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本質即是戰鬥——MONO成軍二十週年專訪

1999 年東京組成,MONO 在今年邁入了樂團的第二十週年:從默默無名到成為世界最具代表性的傳奇樂團,從濃厚實驗性質的《Under the Pipal Tree》、加入磅礡弦樂的《Hymn To The Immortal Wind》、一直到今年的最新專輯《Nowhere Now Here》,MONO 在 2017 年面臨了創團鼓手的宣佈退團,甚至一度瀕臨解散;他們的故事,本身就是一首華麗古典的漫長史詩。

繼 2018 年的 After Hours,MONO 將帶著他們的第十張正式專輯《Nowhere Now Here》於 9 月再度來訪,這次要為台灣樂迷帶來 100 分鐘的完整專場演出。在迎接 9 月 21 日的台北專場之前,靈魂人物主吉他手 Takaakira Goto 要和我們分享 MONO 的 20 年、不可避免的困境,以及與生活戰鬥的故事。

Q:自 1999 年組團以來,MONO 發行了 10 張專輯、成為了最具代表性的日本樂團之一,你自己如何看待這段樂團的冒險旅程?

20 年了,音樂依然是最能讓我們感到純粹快樂的唯一事物,它能夠讓人忘記時間、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即使到了現在,我們還是和剛組團的時候一模一樣,保持著高度的「飢餓感」:覺得還不夠、想要更多、想再繼續往前。這是 MONO 一直以來的核心思想,不僅僅是音樂,對生活的態度也是。

Q:20 年以來,什麼是樂團所面臨的最大考驗,譬如團員的變動?(創團鼓手 Takada 在 2017 年宣佈離團)

如果你繼續專注於一件事 20 年,你就必須克服許多不同類型的考驗。隨著樂隊開始有知名度,很多爛人就會冒出來要談錢、談生意;當然,你還是必須走出音樂與藝術、和這個世界打交道。只是某些不好的人會利用這點逐漸侵蝕你,甚至讓你無從察覺。

幸運的是,MONO 在全世界有很多可以信賴的合作夥伴,正因為有他們,我們才能繼續創造我們的音樂、繼續走在我們所相信的道路。我非常珍惜與他們的關係。

Q:你覺得目前東京的音樂場景和過去有什麼不一樣?

現在在日本、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器樂搖滾樂團,但是在過去,因為我們沒有主唱,所以真的很難得到在東京演出的機會,這也是我為什麼開始往美國發展。

Q:你還記得人生中參加的第一場演唱會或音樂祭嗎?

我參加過數不清的演唱會,但我記得很清楚,我第一場買票的演唱會,是日本重金屬樂團 Loudness,當時我 16 歲。

Q:你們的第十張專輯《Nowhere Now Here》感人依舊,擁有 MONO 一貫嚴謹、催淚的史詩風格;對創作者而言,想要描繪的事物必定會隨著年紀的增長、生活的變化而產生不同,但有沒有什麼主題是你想一再而再向樂迷傳達的?

只要我活著,我就會繼續寫歌描繪光與希望;因為音樂能夠超越語言、國籍與歷史而存在。

我認為光與闇是同步存在的;如果你想描繪光,那就必須凝視黑暗。舉例來說,當人生病的時候,才會意識到健康有多麼重要。

人生就像獨自走在黑暗的隧道,無論你產生多少懷疑,只要相信自己並持續邁步前進,那麼終會走向出口、迎向光亮。

我想用音樂來表現這樣的故事。

Q:〈Moonlight〉是我最喜歡的歌。對你自己來說,20 年以來發行的 10 張專輯裡,有沒有哪首歌是你自己特別喜愛的?

謝謝你,〈Moonlight〉也是我最喜愛的歌之一;我們最近比較少在現場表演這首歌,但總有一天它會再次出現。我在家的時候不太會聽自己的專輯,但我總是永不厭倦在現場演出〈Ashes in the Snow〉,這首歌同時也是我們目前巡迴最常演出的曲目。

Q:MONO 第一次在台灣表演是 2002 年的野台開唱,自此每一次發行新專輯都會回到這裡演出;你們對台灣有什麼特別的情感嗎?

Young Team Productions 的茶茶是我們認識很久的熟人,自 MONO 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她就一直支持我們,是我們非常重要的夥伴。

我必須澄清我不是在講場面話或什麼的,這是我打從心底的真心話。

我覺得我們每一次能透過音樂向台灣的樂迷分享重要的事物、每一次能在台灣演出、發行新的作品,都是因為有她的支持。

假如在世界各地沒有和她一樣支持著我們的夥伴,MONO 今天不會走到這裡。

Q:近年有什麼特別讓你感動或開心的事情嗎?

去年我們受邀與 My Bloody Valentine、Nine Inch Nails、Mogwai、Deftones 在由 The Cure 主唱 Robert Smith 所策劃的 Meltdown Festival 演出,我真的很開心,因為我從小就很崇拜 Robert Smith;所以收到 Robert 本人親自寫來的邀請信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

Q:身為一個已有多年經驗的樂團,從亞洲到全世界;有什麼建議可以與年輕的樂團分享?

就在上個月,我們在以色列進行了第一場演出,感覺真的很棒,這同時也是我們所造訪的第五十九個國家。

1999 年 MONO 才剛開始的時候,連一個能夠表演的場所都沒有;當時根本想像不到我們可以像現在一樣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如果你擁有一個非常想要實現的目標,那麼別人說什麼根本不重要;即使可能會經歷過一些困難的考驗、也不要對自己撒謊。如果你能夠堅持下去,我想終會開啟屬於你自己的道路。

要放棄或順從他人很簡單,但達成目標就不一樣了。生活的本質就是戰鬥。

Q:現階段 MONO 的目標是什麼?

新專輯的世界巡迴正進行到一半,這是目前我們最專注的事情。

然後今年的最後,我們計劃在倫敦邀請許多老朋友新朋友共同舉辦一個大型演出,這同時也將是 MONO 長期以來再度與管弦樂團共演,我非常期待。

MONO “Nowhere Now Here” Asia Tour 2019
日期|2019 年 9 月 21 日 (六)
時間|19:00 入場、20:00 開演
地點|THE WALL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 200 號 B1
票價|預售 1400 元、現場 1600 元
購票請洽|博客來售票網獨家販售
主辦單位|Young Team Productions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