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人眼睛穿越迷霧 以溫柔伴躊躇不前的靈魂

由三位馬來西亞人和台灣女孩組成的愛人眼睛,即將於 7 月 14 日,發行第一首數位單曲〈躊躇〉。不同的文化背景、處在不同環境與科系的四人,原本各自有預設的人生藍圖,因熱愛音樂而結緣,決定攜手走向同一條道路。

一開始我們都是喜歡音樂的個體

其實在愛人眼睛之前,團長 Danny 就有過組團的念頭,不過一直無法遇到有共識的夥伴。他曾經當過樂團主唱,笑說覺得自己唱歌實在沒有特色,所以就打消念頭,轉當鼓手。進入大學後,和亭潔在吉他社認識,聽見她特別的音色,Danny 又燃起了組團的念頭,接著找來同是馬來西亞的朋友,吉他手武靖和大提琴手凱友,促成愛人眼睛的誕生。

關於團名,Danny 說曾經提過黑襯衫這個名字,因為團員們平常都很喜歡穿黑襯衫,大家笑成一片,說著當初想過很多有趣的團名,經過一番討論才終於取得共識,最後決定愛人眼睛這個名字,希望能透過愛人的視角,投射出他們內心的想法。

踏入專業,驚覺自己的渺小

四個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四雙稚氣未脫的眼睛,對他們來說,任何事儘管困難,都值得嘗試,從決定成為愛人眼睛的那一刻開始,他們便明白:「當你踏入專業領域,才會發覺自己有多麼渺小。」因為四人都不是科班出身,一切必須從最基礎的節拍器入門,滴、噠、滴、噠,四人異口同聲:「對到要發瘋了!」但同時他們也感謝彼此願意互相體諒不足。

武靖的拍子是四個人中最不穩的,他說:「以前只有自己指彈,可以隨心所欲彈很爽,但現在我們是樂團了。」為了與這一群人長遠的走下去,他將自己的鋒芒收起,除了苦練外還是苦練。團員們遇到挫折都會停下腳步等待對方,遇到問題攤開一起解決,他們自稱從不吵架,像家人一樣坐在一起,聊聊愛人眼睛所面對的問題。

提到家人是否支持,團員們的臉上露出調皮的笑容,好像做錯事被發現的孩子。原來他們都沒有和父母提起已經簽約的事情,頂多和兄弟姐妹打個招呼,「先斬後奏!跟他們說我在台灣工作,等做出成績再說⋯⋯」也因此,他們每個人都擁有一份意想不到的超級副業,亭潔是幼稚園老師;凱友是園丁;Danny 在餐廳廚房幫忙,武靖說他什麼都做,大家在聚在一起練團的時間,會是瑣碎俗務外最大的解脫。「能找到一群願意和你一起走下去的人,很難。」無論如何都應該把握著,因為能做喜歡的事是最幸福的了。

愛與被愛譜出動人旋律

愛人眼睛裡的每個人都會創作,團員自曝感情路都不太順遂,創作多是將自己的切身之痛寫成歌曲,希望聽眾能有所感觸,世界上還有另一個人和你一樣,曾在人生道路的這個坑跌倒,但爬起來之後,他們輕描淡寫將這些豁達唱給世人聽。

「我其實很害怕寫歌。」意外的是愛人眼睛現有的歌曲多是由亭潔創作,「創作要挖掘自己內心悲痛的一隅,一旦投入那不安的情緒可能無法抽離,雖說壓力總是會在歌曲完成的那一刻被釋放,但如果寫不出來便得強迫自己持續沈浸。」這次的主打歌〈躊躇〉,同樣出自亭潔,簡單的歌詞搭配溫柔的聲線,讓人馬上掉入濃濃的情緒之中。

這首看似在訴說暗戀的心境,其實背後的故事再糾結不過。談到創作背景,團員們面面相覷,才聽著亭潔緩緩說出自己曾經有過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情,想說卻沒說出口的那句我愛你,躊躇不前的心境,最後變成了旋律,雖然你就像那片看不清的茫霧,不過那份心意,真實的存在,一起被好好地收在心底了。〈躊躇〉這首歌溫柔包覆曾一樣受過傷、說不出口的愛,望能帶來共鳴,讓聽者心中的某一塊感覺被理解。

吉他手武靖提到,在音樂上想要嘗試更多的變化,但目前礙於許多限制,所以很多東西沒辦法呈現出來,未來會繼續努力,創作出更多不同類型的歌曲。而對於想要挑戰的曲風團員們都有各自的想法,Danny 比較想要嘗試放克,凱友則想挑戰輕搖滾,而亭潔和武靖剛好有一致的想法,想要做藍調類型的音樂,不同的想法也將為他們帶來更多可能,讓人期待之後的創作會有什麼樣的突破。

一起期待,愛人的眼睛能夠帶我們看見什麼吧!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