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我們有自己的「熟齡搖滾」嗎?

《溫一壺青春下酒》(洗耳恭聽提供)

金門出生、年屆 50 歲的流氓阿德,已在樂壇打滾多年,早在 26 年前就曾以出道單曲〈強強滾〉入圍過金曲獎「年度歌曲獎」,近期以第 5 張專輯《溫一壺青春下酒》拿下「最佳台語男歌手獎」,總算獲得遲來的肯定。

但是,他在製作上一張專輯《無路用的咖小》時,面臨到許多搖滾歌手會遇到的「更年期」,台下樂迷的樣貌日趨模糊。去年,他在電台接受馬世芳訪問時,主動提到「熟齡搖滾」,起因是收到一位 27 歲的樂迷來信「我聽不懂你在唱什麼」。

「我還是希望年輕人,可以帶自己的爸爸媽媽、親朋好友來聽搖滾樂。搖滾樂並不是毒蛇猛獸,他們這一代其實也是聽著搖滾樂長大,只是這時候沒有適合他們的搖滾樂可聽,」流氓阿德接著說。「我的搖滾其實是蠻適合他們聽。」

的確,《溫一壺青春下酒》開啟了「熟齡搖滾」更多想像:除了找來不同世代的音樂人合作,例如王榆鈞、滅火器及昆蟲白,豐富了編曲;歌詞在台語文下苦心之外,不論是紀念離去的好友,或是已逝的母親,直白地表達出經歷生離死別的心境,堅強又柔軟,歌曲像是日記一般,記錄人生的點點滴滴。

流氓阿德曾因要照顧重病的母親,返回故鄉,消失在樂壇,也讓他看清一些事物,人生淬煉出音符。

跟《強強滾》,或是水晶唱片時期的《流氓》相較,從暫別歌壇 10 年的復出之作《無路用的咖小》開始,流氓阿德的口氣變得更為細膩、內斂許多——我們見識到一位憤世的搖滾歌手如何熟成。

然而,「熟齡搖滾」這詞,也可以回溯到跨東亞音樂社群 T.E.A.M.S Project 在去年於行冊的講座,除了流氓阿德,還找了任將達、朱頭皮參與,暢談熟男心情。

「我們都傾向於市場需求的話,沒有一個人會去唱 60 歲人的心情,」水晶唱片的創辦人任將達說。「熟齡搖滾只是一個概念:大眾音樂不應該是為了商業目的,而否決掉給大部分的人聽到音樂的機會。」

台灣的獨立/另類音樂,不論是創作者與樂迷,一直以 20 或 30 世代為大宗,甚至年齡層有越來越下降的趨勢。但是,步入 40 世代之後的心聲,該由誰來唱出?誰來代言呢?

獨立音樂蓬勃發展的當下,除了老/民歌不斷再唱,熟齡創作或許是市場的另一種新可能。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工作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