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 Baes 心內話】阿爆:強調性別這東西對我來講很奇怪!

2019 年 8 月 3 日,盛夏的紐約中央公園,台灣浪的老地方,Taiwanese Waves 邀請了四位聲音中剛柔並濟的女聲接力造浪。在活動開始前,讓我們聽聽她們對生活、性別、音樂的心內話。

(Taiwanese Waves提供)

我經歷過盤帶錄音機的時代,組過女子雙人組合「阿爆&Brandy」,那個時候男性製作人比例上比較高,不像現在。像最近的金曲獎,有幾位女性音樂人擔任評審團總召的位置,女性音樂人可以做到以往多由男性擔任的職位,是我看到蠻大的變化。

過去組女子團體超級自在的,連爆炸頭髮型都是沿用在學生時候原本的樣子,不是因為出唱片才燙。以前念五專喜歡黑人音樂、跳街舞,一般大家都跳很辣的 New Jazz,但我在學校的熱舞社都是跳類似 African Jazz(非洲爵士)與嘻哈的舞風,如今做音樂的律動感都是從那時候累積的。

喜歡舞蹈,讓我更有自信,會很習慣展現跟動。我覺得台灣人有一個很妙的地方,當我們說大家跟著一起律動,他們通常都會先看隔壁的人有沒有動,好像很不習慣,很害怕做出奇怪的姿勢,跟別人不一樣。

你就不要管別人啊!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台中的演出,演出後我就問我的樂手說,他們是不是不喜歡我的表演,為什麼他們都不跳?我都會想說你們都花錢來了,為什麼不跳?後來我發覺不用強迫他們,喜歡妳的群眾自然會動,慢慢渲染身邊的人,甚至示範給他們看,他們就比較會了。真的真的,不要再逼文青了!

我最近很喜歡 Missy Elliot,她太厲害了,她的律動跟她所安排的音色、橋段、情緒,都是不管甚麼時候聽,都可以感受到的。時代在轉變,但是人的七情六慾、喜怒哀樂是不會跑掉的,她抓到這個,所以聽起來永遠很新。

(Taiwanese Waves提供)

我是排灣族,國中以後都讀女校,成長過程中對族群的意識比性別意識多,媽媽叫我要堅強的比較多是族群上面的,很希望我們跟一般的孩子一樣,有差不多的競爭力。就是不能輸啦,很怕你輸這樣!

台灣原住民有十六族嘛,有些是母系社會,有些是父系,排灣族則是平權社會,很酷,不管你的性別,只要你是「第一個看到太陽的人」,也就是長子或長女,就會獲得比較多的關注,但相對來說責任也比較大。很公平吧,因為你就是比較早生出來啊!

我們會有女生的頭目,男生結婚也可能要入贅,都沒人有怨言。現代社會提倡男女平等,我看部落長輩傳下來的這些文化默契,便覺得十分可貴。

原住民男生很多都會煮飯,可能是勞動社會會把性別模糊化,你就是個人力,大家在功能上彼此分配,跟杯子一樣,你不會說是男杯子或女杯子。包含我現在自己工作忙,有些家務我老公就會做阿,他有空就會去菜市場買菜,不會把買菜這件事想得比較低階,就是個生活上的搭配。

(Taiwanese Waves提供)

我的家庭很自由,長輩都不太會管,媽媽又剛好有從事表演藝術工作,可以理解、接受我走音樂路。唸書時和漢人相處,讓我意識到自己可以變成不同族群間溝通的橋樑,無論是音樂或主持。有時候身為女孩子也是有幫助的,溝通比較柔軟,就算你不柔軟別人也會覺得你很柔軟,哈哈哈,有時候要善用刻板印象!

我很早就知道,這世界上最美的永遠不會是我們,因為我身邊很多不分族群的 gay,很多阿督(編按:Adju,原意為排灣話對女性好友的暱稱,現代常用在不論生理還心理上的女性好友稱呼)!然後那些「阿姨或姐姐」都美到一個爆炸,我們很習慣他們就是這樣子,所以現在如果大家很強調性別這東西的時候,反而對我來講會很奇怪。

我媽媽的性別觀念連結信仰很深,對於性別議題上有屬於她自己的認同。大家成長的時代背景不同,有時候還是要給長輩時間消化,不要逼他們表態,他有一天理解的時候就會讓我們知道,他理解了。

Taiwanese Waves at SummerStage NYC 2019

日期:2019.08.03(六)
時間:17:00 入場;18:00-22:00 開演
售票:免費入場 Free Entry!
地點:Rumsey Playfield, Central Park, NYC
演出:阿爆(阿仍仍) | 9m88 | Tizzy Bac | 萬芳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