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Bull Stage沙發開講:反差萌邪教教主──血肉果汁機

本次回顧的主角們是台上台下表現與音樂風格迥異的反差萌邪教教主──血肉果汁機。

當日主持人恩熙俊依舊先對血肉果汁機的音樂分享他的三個聆聽感受:第一是抽離感、靈魂抽離,第二是殘暴,第三個是出竅,宛若直接被吸到一個有神鬼、台灣民俗風情的世界中。

主唱 Gigo 糾正恩熙俊所使用的「殘暴」,表示「殘暴在 2011 年就已經沒有人在講了,因為我們都講粗殘。」由於「粗殘」的血肉果汁機以豬頭面具作為第一視覺印象,於是好奇問到 Gigo 是否在熱天表演的時候曾因豬頭面具而感到身體不舒服。「表演時並沒有發生這種情況,但在拍 MV 時,導演一喊卡我就直接吐了。」一旁的賴皮補充關於面具的額外知識,說到手工面具大概花費十萬,而製作面具的師傅同時也是水果奶奶玩偶的創作者。

主持人恩熙俊及血肉果汁機主唱 Gigo。

由於血肉果汁機的專輯名稱有許多「粗殘」的字眼,比如說早期的〈下體潰爛〉,於是提問到在專輯命名中出現這些字眼的原因與原則。因為當天穿著迪士尼原版麥克華斯基 T-shirt,展現出最不覺醒、血肉裝扮而被眾人嗆爆的吉他手阿霖回答:「因為我們以前都很喜歡這些殘暴的音樂,那時候覺得那個東西很酷,所以就想了一個〈下體潰爛〉。」也提到之後的專輯歌曲命名都是帶有故事性的,如〈逃出深海洋〉是《深海童話》的序章。

恩熙俊請 Gigo 示範金屬的各式吼腔,貝斯手大君無奈地代替示範。

什麼是黑腔中相較容易說服普羅大眾的元素?大君舉例回答:「像早期 Linkin Park 的專輯。它有點接近,但比較算是 scream 的一種,可是有一點元素在裡面。」延續唱腔的話題,恩熙俊續問 Gigo 是否可以用比較平易近人的方式跟大家說明死腔跟黑腔的差異,Gigo 表示:「黑腔就是聽起來比較邪惡,死腔聽起來要比較『派』。」

回到面具,恩熙俊更提到面具的下顎因為是用鬆緊帶製成的,所以是可以活動的。而至當下為止十分活潑輕鬆的訪談,也讓恩熙俊表示很喜歡這群血肉男孩。Gigo 帥氣地回應到:「因為我們是一個宗教啊!」

若以一般的唱腔來詮釋血肉果汁機的歌曲,團員感受如何?例如若是吳卓源 Julia Wu 來翻唱血肉,團員是否能接受?恩熙俊補充問道他所認為的黑腔跟死腔有某種態度的存在,所以當和緩的詮釋時,觀眾可能沒有辦法得到要傳達的訊息。吉他手阿慶認為可以試看看,鼓手柏瑞則表示,私底下他跟大君都會用很奇怪的自創日文來翻唱自己的歌。大君解釋道:「就是從小很喜歡聽日文歌嘛,但其實對日文根本不了解,所以自己就亂唱一些日文。」大君在現場也詮釋了自創日文版的〈打開太陽〉。

血肉果汁機吉他手阿慶。

下一個問題又回到吼腔,提問 Gigo 吼腔不會弄破嗓的秘訣。「吼腔不會弄破嗓的秘訣就是不要用到喉嚨,出力不要壓在聲帶上面,要壓在下巴。」恩熙俊與賴皮也現場嘗試了一下,並發現喉嚨會十分不舒服,像有東西頂在喉頭般,Gigo 分享了他個人對於運用吼腔時貼切形容:「拿橡皮擦在擦你的喉嚨。」

恩熙俊表示,金屬音樂有某種神秘感,這個神秘感的定義以及金屬樂對團員們來說是什麼呢?阿霖表示應該是壓力的釋放,並分享金屬樂吸引他的契機:「像我以前喜歡金屬樂是因為有壓力,但可能聽其他音樂沒有那麼大的感覺,但金屬樂有點活在自我、中二,你可以沈醉在自己。」Gigo 更是帶有教主風範的率性總結:「金屬樂是給我們的救命稻草,而我們是給他們(聽眾)的救命稻草。」

血肉果汁機 深海童話

最後的觀眾發問時間,有位觀眾問他們對於「二次創作」的想法,因為這位樂迷之前親手做過貼紙與吊飾送給各位團員,想了解血肉是否能接受二次創作走向商業的作品,主持人也補問若是粉絲的二次創作取材於血肉果汁機,團員們的接受度有多少?Gigo 答說:「如果你玩一個你喜歡的東西,可以讓別人願意花時間復刻你的東西、願意畫你的肖像,這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讚美啊!」阿霖則表示:「我覺得藝術是一種自由,每個人開心地做自己的事情,是 ok 的。」

撰文者:小鬻(Jaddie Fang)
圖片來源:RED BULL TAIWAN / DER DER LIN

(本文轉載自 Red Bull,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