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 Baes 心內話】萬芳:看見彼此的同與不同,是很美妙的。

2019 年 8 月 3 日,盛夏的紐約中央公園,台灣浪的老地方,Taiwanese Waves 邀請了四位聲音中剛柔並濟的女聲接力造浪。在活動開始前,讓我們聽聽她們對生活、性別、音樂的心內話。

(Taiwanese Waves提供)

以前從生理上就會認為自己是女性,然而長大後才發現,每個人的身體裏頭都有陰陽兩面,只是比例不同而已。像是很多朋友會覺得我有一點點女漢子的感覺,去錄音室啊,那個門不是很重嗎?但我喀拉就開啦,很多男生錄音師就很驚訝,第一次看到女生開地這麼容易的。

可是隨著人生經歷又過了一個階段,我也確實感覺到男女有別,是從生理結構上延伸出來的不同。像是男化妝師和女化妝師,在意的角度不同,畫出來的線條也不一樣。

我常常唱別人寫的歌,就曾發現男性與女性天生的音高不同,寫出來的旋律、音調也會有不同的行走方式。假設他原本定在男生的 key,要改成女生的 key 去唱,我就要去選擇唱低一點還是高一點,才能形成屬於萬芳的旋律線條。有一些男生作曲人,除非他非常了解女性聲音肌肉的共鳴,不然女生調子唱進去反而會剛好卡到她的尷尬音。

(Taiwanese Waves提供)

我在創作上往往以女性的角度去表達對世界的感受,有幾位女性朋友與音樂人對我來說是一扇扇看世界的窗,譬如大大樹音樂圖像的負責人鍾適芳,以及歌手 Nina Simone。她們在不一樣的時代,憑著剛毅的內在,溫柔地行進,去對世界提出觀點。就主流的眼光來看,她們好像很小眾,但她們很重要。當我看到 Nina Simone 彈琴時睥睨的眼光,就覺得她超帥的!

我的演藝之路是從 90 年代開始的,相比之下現在的性別觀念比較打開了。小時候對於所有的喜好、討厭都是來自自己真實的想法,後來接觸到學校、社會、輿論中的身體觀念時,反而會不知所措。有一段時間,我會覺得應該要胸部大一點阿,可能會比較能怎麼樣。可是我覺得蠻好的,有過那段被制約的經歷,當我有現在的自覺時,我就更自由。

早期台灣電視還是老三台時期,綜藝節目的內容往往會以男性的主觀為依歸。我記得有一次接到節目通告要演狀況劇,要求女生得扮演妃子,男生得扮皇帝、將軍;當我們的宣傳在跟我討論這個通告的時候,我只有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我說不出來,反而是我的經紀人跟我說,這太沙文了啦。

那時候我才有了明確的性別意識,也婉拒了那次的通告。日後曾有人邀請我寫關於「非洲女性行割禮」的書序,讀完後更了解到傳統的觀點與習俗,往往是自私自利考量下的訂製,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不用說凹凸有致,對女星要求永遠無皺紋這件事情都太誇張了。

(Taiwanese Waves提供)

其實人對很多事情很害怕,對年齡、對老去、對死亡,都是很害怕的。很多的價值觀會跑出來,都是因為恐懼。當理解了這個標準怎麼來的之後,我們就可以打破這些框架。

這幾年和許多年輕的女性音樂人合作*,我從她們身上看到新的語言與創造,也看見我過去走過的痕跡。大部分我碰到的 28、27 歲女孩子,我問她們現在很討厭自己嗎?她們說非常討厭⋯⋯因為那個年齡對自己有很多的不安,因為即將跨越 30。

那是無關乎時代的。我覺得我們可以相互看到彼此的同與不同,可以相互溝通,這件事情是蠻美妙的。

(*編按:萬芳曾於 2016 年 Voice Up Concert 讚聲演唱會上,邀請小球、陳惠婷、王榆鈞、李德筠、瑞奇同台,近年也與 Koumis 蓓麗合唱,和王榆鈞共同創作,邀請瑞奇擔任現場樂手。)

Taiwanese Waves at SummerStage NYC 2019

日期:2019.08.03(六)
時間:17:00 入場;18:00-22:00 開演
售票:免費入場 Free Entry!
地點:Rumsey Playfield, Central Park, NYC
演出:阿爆(阿仍仍) | 9m88 | Tizzy Bac | 萬芳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