍色調營造出安定的氛圍,畫面與音樂搭配的十分巧妙,一個個特寫鏡頭的轉移似乎都能成就一篇故事,水杯、吸管、菸、螞蟻與牛奶糖……,從各種角度看出去的世界原來如此不凡而美麗。大象體操即將於 10 月底展開〈The Blue Tour 藍色巡演〉,與同為器樂搖滾樂風的日本樂團 LITE 再度前往美洲西岸演出。

鄭宜農 Enno Cheng〈街仔路雨落袂停〉feat. 陳嫺靜

鄭宜農翻新台語既有曲風,邀請網路討論度極高的年輕嘻哈新秀陳嫺靜一起合作,輕描淡寫孤單情緒,淺淺唱著寄望情懷,化成一幅寫實並夾藏心聲的雨巷夜景。「我在寫這首歌的初始,因為雨天,便想到了等待的概念。這個等待代表的不僅僅是在一段關係裡,而是每個人可能都有面對過的,一段或長或短的人生經歷,雖然大家等待的故事不盡相同,但共同之處是那份寄望之心。」宜農在臉書寫下這段話,並慶幸此曲最後變成了合唱曲:「不再是單方面的情感投射,彼此都有自己的害怕跟慾望。」

MV 由廣告系出身陳嫺靜親自擔任導演,邀請年輕影像團隊共同完成,從手寫歌詞到畫面中穿插的動畫,處處可見巧思;整首歌的 groove 也在陳嫺靜的歌聲加入後,更突顯編曲的細膩,雙女聲各司其職,讓這首台語歌曲呈現出新穎的面貌。

DSPS〈FULLY I〉

前吉他手徐子離團後,DSPS 變得更有「稔文感」,從這首專輯同名歌曲〈Fully I〉中可以聽見樂團現在的樣子。在稔文的歌聲背後,樂器們互相玩耍嬉鬧的感覺十分融洽歡樂,就像每個平靜和煦的日常,不算耀眼卻微微閃著柔光。

MV 導演 renzo masuda 是 DSPS 在東京演出時認識的,他主動提出邀請,表示想替 DSPS 拍支 MV,並在短短幾天內親自做完拍攝的準備。穿梭在日本街頭,抱著吉他彈彈唱唱,MV 畫面樸實無華,卻溫順悅耳地恰到好處,正如何專輯的命名靈感:榮格曾說「I + We = Fully I」,意指「我+我們=完整的我」。我們所聽見的,想必是完整的 DSPS。

BB 彈 BB BOMB〈走 Move On / 行け〉

成軍 16 年,BB 彈在今年 8 月發行了首張同名專輯《BB BOMB》,隨後展開一連串發片巡迴演出。MV 剪輯了巡迴中南部那三天好玩又美好的回憶,有趣的街景、演出時台上台下瘋狂地笑鬧場面,當然也少不了吃吃喝喝各地美食的畫面。

MV 的攝影、製作和剪接皆由奮樂團主唱楊盛堯完成,MV 中也有許多 BB 彈的好友們入鏡,讓這首熱血又衝勁十足的歌曲在友情的支持下,擁有鼓舞大家繼續前進的力量,也更加珍貴。

Night Keepers守夜人樂團〈我睡不著 I Can’t Sleep〉

2017 年,為了陪伴晚上睡不著的人,守夜人在 FB 創造了「聊天機器人」應用程式,成功讓睡不著的人撫慰了有同樣困擾的人,試圖達到心理上的「團體治療」的狀態。2019 年,守夜人集結失眠的網友們近一萬則留言,創作出這首〈我睡不著〉,用音樂療癒每顆寂寞的心,希望能在平行時空裡成為彼此的支持。

主要創作者秦旭章表示,這首歌對自己而言,是尋求失眠與長期焦慮的一個記錄。「長達一年的時間把這份空虛跟陌生網友聊天,有時我是 AI,有時真的回問一些話,被諷刺的,被安慰的,或是雙方越來越睡不著的都有,而都是真實的在我依賴的方式中,勉強實踐在自己的作品裡,因為我也是飽受夜裡焦躁孤獨的一員……我知道一點一點說出來,離對自己誠實看著自己不敢承認的各種事物,打開那個結界,別人才能放心伸出手來擁抱自己。」

Aciao 洪巧慈〈過村 Now or never〉

來自高雄的獨立唱作人洪巧慈發行了單曲《過村》,並將從 10 月底開始展開一連串【來自1000號 – 洪巧慈 單曲發行巡迴】,沿途與克里夫 Cliff、李漫 Spëll、吳青原、Theseus 忒修斯的翔煜等音樂人同台共演,與樂迷們共度涼爽微憂的晚秋。

〈過村〉MV 拍得很美,以時代劇為背景,復古雜貨店、只有送貨員會到來的午後時光,那一顰一笑、舉手投足的浪漫,在兩小無猜打情罵俏中微微流瀉。MV 中舞者曼妙的舞姿,隨著洪巧慈的歌聲勾畫著人們內心的想望,「很多時候,錯過了當下交會的時空,即是錯過了那寶貴的機會。而在這之後,我們是否還會再見面?你我是否還有機會認識彼此多一點?」

張震嶽〈絕對 Absolutely〉

阿嶽的新歌與他過去的作品截然不同,從音樂到影像氛圍都有一種極簡但獨特前衛的風格。

MV 由長期與張震嶽合作、默契極佳的專輯攝影師江凱維執導。為了拍攝專輯封面,阿嶽與團隊前往台南七股,收工後大家邊看照片邊閒聊時,江凱維主動提及自己想嘗試拍 MV,但一直沒遇到合適的機會,阿嶽二話不說,就把這首歌的 MV 交給江凱維拍,讓〈絕對〉成為江凱維初執導演筒的處女作。

張震嶽〈酒鬼〉

時而亢奮、時而低鬱,張震嶽在〈酒鬼〉裡把醉酒時那種軟爛與焦躁交錯跌宕表現的十分傳神,彷彿置身在夢的邊緣,世俗總認為那是一種逃避心態,卻不知道,很多時候,放任自己在爛醉的卑微裡,也是一種坦誠面對傷口的勇氣。

MV 由新銳導演邱柏昶 Birdy(鳥兒映像製作)操刀,特別邀請兩位既是演員、又是音樂人的林奕勳(海狗)和余佩真擔任男女主角,以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海狗飾演剛酒醒的酗酒男,試圖挽回即將離開的女友,最終依舊只能目送逝去的愛情。愛情與酒一直以來就是糾纏不清的關係,它們總是互相啟動、互相依賴、互相比喻。有無數華語流行歌曲將兩者做意象或行為上的連結,而〈酒鬼〉正是一首完整以第一人稱表現失戀之醉酒情境的歌。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