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的夏天》後,皇后皮箱終於售罄了

撰文:孫驍

如果早入職街聲幾年,那麽我也會加入這個「陰謀」,見證皇后皮箱組隊以來的第一個重大時刻。2010 年 7 月的一個周六夜晚,街聲台北辦公室的同事們得知皇后皮箱獲得「2010 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海洋獨立音樂大賞」的消息。周末結束,卡菈一上班,發現大家把獲獎的報道貼在辦公室各個顯眼的地方,同事們看到她就發出熱鬧的歡呼聲,著實把她嚇歪了……

也無怪卡菈在《樂隊的夏天》第一階段錄制現場,走到街聲帳篷時,衝著拍攝的工作人員喊道:「那個就是我!看見了嗎!」街聲帳篷中的幾台電視上放著簡單生活節的畫面,從 2008 年開始,卡菈就作為簡單生活節的海報女孩一次又一次出現。

皇后皮箱在《樂隊的夏天》錄製外景的街聲帳篷。

透過熱門音樂網綜《樂隊的夏天》,皇后皮箱樂團走進了無數人的歌單,他們的 2019 年大陸十一城巡演門票也幾乎售罄。回想起這個過程,卡菈感嘆:「在街聲工作時,真的很快樂,因為我也是二十出頭時就進入公司,能感受到一群人為了一件事情很投入的氛圍,就像這次看到《樂隊的夏天》的團隊,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充滿著熱情與幹勁。現在回頭看,一切都超美好的。」

音樂是長生不老藥

皇后皮箱已經成立十四年了。

2005 年,皇后皮箱這個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新竹一個樂團大賽的舞台上。黑輪當時還是雞腿飯樂隊的貝斯手,他記起當年是一個遍地都是樂團大賽的年代,甚至連百貨公司都會舉辦自己的樂團比賽。阿怪對那次演出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只要是在做音樂,似乎我的狀態都是一樣的。」熱情有活力的卡菈還可以想起當時的情形:「樂團要怎麽比嘛!那時候和我們一起演出的都是一些 Metal、Punk,不同音樂風格根本沒法比較。」

那真是他們的青春年代。阿怪是大學生,玩樂團當主唱,卡菈還是高中剛畢業等待發榜的新鮮人,因緣際會之下,阿怪找來了卡菈組團作主唱,剛成團初期人員變動大,幾次折騰之後,碰到現在的貝斯手黑輪。

接下來,皇后皮箱一路高歌猛進:2010 年獲得海洋獨立音樂大賞、2011 年成為街聲 StreetVoice「見證大團」年度 10 大新團、首張專輯《超時空歌女的快活》獲選新加坡 Freshmusic Awards 頒發的「年度最佳新團體」、〈人間惆悵客〉獲得第六屆金音創作獎「最佳搖滾單曲」⋯⋯

這些榮譽到來時,阿怪印象裡的自己幾乎都像個木頭,完全沒有準備。2010 年某次音樂大賞演出後,皇后皮箱在後台坐在小板凳上東聊西扯,得知獲獎者是自己後,幾個人腦子一團迷糊,阿怪甚至還拎著剛剛坐著的小板凳到台上領獎。

2015 年是他們的第一次大陸巡演,一週走了五個城市。

樂團的十年之癢

樂團似乎比夫妻還容易「癢」,除了三年、七年,每一個事情發生,似乎都有癢的可能,更何況皇后皮箱既是樂隊,又是十三年的情侶關係。

2014 年成團第九年的他們出版了專輯《超時空歌女的快活》,2015 年演出上海簡單生活節,年底還在大陸進行了巡演,越來越多的樂迷記住了皇后皮箱,〈人間惆悵客〉這首歌也在網路上獲得了不少評論,他們的音樂魅力慢慢發酵。不過就在這時,樂團陷入了困惑。

有一次阿怪和卡菈去歐洲旅行,可能是在大街上行走的那種突兀感,阿怪想起自己《超時空歌女的快活》裡的作品,突然產生一絲懷疑。這些西化的東西,我們一遍一遍重覆的意義在哪?

2016 年中,新專輯中兩首作品〈風水輪流轉〉、〈夢中的女孩〉出爐了。不過,那時這兩首歌用皇后皮箱的話說:「有點像《超時空歌女的快活》2.0 版的感覺。」兩支新曲多少代表了皇后皮箱原來的風格,上一張專輯中洋溢的 Blues、早期 Rock n Roll 的風格漸漸淡化,多了很多 1980 至 1990 年代時代大混響的 Dream Pop/Synth Pop/City Pop的風格。

阿怪從小對傳統文化頗感興趣,少年時代沈迷李小龍,進而開始了解中國武術。中國武術和道家文化密不可分,無論是內家拳外家拳,總少不了哲學理論的支持。在日常生活裡,阿怪也會不時讀一些道家典籍或者古詩文。同時,這些清靜無為的概念也讓他對日常生活有了更多新的看法。

他們從某寶網購買了古琴和附送的教材,加上復古的合成器音色,皇后皮箱突然有了新的樣貌,也就是被歌迷們稱為「天庭BGM」的全新專輯《仙人指路》。

《仙人指路》在玉成戲院錄音室錄製,左側是電影院原來的大屏幕。(攝影:Yuming)

台北的玉成錄音室由影院改建而成,比起流行音樂常用的分軌錄音,玉成錄音室的主理人、來自美國的 Andy Baker 更鍾意同期錄音。樂團長期的默契和彼此的化學反應,是一遍遍的分軌錄音很難達到的。皇后皮箱錄《仙人指路》也不例外,吉他、貝斯、鼓三大件都是同期錄音。鼓在大錄音室裡,吉他和貝斯在另一間錄音室,現場感頗強。「原來錄音都會覺得通過後期製作聲音會更好,但是這次,單是原始素材就已經很好聽了。」阿怪說。

不過,音樂滿意了只是一半,如何讓更多人聽見,把音樂變成票房、變成錢,是所有獨立樂團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大問題。

在 2018 年街聲採訪皇后皮箱時,《仙人指路》剛剛錄音完成,皇后皮箱也開始了台灣巡演。採訪結束,我們開始聊聊閒話,卡菈突然說:「有沒有覺得過幾年聽眾就會走一大半,似乎要讓他們重新認識你一樣。」她在社交媒體寫下:「這陣子真是組團以來最迷惘的時刻了,幾度到要放棄的念頭⋯⋯」

從 2010 年代開始,樂團漸漸從地下變得更加市場化,迭代速度遠遠超過之前的 20 年。成團十四年的皇后皮箱橫跨幾個世代,也會感到不適應。從前生活節奏慢,其他的娛樂少,喜歡搖滾樂的人黏性更高,即使樂團活動比較少,一些歌迷也會費盡心思去搜索你的行蹤,但是現在層出不窮的新人、各種多媒體娛樂的出現,讓樂團不得不用新的方式去經營。

綜藝的力量

恰好在這個糾結的時刻,《樂隊的夏天》的導演組見到了皇后皮箱,並邀請他們參加節目錄製。雖然大家都認為樂團比賽很難,但是考慮到更多還未認識他們的觀眾,皇后皮箱又一次來到北京。距離上一次北京演出已經快十年了。

《樂隊的夏天》第一輪競演,樂團要選一首代表作,這首歌或多或少也決定了樂團在節目中的命運。走或留都在這一首歌裡,到底該演什麽歌?皇后皮箱原先傾向於演出《仙人指路》中的歌曲,因為更能表現他們的現在的狀態。

在節目導演的建議下,他們還是選擇了在大陸各個音樂平台數據較好的〈人間惆悵客〉,這首歌名來自唐代韋瓘在《周秦行紀》所寫的:「共道人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何年。」而在第二次節目錄製,皇后皮箱則把范曉萱的〈Darling〉演繹出 1980、90 年代的 City Pop 味道。

透過節目,皇后皮箱在今年夏天收獲了大量的關注,巡演場場售罄,在微博等公眾媒體上也有大量人群湧入。「越快速成長的事物就會凋零地越快,樂迷對我們普遍也還是陌生的,不可能透過節目上的一兩首歌,就了解一個樂團所有的歷史跟樣貌,我還是希望,因為透過節目而認識我們的樂迷,可以親身來 Live house 看一場完整的演出,認識皇后皮箱是個什麽樣子的樂團。」卡菈說。

對於樂團來說,沒有之前十多年的辛勤,當這樣的機會來臨時,就沒有表現的機會,套一句格言:「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

同樣,見識了這個行業裡的起起伏伏,也讓皇后皮箱在這個時刻保持清醒和冷靜,面對綜藝帶來的利益,如何持續發酵,今後的發展方向,才是樂團應該考慮的。

錄製《樂隊的夏天》的幾則小故事

Q:參加《樂隊的夏天》整體感覺如何?

皇后皮箱:對我來說是好玩的,我有看過幾個選秀節目,身為觀眾時常會覺得很多是不是假的?來之前,我抱持著「想來看看這種大型節目是怎麽運作」的心情。到現場才知道,哇!都來真的啊!

譬如第三期播出的 PK 賽,在現場看更是刺激,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是什麽,每個樂手的心都為舞台上的人懸著。

Q:高曉松在節目裡說了:「漂亮女主唱不是跟吉他手就是和經紀人在一起。」這段話你們聽了是什麽感覺?

卡菈:上節目前就有心理準備會被問到團裡的關係,我們一向對這種事都超公開,在樂迷間不是什麽秘密了,也沒什麽好探索的。其他行業的人也可能會跟同事產生愛意,就這麽簡單。重點是你喜不喜歡這個人,跟美、醜、職稱都沒有關係。

阿怪:我跟卡菈認識 14 年,這類玩笑話也聽過不少了,我們到今天還可以一起玩音樂、一起生活,這些無傷大雅的事,我們也都是真的會心一笑去面對,所以也就沒有太驚訝了。

關於馬東老師問我吉他手跟貝斯手的技術誰好,其實我真的覺得這兩種樂器在性質上截然不同。身為樂隊裡的唯二男性,我都笑稱我們是「皮箱雙龍」,這個名字也象徵了我們十年的感情與信任,所以我選擇回答:「不分伯仲。」

Q:現場和誰聊得比較多呢?

卡菈:幾乎每個樂隊都聊上了。旺福、宇宙人就不用說了,都來自台北,見面就聊。

這次參加節目的女樂手比較少,我跟斯斯與帆算是蠻契合,可能我也有點社交恐慌的症狀吧,跟她們窩在一起聊天就覺得很舒適。後來我們去北京,她們還應我的要求,帶我們去吃烤鴨,去 School 體驗當地生活。

南無樂隊整團都很豪爽,我跟吉他手嵐子聊了很多,舞台上看她是個冷酷的女孩,我就主動跑去找她聊天,沒想到她的反應很開心,可能大家一開始都是害羞吧。

九連真人,因為我本身也是客家人,他們演出下來時,我們聊很多關於方言的話題。

我早期在街聲工作時,很常聽到關於中國火那段時期的故事,見到面孔就像是傳奇,看到輝哥還特別跑去跟他合照。

阿怪:盤尼西林主唱小樂的真性情、直爽跟可愛,讓我很難不喜歡他。

旅行團和我們互相表白愛意,很開心子君很喜歡〈神仙賦〉,聽說他們開車的時候也在聽。

海龜先生是充滿愛的一支樂隊,老麻在講女兒的時候,眼神裡的那種父愛打動了我。

果味 VC 也是一起經歷過英搖時期的前輩們,聊了好多披頭四的事情。

新褲子是我們在錄製期間一起拍過最多合照的樂隊了,貝斯手黑輪很喜歡他們,我就幫害羞的他問了合照,結果卡菈說她沒拍到不甘心,於是我們又拍了一張,第三次碰到就很自然不囉嗦地再合照了一張……謝謝新褲子不厭其煩地與我們合照。

反光鏡的貝斯手建華是我第一個聊到天的人,所以印象很深,他也跟我說了去台北錄音的事。

痛仰的虎哥私底下是個很好聊天的對象,跟我聊了很多李小龍的事,因為我們的偶像都是李小龍,靜哥也是一直誇獎黑輪的貝斯,宋捷是很可愛的暖男,我們同星座,很多想法也很像。

這趟的收獲真的很多,尤其是可以認識大家,可以交流心得,大家沒有互相比較,只有交流,如果還有機會也很想與其他幾組認識一下。

這麽多樂團聚在後台,很難不聊兩句。

Q:現場舞台反送舒服嗎?

皇后皮箱:現場其實有提到說,這個錄影的場地是非常難調音的,這麽多的樂隊,nonstop 的演出,又要快速地換場,樂隊最怕碰到的情況就是,彩排完再次上台時,內場的聲音變了。但這次幾乎沒有這種狀況,換我們上台時,聲音依舊是我們的要求,且非常清楚。

Q:比較喜歡哪支樂隊的現場?

卡菈:海龜先生是我喜歡的音樂氛圍,不論編曲、舞台呈現,我都覺得是個定位獨特的樂隊。

九連真人原始的爆發力,現場沖擊力之大,讓人腎上腺素飆升,就算聽不懂客語,也還是會被他們的音樂重擊。

南無樂隊很有趣,他們很像樂團版的星際異攻隊,每個人的造型性格都不一樣,好像各懷絕技,會吸引人想看下去他們到底要幹嘛。

盤尼西林他們就是有種以靜制動的能力,我覺得蠻意外的,可能因為認識了小樂,他私下是個很熱情的人,但在舞台上演唱時陰鬱的他,非常迷人。

刺猬的態度是我最喜歡的,他們有種發自內心無所畏懼的態度,我回家還特別研究了一下子健的詞,非常喜歡。

阿怪:我最喜歡的是刺猬、盤尼西林、海龜先生、斯斯與帆、和平和浪、九連真人、痛仰、新褲子、反光鏡、面孔、果味 VC。因為這幾支樂隊現場感染力很大,每一支樂隊都有自己的個性,不論曲風,都很能夠展現出自己的態度,讓我聽了覺得很有共鳴。

Q:對自己的現場表現分數滿意嗎?

卡菈:還不錯啊!我們也不是特別有知名度的團,但比賽就是這麽回事,會受到很多周圍因素的影響,譬如出場順序、當天觀眾喜好等。把歌曲傳達出去比較重要啦。而且我也希望看到節目的觀眾們,不要只去聽分數高或排名前面的樂團,要去找到你真正喜歡的曲風,你喜歡的樂團也許被淘汰了,但是你還是可以專注他們,更實際的做法是去 Live house 看他們的演出。

黑輪:已盡力演出沒有遺憾,雖然還是有些小細節可以更好。

關於巡演

Q:巡演是什麽陣容?

皇后皮箱:我們有設定不同階段的任務,這些年我們的目標是擴編更完整的演出團隊成員,像是音控、技師、舞台人員。這一年與新的鼓手合作,團員們可以更專心投入在音樂的演出上。相較於上次 2016 年的巡迴,現在的皇后皮箱演出上會更完整與流暢。

Q:巡演會帶幾把琴?演什麽歌曲?

卡菈:重點會放在新專輯的歌,安插一些舊歌,可能每場的編曲會有些不同,也可能會有驚喜曲目吧。畢竟都被網友稱為天庭 BGM,想讓我們的樂迷到現場,迷濛又輕飄的聽覺。

阿怪:我的吉他音箱是習慣用 Fender Twin Reverb,吉他我會帶 Fender Telecaster,但由於巡演中大家是自己扛著樂器移動,想盡量想讓配備簡化。我會帶一把吉他跟一袋 Pedal board。因為我們有一首歌叫〈九霄雲外〉,裏面我有使用古琴彈奏,所以還會帶著古琴,但因為古琴現場容易 feedback,希望能夠先克服這個問題,然後在巡演時可以唱這首歌。

Q:大家演出的 pedal board 是怎樣安排的?

四月份在「野鵝快跑」音樂節演出的設備,已經成了他們新的「天庭BGM」標配。

阿怪:我的 pedal board 上使用的是 Memory Man Deluxe 的 Delay 跟 Chorus、Boss FRV-1 的 Reverb、Boss CE-2 的 Chorus、Tech 21 Liverpool 模擬音箱、Ibanez ts9 破音、SatisfactionFuzz,這幾顆效果器。在新專輯中也是初次使用 chorus 的效果,主要是用來營造一種俗艷的繽紛感,但同時也可以像仙境一般的模糊不清,有點像是霧裡看花的感覺。

黑輪:現在演出我大多習慣彈 Fender P Bass ,喜歡它很沉的 Tone 且彈起來手感很好,琴身也輕盈,去演出攜帶方便。習慣用的音箱品牌是 Ampeg ,經典且很好調整,目前還會接一顆 Sansamp Bass Driver DI,很方便修飾音色且帶點髒髒的破音 Tone,搭配 BOSS CE-2B Bass 的 Chorus。

Q:最期待去哪一座城市?

卡菈:海龜先生推薦了成都,聽說是個音樂發展很多元的城市,我非常期待去成都。這次參加節目認識了來自不同地方的樂隊,我私心都很想去他們在的城市,再找他們一起玩,如果有時間請他們來做嘉賓也很有趣。

阿怪:我們去過深圳、廣州、長沙、武漢、蘇州、上海、北京,這次的巡演把成都、重慶、廈門也放進行程裡,這三個城市讓我感覺很新鮮。雖然我本人不太能吃麻辣,但我想這次去成都、重慶勢必要吃上一波道地的麻辣了,然後也想試試在廈門可以用閩南語跟大家溝通一下。

黑輪:都蠻期待,每個城市都有不同的氛圍,特別期待成都,因為還沒去過,聽說是個很棒的地方。

樂迷製作的皇后皮箱的《仙人指路》配套 8 bit 頭像

簡單生活節小女超人原型的問答時刻

Q:會不會經常有人認出你是簡單生活節的女超人?

卡菈:不會,我還記得 2008 年的台北簡單生活節,當時海報是一張我仰天大笑的照片,我很開心跟我媽說我被拍成海報了,還被貼在公車廣告、便利商店,我媽就回我:「就一個下巴誰知道是你啊!」

2014 年又拍了女超人那款海報,帶了個紅色眼罩,我媽還是沒有認出來。

認不認出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海報中的那個人代表了城市中的你我。我代表的不是皇后皮箱的主唱,我就是一個素人,一個在街頭可能跟你擦身而過的女孩,一個跟你一樣為了自己喜歡的事在努力的人。

第一次成為簡單生活節模特兒的卡菈。

Q:這些年做簡單生活節代言人,最喜歡的海報和造型是哪一年,最艱難的呢?

卡菈:我很喜歡女超人,我還記得那屆的 Slogan 是 We Are Young Should be Wild。我們在自己的世界裡當自己的小英雄,創造了一些事,每個人都是勇敢的。

最艱難的任務應該是「笑」吧,因為簡單生活節,要給人一種自在舒服的氣息,我的任務就是要發自內心真誠地笑,這比拍一般的宣傳照還要難上許多,不是看起來美美的就可以了。我記得 2008 年那張海報,拍了快幾百張照片,最後海報用了試拍時的第一張,其實很多事是這樣的,沒有目的時反而能帶出本能,沒有刻意要去擺出笑容,卻得到了最棒、最真誠的照片。

Q:在街聲工作八年,主要負責什麽工作?

卡菈:我在街聲一開始是在企劃部門,後來因為有了吹音樂,就轉職當文字編輯。有活動時,像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簡單生活節都會去現場幫忙執行。

在街聲辦公室舉辦「寵物日」當天的卡菈。
萬聖節當天的卡菈。

我私底下的樣貌,跟節目裡的其實不太一樣,我就是大家說的傻大姐吧,座位永遠是最亂的、永遠少根筋,我覺得蠻像憨豆先生的女生版,常常迷糊,但緊要關頭時好像又驚險度過。

有次我在工作時,請快遞來取件,送快遞的男生在旁邊待了一下,小聲地說:「請問你是皇后皮箱的主唱嗎?」我還幫他簽了名。

在街聲工作要有娛樂精神,我們曾經有過萬聖節派對、還有寵物日。要做文化產業,要有一定的幽默感與創意,才有可能打破舊有的思維。

在街聲台北辦公室,不時地看到藝人穿梭在辦公室裡,像是李宗盛、林憶蓮、蘇慧倫、熱狗、阿岳,蠻難得的啊,可以近距離看到這些沒看過的藝人。我的工作內容是要不停地去採訪音樂人,在跟音樂人交談時,能吸收很多不同的經驗、更了解這個產業。

最後放上上海簡單生活節卡菈和姚明的合影鎮樓。

圖片來源:除標注外,皆來自皇后皮箱與網路。

(本文轉載自街聲大事,文字經 Blow 吹音樂編輯部調整,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