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Bull Stage沙發開講:法蘭稱讚Hello Nico很會寫詞 PiA說自己每天都遇瓶頸

覺醒音樂祭今年來到十週年,也是 Red Bull 首次在台灣當地音樂祭裡搭辦沙發音樂座談活動。擔任本系列座談主持人之一,同時是第一次參與覺醒音樂祭的 DJ Mr. Skin(賴皮)認為透過台灣各地音樂節的發酵,讓國內外每年都能見證台灣樂團的成長,絕對值得令人盛讚。

首場由 DJ Mr. Skin(賴皮)主持的沙發講座,邀請到法蘭黛(Frandé)與Hello Nico樂團參與對談,第二場則是脆樂團(Crispy)與吳蓓雅(PiA)。來看他們如何在談論音樂上妙語如珠。

法蘭黛 Frandé,吉他手江鎮宇、鼓手吳孟諺與主唱法蘭(Fran)。

覺醒音樂祭 X Red Bull Stage 沙發開講:法蘭黛 Frandé 與 Hello Nico

Red Bull 沙發音樂座談以雙雙成對的組合方式,邀請從今年覺醒音樂祭演出陣容裡的藝人與樂團參與這一系列的「天馬行空隨你講」活動。首場受邀出席座談的是將音樂化成動人之詩,藝術和生活與融的法蘭黛樂團(Frandé),以及真實抒唱出人與人、自我及面對世界的思流與情感的 Hello Nico 樂團

賴皮率先丟出的問題便是這兩個樂團對於各自的作詞者心頭好為何。法蘭黛鼓手的吳孟諺直讚自家樂團的法蘭作詞非常出色之際,主唱法蘭則謙虛回應 Hello Nico 的宇庭其歌詞才真是寫得非常之好。她也說:「我覺得其實很多作詞的創作者,他們都很厲害,但是我心中最崇拜的是林夕。因為他好像可以把一些古典的東西帶進很有新意、像詩一樣的歌詞之中。」話一至此,吉他手江鎮宇坦承自己聽歌都不看歌詞,讓團員忍不住吐槽。

Hello Nico,鼓手關惠中、吉他手李詠恩、主唱詹宇庭與貝斯手陳信伯。

Hello Nico 吉他手李詠恩接著回答自己欣賞的作詞人是李宗盛,並說:「這是話題終結的一個名字,你不敢再多講了吧?」被這麼一反問的主持賴皮則答:「我覺得這是一個新世代,每個世代有許多風格不同的詞曲創作人,我覺得都很不錯。我覺得李宗盛在上一世代是很厲害的詞曲創作代表人物,但這世代有很多更棒的音樂人,比如說 Hello Nico 跟法蘭黛。」

主唱宇庭接著問賴皮對於「好音樂」的定義,同時補充:「這個世界有各種需要、各種不同能量的人。如果有些人很光明,那麼他也許需要黑暗的東西。」頓時轉換座談內容成一音樂哲思的探討,他敍述:「其實我們人類感受到的先會是黑暗先,而非光明。但我們表現地都變得這麼光明。你剛剛問了一個很黑暗的問題。你問我說我黑暗的時候聽什麼歌,那為什麼不問我說我光明的時候聽什麼歌?」

宇庭細述著這世界充滿各種欲求,並非單純地將一分為二,並非你覺得好我就要覺得好,我覺得壞你就要覺得壞,他形容:「有人幫我們守住他不曾看過的世界,然後我們有一天看到他不曾看過的世界。但有一些人可能唱著很快樂的歌,但我從來沒有看過那快樂的世界長什麼樣子。」至於誰是他認為最會寫歌詞的音樂創作人?宇庭認為這個人是不存在的,他自喻「句點王」式的結論:「音樂不是用好壞來分類的,音樂是我們到底需要什麼,為什麼你會被這群人吸引。你要誠實的對自己說,不是因為他是最潮流的、最主流的,不是這個問題。」

賴皮接續問兩個樂團各自喜歡直接或隱喻意味的歌曲。Hello Nico 貝斯手信伯認為歌詞才有辦法分辨隱喻或直接,音樂聽到的感覺,通常都會是直接的。詠恩則表示團員們自己喜歡的歌詞,大多是以較隱喻的方式呈現,而音樂是直接的表述;用音樂來傳達歌詞沒說完的事,因此也就比較不會想讓大家看得出來歌詞內容在直指特定事物或情節。他接著說:「比如說我們有一首歌叫作〈用靈魂交換肌膚之上〉,就是一首超級隱喻的歌曲。大家都能擁有自己對這首歌曲的解讀方式。但這首歌對我來說很直接,對於不知道的人應該很隱晦。」

法蘭黛的孟諺以聲音表現的手法說:「我覺得其實每一首歌都與呈現的聲音息息相關。我滿喜歡比較直接的歌曲,而且我更喜歡歌曲直接之外,唱歌的人詮釋得很直接,感覺會差非常多。像是隱喻的歌曲,就會唱得像在講秘密一樣。」他也形容自己很喜歡那種直接,在歌曲裡呈現時硬生生地被揭露的衝擊感。

主持人賴皮接著問:兩個樂團關於創作歌曲時,激盪自身重要靈感的人事物為何?Hello Nico 的主唱宇庭回答:「我覺得創作要跟隨自己當下的過程,人事物反而不需被視作重要的討論。因為有時不單只是人事物而已,有時候你看見的是整體,當那個整體在破碎的時候,你再怎麼做都開心不起來。有時候創作來自於你在乎的理想世界樣貌,你的理想世界想被如何定貌而感到憂傷或喜悅。所以不是去細分人事物,每個你遇到的人、每一段經過都是線索,那個經過非常、非常重要。我覺得創作就是這麼一回事,不要在乎你為了什麼而創作,而是認真的去活著、在乎某一件事情、認真去愛某一件事情,有時候創作就誕生了。

鼓手惠中認為創作的靈感來自於生活,他表示:「或許以往的創作,用一把吉他一心想彈出很好聽的 riff。而近期的創作過程,我會拿生活中常聽到的東西開始,譬如聽到一首歌裡有鐵琴之類的旋律,就上網找鐵琴的 solo 然後取樣出來,再用取樣的素材做一些剪輯和效果。我覺得創作是從生活中聽到的任何東西為一種開始。」

詠恩說自己很喜歡看一些電影、影集和動漫,這些東西提供給自己我從未想像過的畫面;那些自己未曾想像過或看過的畫面都能激發自己去組合不同的聲音。他接著舉例說:「很多事情你沒看過之前就無法想像,就像沒看過海的人不知道什麼是海,或是沒看過藍色的人,你跟他說光的頻率是多少,但沒有看過便無法想像。這並非運用想像力就能辦到的事情,因為你不可能去組合出自己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我覺得看很多其他人的東西能帶給你更多啟發,如果談論的是關於新的東西。

法蘭黛樂團的主唱法蘭則對應:「我覺得創作似乎是所有生活上的情感,有時候這個情感不是針對一個人,有時候是你對一個時光的流逝、或者是你對一個季節的消失、或對任何物種的消失,各式各樣的情感,我覺得這些都是靈感來源。」她認為法蘭黛樂團的歌常常讓人以為他們譜寫的是愛情,而她說其實是一不小心就會寫得像愛情。但實際上,她覺得寫歌的對象有時候是生物、人、一件事或根本沒有生命的物體。對於樂團創作,鎮宇則認為唯一能影響自己的只有團員。他說一起寫歌的當下,對方鼓打了什麼節奏、唱了什麼東西,當下感受到的一切,便是刺激他創造樂音的引子。

覺醒音樂祭 X Red Bull Stage 沙發開講:PiA 與脆樂團

Red Bull Stage:Crispy 脆樂團 X PiA 吳蓓雅,主持人賴皮(DJ Mr. Skin)。

第二場座談邀請到曾入圍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的脆樂團(Crispy)與澆花系彈唱歌手吳蓓雅(PiA)入坐開講。

我們特別為兩個樂團提出「就讓我來唱之自彈自唱很難嗎?」的主題,主提人賴皮問起關於一邊彈吉他、一邊唱歌的本領是否能一學就會。脆樂團自學生時期便參與同一個社團進而組團一起玩音樂至今,主唱Skippy回答:「我覺得自己現在對於自彈自唱仍充滿障礙感,意思是就表現自然來說,我算是自學吉他出身,而我彈吉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創作,沒有練習演奏曲之類的階段,一直都是刷刷和弦然後一邊彈唱、一邊寫歌,自然的彈唱發展算是我音樂的出發點。」

初玩音樂不久後便上街頭自彈自唱表演,當天收入只有五十一塊的吳蓓雅則答說:「我覺得自彈自唱很難,但卻是很有成就感。」在創作之前,或多或少會嘗試翻唱歌曲作為自彈自唱的一種練習,主持人賴皮於是接問,在這樣的時期裡,通常他們會翻唱哪些歌曲。脆樂團的 Skippy 表示自己一開始翻唱過不少人的歌曲:「我翻唱過周杰倫的〈晴天〉。國中時很喜歡周杰倫,〈晴天〉那首歌的前奏對我來說,算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前奏。我在大學才開始自學吉他,高中的時候就只是個電算社的宅男。還有國外的一些樂團像綠洲合唱團(Oasis),他們的和弦滿簡單的,然而和弦簡單但旋律雋永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高中時期便是吉他社的主唱丁丁記得自己起初翻唱的歌曲是張懸的〈寶貝〉,她回答:「但高中之後就很少彈吉他了。那首歌當時是入門比較容易上手的歌曲,沒有封閉和弦。我是因為左手超級沒力,無法按封閉和弦,選歌的時候就會選彈開放和絃的那些歌曲,彈起來也就比較不會充滿挫折感。」

PiA 吳蓓雅

PiA 則斬釘截鐵地表示,彈唱初期一定要翻唱陳綺貞的作品,她說:「像〈越洋電話〉和〈下星期去英國〉都是很舒服的小品,還有蔡健雅的歌。後來覺得自己可以挑戰比較有難度的歌,比方說陶喆、方大同、盧廣仲,然後才結束練琴的那個階段。」

主持人賴皮將自彈自唱問題延伸至創作階段,問起他們是否曾遇到瓶頸,並且最終是如何克服。PiA 直說自己每天都有瓶頸,她形容說:「自彈自唱的人,每天都要彈吉他唱歌,明天又要面對一樣的事情。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種瓶頸,就是你要一直保持熱情,每天做一樣的事。這對我來說是最大的瓶頸。」賴皮回應 PiA 描述的瓶頸是與人生過程是劃上等號,將每一天都視為瓶頸並不容易。

Crispy 脆樂團 / 丁丁

脆樂團的 Skippy 表示自己面對的大多是技術上的瓶頸:「剛開始練吉他的時候,封閉和弦是一個關卡,因為丁丁提到她練琴時會選一些不是封閉的歌來練,我寫歌時會寫一些不需要封閉和弦的歌。我用很多開放和弦,開放和弦的聲音聽起來感覺會有較多空弦的震動,會有一種在海洋裡的感覺。不過這其實算是取巧的一種的手法。」

問到各自最喜歡的吉他手,Skippy 表示自己在創作歷程中喜歡過很多不同風格的吉他手,在他開始寫歌、聆聽台灣獨立樂團的音樂時期,橙草樂團的克拉克便是他崇拜不已的偶像。他形容:「克拉克彈的吉他,像是將年少時期的憂愁都彈入他的吉他聲音之中。我以前都會聽他的歌,在自己十七、八歲,最中二及憂鬱並覺得沒人懂我的時期,晚上一邊聽、一邊偷哭。其中一首〈夜盲〉,就覺得我快哭瞎了。

Crispy 脆樂團 / Skippy

脆樂團的丁丁則直喊:「韓立康!」Skippy 補充回答說製作人韓立康目前正為他們製作專輯,丁丁接著說:「我覺得阿康的吉他非常有特色,帶有一種很刺激的感覺。他通常會用比較清亮的音色在歌曲裡,而你一聽到會覺得,這就是阿康的風格。」PiA 則說自己當初練彈唱時最喜歡 KT Tunstall,讓她意識到原來身為女性彈吉他也可以如此帥氣。她接著說:「後來喜歡 John Mayer,他就是一個無論彈電吉他或木吉他都很有自己味道的創作者。每次國外有演出,我都會想辦法飛去當地看他演出,大概兩次或三次吧,整個散盡自己的荷包。」

說笑的三十分鐘音樂座談就這樣過去,接下來我們還會陸續發佈生動逗趣的「以音樂之名,行說笑之實」的 Red Bull Stage 沙發開講菁華回顧,不要錯過喲!

 

撰文者:小鬻(Jaddie Fang)
圖片來源:RED BULL TAIWAN / DER DER LIN

(本文轉載自 Red Bull,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