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音樂當成一種治療自我的方式——The Twilight Sad來台專訪

如果你能在 Mogwai 的吉他旋律裡聽見起伏的高地與浩瀚星空,那麼 The Twilight Sad 所吟唱的則是截然不同的城市喧囂、刺骨的冰冷空氣、以及面對生存的各種戰鬥。

2003 年組成,團名出自英國詩人 Wilfred Owen 的詩句:Sleep mothered them; and left the twilight sad;被歸類在後龐克、噪音民謠的 The Twilight Sad,自 2007 年處女作《Fourteen Autumns & Fifteen Winters》以來共發行五張正式作品。2019 最新專輯《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投入同鄉格拉斯哥吉他軍隊 Mogwai 廠牌 Rock Action,一推出即大獲好評,The Cure 主唱 Robert Smith 也加入了製作陣容,甚至用「最棒的樂團,演奏最棒的歌」來形容 The Twilight Sad。

成團十六年,征戰 Rock Werchter、Primavera Sounds、Mad Cool⋯⋯等大型音樂祭,The Twilight Sad 終於要在本週來到台灣,於 Shout Out Festival 笑傲搖滾音樂祭演出;來台前夕,主唱 James Graham 特別接受吹音樂的獨家專訪,暢談樂團的來由、新專輯《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還有與 The Cure 的珍貴情誼。

Q:Hello James!台灣的樂迷終於等到你們了!可以和我們聊聊 The Twilight Sad 是怎麼開始的嗎?

我是 James,The Twilight Sad 的主唱。我今年 35 歲,喜歡在公園散步、看看電影。我在蘇格蘭一個名叫班頓的小鎮長大,高中的時候遇見了現在的吉他手 Andy,因為他的緣故,讓我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樂團。然後在大約 16 歲左右,我和 Andy 開始一起組團,當時主要 copy 一些我們喜歡的樂團。

接著在 21 歲我們寫了第一首自己的歌,後來這些作品集結成為 The Twilight Sad 在 2007 年的首張專輯《Fourteen Autumns and Fifteen Winters》。到目前為止,The Twilight Sad 一共發行了 5 張專輯、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我和 Andy 至今仍是彼此最好的朋友,我覺得我們非常幸運。

The Twilight Sad 除了我和 Andy 之外,還有貝斯手 Johnny,鍵盤 Brendan 與鼓手 Sebastien。我把音樂當成一種治療自我的方式。我所描繪的都是非常私人、難以向他人傾訴的事物;我們的音樂傾向生活的黑暗面。但我認為訴說這些事情很重要,因為它能夠連結每個人都曾經歷過的悲苦,或許我們可以幫助彼此度過難關。

Q:你們終於在今年發行了新專輯《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距離上一張《Nobody Wants To Be Here And Nobody Wants To Leave》已經有五年之久,這張專輯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我非常滿意這次的新專輯,它帶領我們前往從未想像過的所在。《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意味著人們應該去珍惜每一個美好的時刻,因為坦白說,人生是痛苦的。從消極的方向來解釋就是,你應該享受當下,而不是不斷煩惱明天或下一步該怎麼做。如果你正經歷人生中的艱難時期,希望你能夠記得「這個狀態不會永遠這樣」「明天可能會有新的開始」,即使在生命中最艱苦的時刻,美好的事物隨時都可能造訪。

在這張專輯的製作過程中,我經歷了一生中最美好、同時也最糟糕的時刻;《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就我自己的解釋來說,它是一張非常黑暗的專輯,但也深埋了許多希望。

Q:8 月底你們和 The Cure 一起在 Summer Sessions 演出;和 The Cure 一起回到家鄉表演是什麼感覺?

我們和 The Cure 目前一起表演了至少 80 場演出,即使是這樣,每一場與他們的共演對我而言都仍然像是美夢成真。The Cure 是我們最喜歡的樂團之一,他們非常友善、幫助我們吸引更多新的群眾,而我們也從他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The Cure 讓 The Twilight Sad 成為了一支更好的樂團。

Robert 不僅僅是一個好朋友,他更無私地與我們分享他的一切,讓我們覺得我們是 The Cure Family 的一份子。Summer Sessions 的演出是我們樂團生涯中最美好的回憶之一,能夠在自己的家鄉、和 Mogwai 與 The Cure 一起為近三萬人的觀眾演出,真的非常不可思議。而 Summer Sessions 同時也是 The Cure 二十七年來第一次在蘇格蘭演出,無論是我們還是來到現場的樂迷,每個人都非常開心。

Q:在你的樂團生涯裡,哪些是你最難忘的演出?

Summer Sessions 是目前最令我難忘的演出。但是夠在紐約 The Madison Square Garden、加州 The Hollywood Bowl 和 The Cure 共演仍然像在作夢一樣不真實。在格拉斯哥 Barrowland Ballroom 演出總是最特別的,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場地之一。還有位於巴塞隆納市中心的 Primavera Sound,公園的景色真的非常美麗。我覺得我們非常幸運,能夠在世界上這麼多地方巡迴演出。

Q:The Twilight Sad 終於要來到台灣表演了,在此之前你們對台灣的印象是什麼?

我非常期待在台灣的演出,能夠受邀去從未造訪的國家為喜歡 The Twilight Sad 的人表演,我覺得十分榮幸。我甚至在受到笑傲搖滾音樂祭(Shout Out Festival)邀請之前、就有計劃想要去台灣旅行,我等不及想要認識更多台灣人、嘗試許多台灣的食物,非常期待見到大家!

Q:請和我們分享 The Twilight Sad 接下來的計劃。

目前主要的計劃還是以演出為主;但我們有兩首沒有在專輯中釋出的作品,相比《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的曲目、這兩首歌更為沉重,可能會以 EP 的形式另外發行。

笑傲搖滾音樂祭 SHOUT OUT FESTIVAL

日期:9/6(五)~9/8(日)
地點:六福村主題遊樂園
票券:三日早鳥套票2,600元,限量8,000套
購票:博客來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