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Bull Stage沙發開講:LEO37+SOSS「想法純淨 音樂自然會出現」

此場 Red Bull 沙發音樂座談邀請到現場演出極具魅力,在各個風格中跳躍、擦撞火花的 LEO37 與 SOSS。兩者作為搭擋合作多次,在舞台上展現豐富經驗所帶來的即興魅力。

就此,賴皮(主持人)首先拋出提問樂團如何詮釋所謂「表演的靈魂」。LEO37 率先回答:「重點是其實沒有想那麼多,我們表現的方法真的很自然,所以如果那天誰感覺、心情不一樣,歌也會跟著一起變。靈魂一直都在,而我覺得他們每一個人彈的方法就是從心裡表演。如果大家有看過我們演出,有很多 solo 那種東西,每一個樂手都有很多話要說。」因此可以感受到 LEO37 全然地投入情緒、用生命在演出。

[email protected] Up x Red Bull Stage

貝斯手 U.G 則說:「現場演奏就是要活在那個當下裡,不要想自己是站在舞台上的表演者。真正舞台的靈魂,是站上舞台後,將平常準備的那些東西全部砸出來。現場就是那個當下,活在當下,那就是舞台的靈魂。」

鼓手高飛則談到「根」的狀態,他將觀眾比喻為根,將自己視為一顆種在泥土的種子,必須要知道如何生長。種子放置的位置並不重要,而是澆灌所使用的水。回到 U.G 所說的律動,「如果你的想法是純淨的,那音樂自然就會出現。你根本不需要去找尋。我們在這邊坐著並談論這些事情,是比在舞台上更有意義的。在舞台上簡單很多,但在這邊我們在這裡呼吸、分享,這是最重要的。觀眾所代表的根也是種子,樂團所代表的種子也成為了根。

[email protected] Up x Red Bull Stage

鍵盤手 Elin(李宜玲)認為要丟下自己,要接受其他樂手的律動,他說:「當下就是想要分享我平常的生活經驗還有我練習的東西,然後累積成很好的能量再投射出去。有時候觀眾給的回饋更是很大的鼓勵,我就覺得很快樂,我每一次在台上都很樂在其中,一不小心彈錯也就算了。」

女主唱 Star 則是覺得表演的靈魂是在於「站在台上時把自己整個人打開,打開時就可以感覺所有陪伴著你的人,不管是台上或是台下,甚至是每一位工作人員。他們都會給你力量,在那個當下,你就可以更往前走。

LEO37+SOSS @Wake Up x Red Bull Stage

LEO37 跟 SOSS 的音樂靈感源自於 D’Angelo, Miles Davis 到 J Dilla,不管是節奏藍調、靈魂、爵士到嘻哈饒舌,跨越了不同的曲風。賴皮接著問他們是如何定義自己的音樂。LEO37 認為,自己在創作過程中並沒有定義自己的音樂,反而分享了樂團寫歌的方式。當其中團員有了開頭,其他的人便會開始加入自己的想法,並非將「要寫成怎樣風格」的想法置入,有時候甚至形成一種類似自由即興的狀態。他說:「這是跟他們玩音樂最有趣的部分,因為我們沒有控制任何人可以加入他的想法。我們從來沒想過自己是玩嘻哈、爵士或雷鬼之類的。我們想做自己喜歡的音樂。

U.G 說明了自己過去跟現在的認知差異。以前他認為有一個框架在,認為應該要做完整而且對於主旋律、歌詞等都要有清楚的想像。但之後發現最後出來的東西都在意料之外,他決定多讓自己聽不同的音樂。他說:「如果我接受某種刺激的時候,我就能用這樣的語言來表達。」每位樂手在這狀態裡,就如同拼圖般一同拼湊樂曲最後的樣貌。

賴皮接續以〈Be Well World〉這首歌延伸提問他們對主流音樂產業包裝藝人的看法,以「出賣自己」一問,問樂團在這種情況發生時的反應以及選擇。LEO37 以自身經驗說明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金曲獎時,他跟高飛都無法接受讓他人妝髮。他認為:「我長的就是這樣,喜歡或不喜歡,我無所謂。我們的目的也不是我們的外表,是我們做的音樂。

U.G 也解釋自己對「出賣自己」的定義,他簡述說:「出賣自己就是做你自己不想做的事。如果只是為了錢的話,無論那是否為不想做的音樂、不想要當的一個人,也是一種出賣自己。」

Star 則說到自己曾經有機會走進那樣的世界裡面,但覺得自己個性太怪而沒有辦法她說:「當你在舞台上,你分享的東西是生命經歷真有發生過的才會有力量。但如果你是別人打造給你的故事或樣子,分享出去的東西就無法感染台下的人。因為連你自己都感受不到的時候,怎麼可能有辦法讓台下的人感受到任何東西?」

高飛@Wake Up x Red Bull Stage

高飛以他來台灣的七年經驗,作為分享經濟與創作平衡的心態調適。他點出自己感受到的台北的場景有做音樂計畫跟玩團的不同之處。他看到更多做音樂計畫的人,但相對少數的玩團人。「樂團,是指那些因為覺得這很美好而玩音樂的人們;音樂計畫則是指那些雖然喜歡音樂,但是只因為收入而做的。」若音樂計畫並不順利,就必須要開啟下一個,而生活就在這些音樂計畫中跳躍。

他也曾在這樣的循環中,並在其中感受到受託於其他人而有的壓力被負面的情緒給包圍。即使家人在身旁,但只要那個環境存在,就被迫在家裡思考,思考生產、生活,而並無行動。「這就像是一台車,你必須加好油。如果你放了劣等的汽油,或許你可以跑個五年,但如果是品質好的汽油,你或許可以沒有問題地跑三四五十年。重點是,不要聽他們所說的,如果你獲得的能量不對,就把它丟掉吧!不要害怕說出真實感受,憋著會更難受。就像是前面我說的種子一般,持續澆灌好水,你會有好的感受。雖然你不會賺很多錢,但你會做出好音樂。」

賴皮也好奇他們最近都聆聽哪些讓自己印象深刻的專輯。LEO37 表示,這幾年聽得最多的依舊是 D’Angelo,而在他以外是 Thundercat、The Internet。這兩團在音樂上的影響較多,而 Nipsey Hussle、Pusha T 則是在歌詞部分給予他不少靈感。

U.G 表示,自己比較常聽的是像 Moonchild,但最近反而會聆聽 John Coltrane 的作品。他說:「因為自己不是彈奏爵士樂出身,可是當你學音樂久了之後,你就會發現若真要可以把音樂當成一種語言的話,就會開始往老爵士去聽,有點像是探究歷史。反而聽音樂是新的不聽,往舊的聽。」

高飛有趣地說:「我不會把自己看成聽雷鬼、搖滾的人。因為我學習音樂的方式是從敲擊媽媽廚房裡的盤子開始。所以不是一種風格,而是一種氛圍,可以是雷鬼、搖滾,任何你所想要的風格。如果你有那種氛圍,那就可以很酷,就像現在的 DJ,他們很不太依靠他人,因為很難將所有人聚在一起、成立一個樂團。那就是為什麼要向 J Dilla 看齊,他的音樂教會了我們這個道理、以及如何去達成,也是我最近在聽的。」

Elin 則説到以前聽了很多爵士的作品,如 Miles Davis、John Coltrane,現在會聽如 Kendrick Lamar,或是新的嘻哈音樂像 Ariana Grande。「他們現在放了很多爵士的元素、以及很特別的 fusion。因為我以前的概念就是要 swing、jazz 或 funky,比較單純。我非常喜歡他們帶入很酷的元素結合現在的流行音樂,我也在學習如何找到那個平衡。所以會聽一些比較新的音樂,而製作人則風格偏爵士的製作人。像 Ariana Grande 最新的專輯就節取〈My Favorite Things〉在她的饒舌歌曲裡,這些結合我都覺得非常酷。」

小畢(左)、Star(右)@Wake Up x Red Bull Stage

安靜許久的鼓手小畢則說:「我跟 Leo 一樣,我最近聽滿多 J Dilla 和 D’Angelo。我還滿喜歡聽 Anderson Paak,還有爵士吉他手 Julian Lage。」

Star 表示自己聽的音樂較雜,她喜歡的通常是會讓她起雞皮疙瘩的音樂,「前陣子去看了雲門的《毛月亮》,所以我重新回去聽了跟他們一起合作的冰島樂團 Sigur Ros。」同時她也推薦 Lizz Wright 的歌曲,像是歌詞看似簡單的〈Speak Your Heart〉以及〈Salt〉,「我通常喜歡歌詞很簡單但傳遞許多很好的訊息。」另外也推薦了和 FKJ 合作 Lianne La Havas 的可愛歌曲〈Is Your Love Big Enough?〉。

訪談進行到了尾聲,有觀眾以 LEO37 曾提過嘻哈和群體的連結,提問在音樂之外的嘻哈到底是什麼?「饒舌是嘻哈文化裡面的一部分,很多人會以為饒舌跟嘻哈是一樣的東西。而嘻哈是講那文化,關於群體、照顧鄰居、兄弟姊妹、家人或不認識的人,因為其他人不會照顧你。嘻哈是從一個滿恐怖的狀況變成一件很漂亮的事。那時候大家要照顧到彼此,因為沒有人關心他們,或支持他們。這就是嘻哈。」

觀眾接續問 LEO37 如何將他所描述的嘻哈帶進台灣?「這個已經在做了,而不是特別去教,是你要去做,然後人家看到你的實踐。有些人會覺得你怪怪的,有些人會跟著一起做。只希望大家可以多留意,因為你也會注意到身邊的人若狀態比較好,你狀態也會跟著好。」

接下來我們還會陸續發佈生動逗趣的「以音樂之名,行說笑之實」的 Red Bull Stage 沙發開講菁華回顧,不要錯過喔!

撰文者:小鬻(Jaddie Fang)
圖片來源:RED BULL TAIWAN / DER DER LIN

(本文轉載自 Red Bull,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