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在beat之間尋找自我:榕幫詹士賢

PAR Store 位於中山站附近的地下室,開業至今約半年。店內販售唱片、衣服、小誌以及啤酒,角落擺放大型遊戲機台,牆上展示 City pop 時期黑膠,樓梯間貼劉德華的海報,空氣飄散著 8090 年代的復古氛圍,甚至有些 B 級趣味——主理人的品味特殊。

「我想台北就這邊吧?台中可能放元氣(唱片行),台南就放朋友的店,應該就三間,完全忽視東部朋友的需求,」詹士賢坐在沙發上,思考可以寄售專輯地點,並自嘲地補一句,「但東部好像也沒人聽。」

24 歲的詹士賢似乎不太掩飾自己的劣勢,首張個人專輯《最近的我和我在想的事以及在意的人事物》的數位版本,在上個月於各大串流平台上架。他能從後台觀察各類數據,包含聽眾來自何處。

聽來拗口的專輯名稱,直白揭露了創作的核心——乙位延畢少年的內心世界。他在與黃宇韶合作的〈別離〉唱道:「士賢居然轉眼 24 歲/我想玩音樂但不想回台北每個人都堅持自己才對想要說教嗯可以但請排隊」。然而,這位饒舌歌手並非一直單打獨鬥。

詹士賢是台南饒舌團體榕幫的團長,他與另兩位成員 Leerix Warren K 在成功大學嘻研社相識,成團 4 年多,曲風較接近於 old school,發行過兩張專輯:《氣根》是張野心勃勃的雙專輯,出現台灣傳統音樂元素,可惜沒獲得市場對等迴響;《甜蜜城市》充滿濃厚的台南味,記錄了他們在地的生活,又甜又鹹。

《甜蜜城市》 2017 年底推出之後,演出漸增。他們也規劃下一張專輯的藍圖,但主題有點太硬,導致創作上有點卡關,寫不出來,反倒是催生出《最近的我和我在想的事以及在意的人事物》

這張專輯,詹士賢將自己定位成 beatmaker

榕幫成員:WARREN K、LEERIX。

「因為我每天都會編一些 beat 出來,」詹士賢說,最近沒事還會帶著相機四處拍照:「當時只是想說出一本攝影集附 beat tape 就好,沒想到就越做越多。」

「真的要分類的話,算是 Boom bap,一種 90 年代東岸的樂風,」他補充說。

延續著嘻哈音樂的傳統,他在拍點之間尋找自我,大量取樣、拼貼台灣與西洋的經典歌曲,更找來團員與音樂圈的朋友合作,15 首歌曲就出現 16 位名字有人是獻聲,有人是做 beat

他的取樣很多來自友人的創作,取得著作權相較容易,例如 DSPS、問題總部及 Vooid但,專輯於串流平台 Spotify 上架 1 個月後,點聽次數最多的歌曲是〈最近的我〉,原曲〈失業男子〉來自水晶唱片在近 30 發行的合輯《完全走調》。

詹士賢說,當初聽到覺得驚喜,四處詢問才找到水晶唱片的老闆任將達與演唱人葉樹茵的弟弟,取得授權。他還笑說會找這麼多人來合作,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懶得寫完三段;二、可以請其他 beatmaker 來唱饒舌;三、直接找原曲的作者來 feature

雖然,《最近的我和我在想的事以及在意的人事物》裡的歌曲,最早只是詹士賢為了記錄生活而做,傳達他的心理狀態,不刻意賦予歌曲意義。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聽見他的生活。

咦?這個人的生活,除了音樂本身,好像沒有其它太多重心的感覺,」一位友人透過 Instagram 匿名的方式私訊他,認為專輯少些了什麼,更期待他聊自己的菸、中古車或公仔之類的事物,「好像看不到其它的生活感。」

「我當時跟他講說,這些我都知道。」詹士賢如此回應質疑。但是,他還是想這樣呈現的原因是想著創作這件事情,確實佔了很大一部分的生命,還為此陷入過憂鬱迴圈。

「最大的問題是,對於自己能力的質疑吧?沒想到會搞到一事無成,同學們都去了下一個階段。音樂圈的同輩,也好像繼續在往前走。但我卻被卡在原地,人生第一次過這麼不順。一直做到這張一半的時候,才漸漸好轉。」

D.J. KOOL KLONE、CONEHEAD 及 TARO。

三峽長大,曾學過小提琴的詹士賢,某次在電視看到 Beatbox 表演,當時只覺得這技巧很神秘。上高中之前,他突然又再想起這件事情,後來加入建中口技社,開始玩 Beatbox。高二時,有一堂社課,找了當時台大嘻研社的成員 BR 介紹嘻哈文化,開啟社員的興趣。

詹士賢回憶道,「原來饒舌是這麼一回事。」接著笑說,「但那屆除了我以外,大家幾乎都考上台大,然後加入台大嘻研。」回過頭看,詹士賢認為讀建中的自己,考上台大就不會繼續玩音樂。相反,他在成大工設學習到把想法變成實體,還有離開家裡、搬到台南的自由,這些看似與音樂無關的事物,逐漸累積成創作養分。

大一那年,詹士賢加入快要倒的成大嘻研社,當時的社員只有他與社長,兩人放 beat 練習寫詞,還是玩票性質。

「雖然過去一年半,大學嘻研社的夯度來到一個高峰,但其實它每兩年都會來一次,」他說。「我們算 2018 年是的一個高峰好了,上一次就大概是 2014 年。那時候就是熊仔、BR,他們剛畢業,跑進人人有功練,感覺注入一波新血。」

當時看著嘻哈社團遍地開花詹士賢心中也躍躍欲試,參考蛋堡的竹幫概念,成大有榕樹就叫做「榕幫」。他在大二某次演出結束之後,向團員正式提出他的想法,「誒!我有一個榕幫的概念,我們把它做起來好不好?」但,那時候成大嘻研與榕幫的界線還十分模糊,直到他們在迎新晚會表演。

「台下是三千位新生,他們也不知道台上是誰就跟著歡呼。」詹士賢說。「那時候感覺說:『哇!感覺很可以喔!』更確定,我們獨立出來做好了。」那次演出,是他第一次有當巨星的感覺。「那時候為了耍帥,還做了幾頂榕幫的帽子。唱完最後一首歌的時候,我就把帽子拿下來射出去,送給台下的新生。但是,那個拿到帽子的男生,他連社團都沒有來。」

2015 年,榕幫憑藉著學姐留下來的一支麥克風與 GarageBand、以及網路下載的 beat,交出第一張 mixtape 之後,從此踏入台灣嘻哈的江湖。

好奇問他們與某些嘻哈廠牌的關係時?「這段有點辣,」詹士賢說。「等等,我想要先去上個廁所。」當他跑去上廁所時,店內播放著另類搖滾名團 Teenage Fanclub 的〈Heavy Metal聽來十分詭異,畢竟一支來自蘇格蘭的樂團,玩著西雅圖式的吉他噪音。

PAR STORE 主理人、VOOID 主唱洪申豪。

去年 6 月,詹士賢在編曲上遇到瓶頸,認為自己做出的 beat 少了一個味道,說白話就是「不夠嘻哈」。因此,他跑去找 beatmaker 組織 beats and friends Conehead Taro 請教,更一起創作出了〈bidbi swing〉。

「我學到最多的就是鼓組的取樣,」他說。他們的做法是最 Original ,也就是從 Funk R&B 這些黑樂裡找出節奏。」

彼時,詹士賢剛好常聽 Vooid 的〈新月〉,於是嘗試取樣這首「非黑樂」類型的搖滾歌曲,歌詞加入自己的心境,甚至還將 demo 傳給原曲的主唱洪申豪。

他很妙,最後都已經做完了,他才問我說:『要不要來發行?』」洪申豪在 PAR Store 的櫃台接受採訪時說。「我自己覺得是一張蠻 decent 的作品從只有 beat 到後來混音,甚至後來我在 Outro 也有參一腳,幫他彈了一點東西,算從頭到尾,我都有 follow 到。」

現年 36 歲的洪申豪,是樂團主唱,也是 PAR Store 主理人,店名來自他於 2013 年成立的獨立廠牌 Petit Alp Records,發行過十多張唱片,包含 Vooid午夜乒乓、勝利一族,以及自己的個人專輯。去年底曾發行過一張 7 吋黑膠,一面是黃嬉皮;一面是榕幫

因透明雜誌成名的洪申豪,雖常被視為龐克,但 Petit Alp Records 旗下的發行,不限任何樂風,廠牌的使命就是「讓自己真的開心」。除了合作,他在《最近的我和我在想的事以及在意的人事物》後製時,也給一些建議,注意聲音平衡的處理,不然會太像隨興的 mixtape

那麼,跟當下台灣的饒舌歌手相比,詹士賢較為突出的特質是?他還是會去 digging 老的東西,每個世代都要有這樣的人,等於在做一個傳承者,但以現在這個潮流來講,這樣的人勢必會比較弱勢。他們的流量會比較少一點」洪申豪說。

我覺得沒有關係,重點是你開不開心在做這件事情,不要一直跟人家做比較。因為當 80% 的人都在迷 Trap 的時候,你勢必是比較孤獨的吧?但是,這樣你可以認識很多比較 hardcore 的好朋友。」

PAR Store 要打烊前,洪申豪回答最後一個關於詹士賢的提問,「他喜歡老的東西。我覺得老的東西一直都會有個 quality 在,它會比較誠懇一點。」

假如這個時代還在意的話。

攝影/詹士賢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記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