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回顧】空氣腦七周年:可愛與瘋狂超出你的想像

撰文:凍梨

空氣腦七周年演出 Louder Than You Think 北京站
陣容:Deca joins / The Fur./午夜乒乓
時間:2019年6月28日 20:00
地點:北京糖果三層

空氣腦 Airhead 廠牌成立七周年,旗下三支樂團 Deca joins、The Fur. 和午夜乒乓從香港開啟巡演,在金曲獎頒獎典禮前夜,走到了最後一站北京,台上、台下的年輕人一起瘋狂亂跳⋯⋯

Deca joins:比你想的更大聲

錯過了開場 DJ 放歌,進場時,台下的年輕人們已經跟著 Deca joins 大聲合唱。

兩年前第一次聽到 Deca joins,從沒想過這樣有點頹、有點迷幻的音樂,會引起在場所有人的回應。但是,音樂的力量不是只靠鼓點,或者快節奏來釋放,像他們這樣嚴絲合縫地配合,在每首歌裡耐心地講一些話,還是會在〈海浪〉、〈夜間獨白〉這樣內斂深沈的歌翻湧起巨浪。年輕的臉龐會在他們的聲場裡沈溺,那樣的表情除了正在咀嚼歌詞,更多似乎是在琢磨自己的心情。

憂鬱歸憂鬱,貝斯謝俊彥插科打諢起來,絕對不輸給任何人。他和樂迷約定簽售換擁抱,發現有更多的人要加碼,立刻說:「這麽多汗有什麽好抱的?」樂迷們立刻尖叫表示一定要抱。

畢竟是廠牌的生日,比起專場演出多了一些派對的氛圍。他們突然翻唱起〈快樂崇拜〉,讓人笑得措手不及。鄭敬儒背著吉他唱 rap ,合成器手宣萱認認真真地幫忙打點,台上熱鬧得好像是自己身邊的一群朋友,內心暗自覺得這個門票真的很值。

「嘿你也抽煙嗎/我們一起抽著上了天堂」不出意外,最後還是要在這首歌裡大合唱。屏幕上一支夾著煙的大手來回旋轉,吼叫著的年輕人有血有肉,與 Deca joins 一起疑惑著自己是不是也和生活格格不入。

The Fur. :比你想的更可愛

Deca joins 的合成器手其實是來自 The Fur. 的特邀嘉賓,一票男生中出現一位小小的女生,顯得格外可愛,而 The Fur. 全員登台,可愛翻倍。

主唱柚子同樣小小一隻,唱起英文,就像鄰居家的小朋友站在你面前,專心地數頭頂上新長的葉子。身後的大屏幕,也是各種新款、復古款絢麗糖果,他們大概就是甜而不膩款樂團。〈We can dance〉合成器與鼓點響起,幾聲歡呼,都跟著跳成了瘋子。

〈Avocado Man〉是 The Fur. 的另一個面貌,輕鬆又迷茫。牛油果在柚子家鄉不太受歡迎,很少有人知道它很有營養,這就像是人成長時不被了解的感覺。不過年輕的 The Fur. 與 ØZI、美秀集團、劉柏辛 Lexie 等強勁對手一起入圍了第 30 屆金曲獎的最佳新人。雖然沒得獎,但至少多了一些希望了解他們的人。

聽過〈快樂崇拜〉,開始期待 The Fur. 會唱哪首「華語金曲」。燈光暗下,四個人轉身,孫燕姿〈Honey Honey〉的前奏響起。柚子和宣萱相繼轉身演唱,甜美自不必說,另一邊貝斯、吉他兩位男生跳舞如同廣播體操,唱歌有點走調,傻傻的可愛竟然也不輸兩位女生。柚子幾聲招呼,Deca joins 的團員上台,兩團人玩起千手觀音,只有宣萱繼續認真彈琴唱 Honey ……

“A second, a minute, an hour, a day,
A week, a month, a year, a decade.”

最後一首不出所料是〈Short Stay〉,少女細數時間的同時,又在等待中雀躍地蹦蹦跳跳。遇見 The Fur. 這樣的小朋友,真的會像歌中唱的,知道夜晚有多美。

午夜乒乓:比你想的更瘋狂

與午夜乒乓直接掛鉤的可能是那首〈青春劇烈物語〉,橫沖直撞的青春感「轟」地砸在臉上。而謝老板卻要解釋:「青春在前,更劇烈的物語在你們之後的人生。」

高速前進的青春,如同午夜乒乓快節奏的音樂,在午夜不安分地乒乒乓乓折騰起來,出手始終都是直球。「你們怎麽都不跳水?」成員不滿足,幹脆自己跳。謝老闆把琴放下,衝台下招招手,跳舞的人群聚攏,然後謝老闆安心地翻身跳了下去……

午夜乒乓回憶起第一次見到 Deca joins ,那時他們還叫灰矮星,一起演了幾次,怎麼也記不住這究竟是個團,一眨眼,這群夥伴就走到了現在。

柚子返回,與午夜乒乓對唱陳慧琳與鄭中基的〈製造浪漫〉,台下的 95 後 00 後著實懞了一下。

演出到了這個時段,空氣腦全員宛如脫韁的野馬。午夜乒乓將「鄭中基」等大牌紛紛 call 上台,Deca joins 和 The Fur. 應聲出現,在舞台中央開辟群魔亂舞區域,旋轉、跳躍、頭髮飛舞還要手握麥克大聲「啦啦~啦啦~」,沿著舞台跑上一遍然後挨個擊掌。

Deca joins 演出時,廣告了空氣腦三支團的周邊。到了快結束時,不少年輕人已經換上剛買的T恤,在人群中上躥下跳。開場時我默默四處看,很多樂迷帶著年輕人特有的不滿與不開心,站在後排跟著配合一切動作,就是不肯笑一笑。而三團瘋狂耍寶的時刻,他們終於放開了自己,衝進人群。

「空氣腦七周年快樂!八周年再見~」 少不了難忘今宵式的大合照,與明年再見的意猶未盡,格格不入的年輕人和可愛的年輕人,最後還是在青春的瘋狂中達成了一致。

最後,想提一個問題:為什麽空氣腦的主唱都喜歡站在舞台的最邊上?

圖片來源:吳捲捲 / 校對:馬外外

(本文轉載自街聲大事,文字經 Blow 吹音樂編輯部調整,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