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光夏翻唱〈傷心無話〉向90年代致敬 安可邀請外甥女伴奏〈未來女孩〉

雷光夏今(15 日)二度在 TICC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開唱,舉辦《昨天晚上我遇見你》演唱會,睽違四年再舉辦大型演唱會,她精心準備 26 首心愛的歌曲與大家分享。有別於上次《消失的奏鳴曲》演唱會將舞台打造成房間,邀請樂迷來家中聽歌的概念,《昨天晚上我遇見你》演唱會將空間延伸,運用聲光視聽效果,把時空擴大到外太空,整個舞台充滿宇宙感,寧靜且滂礡。合作樂手除了吉他手黃中岳、大提琴手陳主惠,還包括玩弦四度的小提琴手黃偉駿、負責節奏組的實驗電子雙人組 KbN 凱比鳥。

雷光夏以序曲〈遇見你〉為演唱會打開序幕,連唱了〈老夏天〉、〈遠方的鼓聲〉後便開口和樂迷們打招呼,她感性說:「覺得音樂是很神奇的東西,它可以逆向時空,招喚那些曾經存在、如今消失的物件,甚至,可以把過去未曾相連的事物,併置在一起。今晚,我希望我們一起打開那扇神秘的時間之門,原本沒相見的我們,卻在門裡相遇。」

演唱會以時間為概念,從她成長的 80年代開始唱起,在表演經典〈我的 80 年代〉前,她特地點名樂手們和觀眾分享自己的 80 年代,年紀較輕的電子音樂組合 KbN 凱比鳥笑答自己 80 年代的記憶是學注音和九九乘法表!在唱完〈逝〉與〈榜外〉兩首高中時的創作後,演唱會時間步入她接受思想衝擊的 90 年代,雷光夏陷入回憶:「90 年代開始時,你在做些什麼?我很幸運,看到了台灣各種思想、音樂類型百花盛開的年代。但同時,自己卻仍然如此迷惑。」

她拿出口風琴吹奏並演唱〈消失的奏鳴曲〉,並開始聊起心目中的偶像黑名單工作室,當年的《抓狂歌》專輯如何改變他們一代人,「在那個喧嘩的年代,我們聽到,音樂再次進化。」她選唱《抓狂歌》中由葉樹茵演唱的〈傷心無話〉作為致敬,並介紹當年負責製作、編曲的陳主惠老師就在台上拉大提琴,成為演唱會的第一個驚喜。第一次翻唱台語歌,雷光夏說:「真正開始練習,才發現自己要挑戰的是經典,而且是台語,臨時找爸媽惡補,我爸台語說超好,雖然是上海出生,10 歲來到台灣住旗津,台語說超好,正港高雄腔,我自嘆不如。」

雷光夏和電影頗有緣分,創作、演唱不少電影歌曲,在演唱會上,她也唱了 1996 年為侯孝賢導演電影《南國再見,南國》所寫的〈小鎮的海〉,大螢幕上恰好播著電影中,主角林強與高捷騎摩托車載女主角伊能靜穿梭彎路的經典畫面,她說當時寫歌時沒看到畫面,後來首映看了整個呆坐在椅子上:「這是我第一次參與電影音樂製作,也感謝林強大哥。後來陸續有機會為不同電影寫音樂,總是有機會和很喜歡的導演們合作。我太喜歡聽他們說故事了。」

除了〈小鎮的歌〉,她也演唱了《第 36 個故事》主題曲〈她的改變〉和《范保德》主題曲〈深無情〉;在介紹新歌〈雪山下〉時,光夏提及她旅行到雪山錄下環境音的故事,並表揚了壯年早逝的舅舅李哲洋,曾參與台灣第一批民歌採集運動,為台灣的音樂史留下重要紀錄。

《昨天晚上我遇見你》演唱會最後充滿了親情元素,除了父親雷驤、母親、妹妹都坐台下觀賞,在提及自己為講述白色恐怖的電影《返校》演唱片尾曲〈光明之日〉時,她也憶起自己的外祖父便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為了外祖父,她曾寫下了〈明朗俱樂部〉(以外祖父組的讀書會為名),邊唱邊覺得自己好像「跟未曾謀面的外祖父一起經歷他人生的最後一段歷程。」現場演唱〈明朗俱樂部〉後,她不忘提醒大家之後去戲院支持《返校》,並聽聽看〈光明之日〉。

演唱會尾聲先以〈昨天晚上我夢見你〉作為收場,待安可曲時,雷光夏特別請出客座吉他手、外甥女小米為她伴奏〈未來女孩〉,令雷光夏的資深樂迷興奮不已,因為〈未來女孩〉正是小米剛出生時,特別為她寫的:「當時這首是為我剛出生的外甥女所寫,希望她有一天長大能跟我一起玩音樂,沒想到這天真的來臨了!」雷光夏的演唱會果真充滿了時間的魔力,她最後選唱〈黑暗之光〉作為結束,聲音溫柔包覆著觀眾,讓大家留下了難忘的一夜。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