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嬉皮饒舌明星歌廳秀(3):天眼與伯樂

文字:女神殿

金音獎的精神是自由與原創,不同領域的創作與觀點往往也是音樂創作者汲取靈感的來源。金音十年,我們邀請跨領域的創作者擔任訪者,以他們的觀點擴充音樂類型想像的空間,並在互動式訪談裡,體現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在對談裡相互啟發的一瞬。

形容詞。

第一次接觸黃嬉皮的音樂,感受視覺化就像《麥田捕手》封面那隻紅馬,渾身燒著無以名狀之出格與燥熱,張牙舞爪中毫不掩飾自己的粗野與陰晦。

文化研究單位 The Pudding 今年初發表了一篇「The Largest Vocabulary In Hip Hop」,探討饒舌歌手的字彙用量。黃嬉皮如果有被納入統計,三個人加起來用過的「特有字彙(Unique Words)」可能和 Blackalicious 或 MF Doom 同階層盤據鰲首,或者乾脆落款如 Wu-Tang Clan 般,不論團體出擊或個人單飛,處處皆可見其看似信手捻來,實則字字緊密環扣的悠長墨軸。

Darren Aronofsky 曾經稱呼前三部導演作品《死亡密碼 Pi》、《噩夢輓歌》及《真愛永恆》為他的身心靈三部曲,黃嬉皮就像第一片就拍出《真愛永恆》的 Aronofsky。突破言語限制,有意無意反全球化浪潮,挪用斜移中國古典詩詞、軍事兵法、先秦思想史、農民曆,唱誦出令樂迷形容詞匱乏的自我宣示。

採訪前把黃嬉皮影音素材反覆瀏覽了不下數十遍,看到本人現身眼前,總有股卡通人物走出螢幕的不真實感,尤其當忐忑集選擇用液化身體從沙發上流瀉的方式,來表達他的看法時。三人拍照時秀味十足的舉手投足,也正好呼應本次企劃預設的歌廳秀調性。

造詣。

回顧黃嬉皮第一首公開作品〈YUP15〉,三人在停車場與地下室說學逗唱,好比〈橡皮頭〉Lady in the Radiator 臉上的肉瘤,蛹未成形,你不知道會長得美還是長得醜,只知道它爆漿破膿時要趕緊躲遠。

快轉到筆者最中意的〈YUP16〉,黃嬉皮悄悄蛻變新生。益生菌交換學生期間仍不中斷集體創作,南半球隔空呼喚 Straight Outta 嘻哈界的聖經;忐忑集和紅粉鍊人則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音樂造詣呈現猛爆性成長。

忐忑集和紅粉鍊人的組合,是打電動上下左右 A A B B X X Y Y L R 鍵的 L 鍵和 R 鍵,在千鈞一髮正確時機使用,可以開出無限加乘外掛,類似 Ludacris 早期音樂錄影帶中,那套不成比例腫脹的大手大腳(文雅一點可以講《戀愛夢遊中》)。

紅粉鍊人蜘蛛倒行爬樓梯的 flow,對接忐忑集塞滿畫面的魚雷音場,觀照如此神仙打架,益生菌總是操著一貫親和,深富人文關懷的口條,以(周明增版本)濟公收妖的姿態,中和酸鹼,將風箏拉回地面。

韻律。

原本以為採訪過程可以和黃嬉皮談笑風生,進而拎起手腕,來個練很久的「正能量 is KOOL,悟。」作為 ending。但筆者就跟《嘻哈演化史》主持人一樣,只會默默點頭和靦腆傻笑,甚至不惜擺出傷風敗俗的 manspreading 坐姿,只怕無法吸納三位成員間的眼神交會或擠眉弄眼小舉動。

黃嬉皮接受訪談時,很自然就開始拆解重組其回答的字面意義,筆者盡量藉由文字段落安排,表達其言談間的韻律。

這些人。

二零一八年一月四號晚上八點,新靈魂小天王 LINION 和節奏朗讀家周穆在 PAR 的表演,中場搬移器材時,目測頗貴重的燈飾被不小心給摔破滿地,PAR 主理人洪申豪上前溫柔地說:「沒事,沒事,真的沒事。」

場景 rewind 回十二月八號下午四點,筆者基於不明原因,未赴榕幫和黃嬉皮擔任嘉賓的開幕派對,而這些人的音樂,真的很有那麼一回事。

準備訪談是一道非常痛苦的過程,結束後也許會久久揮之不去開始前的緊繃,但看到重量級攝影大哥陳藝堂,時間還沒到就架好器材專心佈景,還有不惜頂撞長官被禁假,也堅持要全程參與訪談的紅粉鍊人提早入場,什麼都值了。

最後,為各位獻上作為「搖滾以外,地下嘻哈伯樂」的洪申豪側訪,摘錄幾段閒聊,畫下薩諾斯等級的句點:

「原本去年十月初幫榕幫/黃嬉皮發行七吋黑膠的計畫,延遲到十二月,剛好和 PAR 開幕補在一起,就順勢當作店內開幕販售產品來宣傳,也很自然而然邀請他們來 PAR 開幕派對。榕幫和黃嬉皮算是新世代 Hip-Hop 團體裡,歌詞我很喜歡的,可以在 PAR 系列推出他們的作品是我的榮幸。 」

(還會把哪些樂手擺進新世代 Hip-Hop 群像?)

「除了榕幫和黃嬉皮,還有品格教育,周穆我不知道算不算,她對我來說很『謎』……我覺得在頑童、Barry 之後就一直不斷有新人湧出,嘻哈的風格又分得很細,你可以從歌詞就大概知道他們正往哪個方向尋求、鍛鍊自己,而榕幫和黃嬉皮的歌詞跟我的世界觀比較接近。」

「黃嬉皮給我一種很妙,很 A Tribe Called Quest 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世代接觸到的資訊,讓他們很早就……開了天眼,意識敏感,站在一個有點仙氣的位置看待世代流動。他們的歌詞裡有一些,相對於自己年紀顯得成熟的故事,以及一些警語、警句,很不可思議的團體。相對於黃嬉皮,榕幫給我的感覺則是少年氣息,很王道的少年氣息。這兩組團體我都非常喜歡。」

洪申豪講到黃嬉皮「開天眼」的概念,明眸向上挑了一下,我們同時噗哧兩下。

「黃嬉皮更接近 A Tribe Called Quest、Black Star 一點,讓我有在聽『講道』的感覺,而且 flow 非常驚人。第一次聽黃嬉皮,我的感想是原來中文可以這樣 rap,是我理想中例如 Q-Tip、Mos Def 般的 rap,那樣的感覺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我會用 Mental 來形容黃嬉皮的音樂,你看現在像 Earl Sweatshirt 或 Tyler, the Creator 都很 Mental。饒舌歌曲有大量的文字在裡面,有點像在看電影,一部意識流的電影,每個人都可以在裡頭觀照到自己的生活。以前的饒舌歌手玩文字比較著重押韻,意識的流動狀態,就沒有像他們這樣行雲如水。對我來說,周穆也是這樣的 Mental 風格。」

(提及 LINION 配周穆在 PAR 的表演組合。)

「其實我沒有太意識到要做出這樣的組合,都是感覺,但 LINION 和周穆那天的演出,絕對是這家店內很經典的一場演出,而且他們都很早熟。這個時代給予年輕人這樣的條件,讓他們可以不需藉由模仿,很自然很鮮明地,表達自己。」

(曾經想過在自己的音樂裡加入嘻哈元素嗎?例如透明雜誌〈ILLMAGA〉?)

「多少都有一點……但就會有點『激凸』。(笑笑)」

攝影:陳藝堂
場地:PAR Records & Store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