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音樂不該被埋沒」四分衛巡迴有感 回台舉辦麻雀音樂祭

從去年 12 月至今年 2 月,四分衛「練習未來」亞洲巡迴演出已順利完成,原以為是最終場的落幕, 其實還埋了一個伏筆。山哥說:「在國外巡迴演出的日子裡,我們發現不管飛到哪個國家、走在哪座城市, 深深覺得『舞台』對音樂創作人來說真的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將該演出拉回台灣延續最終站將在今年 8 月 10、11 日在西門河岸留言舉辦,「麻雀音樂祭」呈現,概念運用「麻雀雖小 五音俱全」,以此理念延伸而成的這場音樂人的小盛會。

這場演出「雖小如雀 但五臟俱全」儘管 live house 的場地不像戶外音樂祭那麼大,但所有音樂人精心端出的,絕對是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好菜!麻雀音樂祭邀請了 Muffin Scars(MY)、barbarfish(JP) 等曾經跟四分衛一起共演的海外樂團,以及 PiA 吳蓓雅、三十萬年老虎鉗、陳侑彤等優秀的台灣樂團/歌手參戰。除了舞台的演出,也將結合小型市集,相信現場一定好聽又好玩!

在音樂祭前夕,我們邀請到四分衛主唱阿山分享前陣子巡迴演出的心得,為什麼出國繞一繞回來就想辦音樂祭?那些不同於台灣的人事物,又具有什麼樣的魅力呢?

四分衛阿山

每去必吃海南雞飯的新加坡、晚上六點準時立正唱國歌的曼谷恰圖恰市集……,東南亞的城市風貌相當多彩炫目。「檳城很像恆春、英國、印度和西班牙的綜合體。」每到一個新地方,阿山總是會把握時間四處閒晃:「我很喜歡走路,其實比起表演本身,在當地看到的、感受到的各種風景,反而能給我更多體會。」

四分衛「練習未來」亞洲巡演檳城站。

「我們在檳城演出時,舞台前站了兩個小朋友,後來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是一個家庭樂團。」照片中的小女生是主唱,小男生是鼓手,爸爸是吉他手,還有個姊姊是 bass 手,「他們全家人組了一個樂團,很酷!我們還 cue 他們上台唱一首歌,他們也不怯場,很可愛!」

那次在檳城的演出,也讓四分衛認識了當地樂團 Muffin Scars。曲風難以定義的 Muffin Scars,在搖滾中融入 Funk、Fusion、Blues、Rap 等元素,音樂基調沉穩但同時帶有節奏感,豐富多元、極具吸引力。「大鬍子主唱講話很可愛,小鬍子鼓手長得很像 Queen 的主唱,講話卻斯斯文文的,反差感很有趣。」阿山笑著介紹這群熱血的新朋友:「看他們演出會很深刻地感受到他們對搖滾樂的熱情,這是現在台灣很少看到的。」在音樂無國界的理念下我們這次的麻雀音樂祭中也邀請了他們的到來。

四分衛與 Muffin Scars,攝於檳城 Soundmaker Studio。

韓國日本的旅程,與東南亞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動。聽阿山描述才發現,原來「緯度」除了影響氣候,也會影響音樂樣貌。

問及對首爾的印象,阿山笑著說:「吃個早餐要八千多韓幣,數字感錯亂。另外還吃了人嵾雞湯和超級美味的烤雞!」為了避免話題在烤雞停留太久,我們轉而關心韓國的音樂環境。「聽說現在韓國的搖滾樂團比較被壓抑,流行音樂市場太強,原本的音樂祭相繼變成電音音樂祭……,逛街時也能感受到電影和流行音樂產業的強大。」

「不過像四分衛這次巡迴,韓國唱片公司也很用心在宣傳,特別將我們的歌翻譯成韓文放上網路,覺得很感動。」最意外的是在首爾街頭巧遇音樂圈友人 Orbis,還被帶去 live house 看表演。「真的是巧遇!他說他也不知道我們來表演。就在弘大附近的十字路口。」平常在台灣都不會遇到,反而到了他鄉遇故知,世界真小啊!

四分衛 @ 首爾 KT&G 想像庭院(弘大)

不只首爾,連到了日本也能「巧遇」就厲害了!阿山在大阪遇到以前在廣告公司上班的同事,兩人重新聯繫沒多久,對方就邀請四分衛替自己目前工作的化妝品牌寫一首中文歌曲。「所以我們最近都在處理這件事,應該還要一段時間會釋出,但就覺得蠻奇妙的。」

與韓國相比,在日本街頭能聽到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獨立音樂人們彷彿都市叢林中的野生植物般,只要能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紛紛爭先恐後地竄出頭來。

四分衛在東京的「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的共演樂團 barbarfish,正是這片音樂汪洋中最自由的一條魚。他們以即興演出著稱,音樂擁有極大的感染力,在各種場合都有辦法透過音樂,讓現場成為熱鬧的舞池。

四分衛 @東京 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

「2005 年的海洋音樂祭,我們因緣際會認識了 barbarfish 的吉他手,當時 barbarfish 還沒組成,他是跟另一個樂團來演出。後來我們一直有保持聯絡,去日本也會到他工作的樂器行找他,之前虎神還有把吉他拿去請他改裝。」

在東京和 barbarfish 共演後,四分衛一直很希望台灣樂迷也能感受其演出張力。「barbarfish 的音樂性很強,兩位吉他手都很厲害。像他們這樣的樂團在日本非常多,每個其實表演都很好,只是日本樂團太多了,live house 又多,競爭也相對激烈,能夠被看到的機會也許沒那麼多,實在是很可惜。」秉持著想讓好音樂被更多人聽到的心情,麻雀音樂祭這次也邀請了 barbarfish 來台演出。

四分衛與 barbarfish,攝於東京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

有著共同語言的對岸,其實每座城市的個性都不盡相同。在長沙黃興廣場聽街頭藝人唱〈海闊天空〉、上海演出結束後收到來自新疆樂迷送的捕夢網、有樂迷以為〈起來〉是五月天的歌……這些回憶都在不知不覺中化作演出和創作的動力,推拉著四分衛朝下一站邁進。

四分衛 @ 廣州 SD LiveHouse
四分衛 @ 深圳 HOU Live。聽說阿山在深圳再度巧遇高中同學……可能經過這次巡迴,他終於發現自己具有「巧遇」體質吧(笑)!

但旅途中也不免有些遺憾,「我們這次巡迴原本要跟亞森一起,後來他因為護照的問題無法參與,非常可惜。」來自新疆省烏魯木齊市的亞森,曾因為在歌唱節目中和蔡健雅合唱〈達爾文〉而登上微博熱搜榜,他極具辨識度的外型,也與其音樂一樣備受討論。

「新疆的護照是要被政府管理的,而且來台灣一定要轉機,相當麻煩。即便他現在在北京,仍然因為身分的關係有些限制。」阿山表示,很開心麻雀音樂祭終於排除萬難,順利邀請他來台灣演出,也因為機會非常難得,希望能讓更多人聽見亞森的好聲音。

除了四分衛,參演麻雀音樂祭的台灣陣容還包括大家熟悉的 PiA 吳蓓雅三十萬年老虎鉗、創作才子楊永聰、來自台南的龐克樂團烏賊紳士、來自宜蘭的興奮馬樂團、女聲界搖滾新人陳央以及在街聲擁有高人氣的的創作女聲陳侑彤

「她的歌寫得很好,旋律線很聰明,吉他也彈得很好,我閉起眼睛聽,有一點點張懸的感覺。」這位被阿山大力稱讚的女生叫做陳侑彤,她從國中開始創作,有豐富的演出與比賽經驗,曾獲赤弦獎、金韶獎、金旋獎等各大校園音樂獎項,是新生代中極具創作力的女歌手。「我很喜歡〈謊言基因〉這首歌,beat 和歌詞都很順暢。」

有著香港英國混血的出生背景,楊永聰不僅外型出色,亦擁有獨特的創作能力及辨識度極高的嗓音,吉他不離身的他更有著不少充滿故事性的人生經驗。自歌唱節目出身,楊永聰在去年發行了中英文全創作專輯《Lost & Found》,各收錄十首歌。參與了發片記者會的阿山形容:「那時我在現場聽他唱歌,很棒,有種冬天很冷、蓋著厚厚的棉被那種被包覆、溫暖的感覺。」

去年在北京擔任四分衛的開場嘉賓的陳央,是個很有想法、作品集很多的個性女生,「她就是一個活在 2019 的 Grunge 年代的女生,她的歌很有 Pearl Jam、Alice In Chains 那種感覺。」2017 年底從柏克利音樂學院畢業後,因電視節目的邀約而毅然決然回到台灣,後來陸續參與了許多電視節目音樂特輯的錄製與演出,同時也榮獲「MTV 原創音樂比賽」大中華區人氣獎第二名。

「聽說她在念 Berklee 時都是領獎學金,是個在音樂上很認真的人。」陳央也曾表示,她感覺社會對於女生唱搖滾這件事有個既定的框架,而她想打破這個框架,創造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搖滾風格。

興奮馬樂團成軍於 2014 年,以「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大小事」為創作題材,搖滾曲風搭配流行旋律,再加上些許龐克、金屬元素,全新的「馬式風格」就此誕生。
三十萬年老虎鉗的音樂風格是台灣少見的熱血美式搖滾,樂風狂野帶勁,舞台魅力十足。
把玩龐克、硬地、搖滾等曲風的烏賊紳士,以狂妄的主唱吼聲、焦躁的吉他聲線、暴力的鼓與強烈的貝斯旋律交織而成,2016 年發行首張專輯《狗》,2018 年與秋梅獨立發行合輯卡帶《Up In Smoke》,手工製作,自產自銷。

「我們找的表演者,老實說都不是那麼有票房的人,但這正是麻雀音樂祭的目標──有些人的音樂很不錯,你必須要給這些人曝光的機會,他才有可能繼續往前走。」相較於邀請有市場性的名人歌手出演,以獲得票房保證,麻雀音樂祭更希望能提供一個平台給有潛力的音樂人,「他們現在可能還不是那麼閃亮,但每顆都是指日可待的明日之星。」

麻雀音樂祭 Sparrow Music Festival

日期:2019 年 8 月 10、11 日
時間:16:30 開演
地點:西門河岸留言(台北市萬華區西寧南路 177 號)
演出陣容:
8/10(六)PiA 吳蓓雅、James 楊永聰、烏賊紳士、興奮馬樂團、Muffin Scars(MY)、糖兄妹
8/11(日)四分衛、三十萬年老虎鉗、陳央、陳侑彤、barbarfish(JP)、亞森
售票連結:https://reurl.cc/1NW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