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朝宗》十週年演出在即 解密神棍樂團的現況與未來

最近,成團超過十年的神棍樂團又逐漸回到樂迷的注視範圍中,從三月和老王樂隊的聯演,以及甫落幕的《羅大佑週三俱樂部》最終場和羅大佑、熊仔的組曲合作,都顯示著這支樂團依然活躍。5 月 11 日星期六《萬佛朝宗:一夜限定》十周年演唱會在即,讓我們了解一下這支樂團的現況、以及樂團近期的計畫。

IMG_9447

Q:和老王樂隊共演的緣由?原本就互相認識嗎?

歐比王:其實我們不算認識,不過在他們還沒大紅前就曾在一些音樂節的 line up 上看過老王的名字,所以有印象。2017 年底我接到老王吉他手偉碩的邀請,希望神棍能在他們的 EP 台中的發表會上一起演出,他說神棍是他們很喜歡的樂團,還附上錄製好的音檔。但很可惜當時團員有出國行程,加上我們自己在差不多時間有台北的售票演出,因此婉拒了邀請。

後來我們自己要辦《神一樣的存在》的演出時,因為其實已我們的樂風其實也很難找到共演的樂團,大家討論那就不如再問問老王看是否願意共演。還好他們也是爽快地答應了,不然我們也是怕他們後來大紅可能會請不起了,哈哈!

Q:這幾年神棍很少公開演出,是否聊一下過去幾年的狀況

竣傑:其實我們前些年一直都有在演出阿,音樂祭、商演都有在接,不過 Live House 是比較少。一直到三年前左右,大家覺得歌量太少,歐比王寫歌的速度也慢,好像每次演出都唱差不多的歌單,因此有刻意減少一些音樂節和 Live House 的演出數量,加上一部分原因是經濟因素,就暫時以商演、客家活動為主,直到去年下半年開始,因為要發行新專輯的關係所以比較積極地規劃參與音樂節、Live House 巡演等等。

0424_記者會-18

Q:和音樂教父羅大佑合作的契機怎麼產生的?

歐比王:我大概十多年前開始認真聽羅大佑,小時候其實就聽過他很多經典作品比如《童年》、《鹿港小鎮》、《戀曲 1980、1990》、《光陰的故事》等等,不過那時候就只是當一般流行音樂在聽。後來再次認真接觸到他的歌,尤其是那些具歷史背景和社會批判的作品,當下有一種被五雷轟頂的感覺而一頭栽入,覺得真是發現得太晚、但也發現得很是時候,剛好那幾年也為我自己創作神棍的音樂找到了方向和想法。

後來我幾乎每一場羅大佑在台灣的演唱會都會到場,包含 Legacy 的《週三俱樂部》系列。剛好舌哥也知道我是羅大佑的歌迷,就問我們是否願意替羅大佑暖場,我們當然是很興奮地答應了,也才開啟了後續羅大佑邀演和熊仔的最終場組曲合作。

Q:外界一直有印象神棍成員有大的變動,能否談談原因?順便請團員聊聊現況

歐比王:其實總結來說就是大家想法和個性不同吧,組團時間久了多少有摩擦,而且那時候自己個性比較衝,所以也就造成團員之間蠻多衝突的。有成員也感覺在尋找更好的機會,就在一個時間點率續離開這樣。

竣傑:我之前念大學的時候在中壢的樂器行教吉他,和神棍之前的貝斯手海狗是同事,所以其實一直有在 follow 神棍的音樂,第一次聽到整張專輯覺得怎麼會有人可以做出這樣的音樂,覺得很厲害。2011 年看到神棍在徵新吉他手的訊息,沒想這麼多就馬上跟歐比王聯絡,當時我還是經過嚴格考試和口試進來的(笑)。

那時候神棍大概只剩主唱歐比王一人,我應徵的時候歐比王還寫了一堆類似合約的條件給我知道,而且傳了一首新歌的 demo 給我編曲吉他部分當作考試,真的是打敗許多競爭者才得到這個職位(笑)。我每次都開玩笑我是從基層打拼,一路幹到現在團長的位置,神棍從當時解散邊緣靠我獨撐大局才能到現在。至於現在的話,除了彈神棍,平常就是在中壢地區的樂器行教學維生,也接一些商業演出和編曲類的案子。

阿哲:我也是 2011 左右入團的。那時候前一個團轟沃克剛好準備休團,歐比王透過朋友的關係邀請我加入,就一直到現在。平常的話是在當上班族,畫一些工程圖這樣。

老吳:我也是在 2012 左右加入的,那時候剛從澳洲打工度假回來,正好也還沒有穩定工作或樂團。其實在那之前我在當時打工的樂器行當櫃台和教學,那時神棍常來練團,所以其實聽神棍的音樂也聽得蠻熟的這樣,他們來練團的那天都是我每周最開心的一天。後來是歐比王告訴我他在找新任鑼鼓手,聽到這個消息我就馬上答應,想說先搶先贏。目前的話其他時間也是在台北的樂器行、救國團之類的做爵士鼓教學。

小潘:我是差不多時期和智彥(嗩吶手)一起加入的,大概是 2015 年底的事情。歐比王當時有在中壢開樂器行,因為帶社團還有教學、活動的關係,就有互相認識。2015 年底那時候神棍接了一個新加坡、馬來西亞的巡演,剛好前任的鼓手和嗩吶手無法成行,當時歐比王問我能不能先代打,所以從那時候就一直到現在成為正式的團員這樣。平常的工作也是在中壢、桃園一帶做爵士鼓教學、商演為主,另外還有擔任獨立樂團旅人的鼓手一職。

智彥:我是和小潘差不多同時入團,那時候是一個學妹介紹認識歐比王。其實在那之前因為本身念北管的關係,就已經有聽朋友介紹而聽過「萬佛朝宗」這首歌,那時已經對這首歌的編曲很有印象了。後來跟歐比王聯絡之後才知道原來就是神棍的歌,也才真正聽完完整的專輯,覺得元素非常多元又精采,卻又不失整體的風格和特色,尤其「流浪」這首歌很令自己驚艷。

0424_記者會-12

Q:近年印象比較深刻的演出?

阿哲:前年台北世大運閉幕演出和今年的台北燈節吧。世大運算是我們第一次登上國家級的演出舞台,事前大家都很戰戰兢兢地做準備,可惜演出當天因為彩排延遲的關係所以我們沒有彩排到,電視鏡頭和現場的監聽都沒辦法到位,覺得跟嬉班子的合作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小潘:也是世大運吧,但印象深刻的緣故是我演出前一個多月出車禍骨折,結果自己沒辦法上台,只好請前鼓手張媽代打,是覺得有點遺憾。

歐比王:今年的台北燈節也是蠻印象深刻的,因為之前沒參加過台北燈節的活動,演出前幾天才發現其實活動規模很大,是比我事前以為的還要重點的市府活動。當天台下有數萬人次以上的觀眾吧,而且網路上對我們演出的評價都還蠻正面的,算是有扳回一城的感覺。

Q:錄製《萬佛朝宗》和拍攝 MV 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歐比王:印象比較深刻是其實錄製的時候也蠻趕的,因為有發行日期的壓力。那時候專輯十首歌有五首在專輯錄製之前的三年就寫好了,但後面五首就寫得很慢。像「窄門」,那時自己有宏大的志向,想要寫一首致敬 Queen 的波西米亞狂想曲的大篇章台式搖滾歌劇,記得大概自己寫加編了有整整三個月吧,包含整個三大段落、台語月琴唸歌、京劇搖滾等等。還有像最後一首完成的歌「給我一個獎」,是專輯九首歌都錄得差不多的最後關頭時候才寫完的,是一首用南無觀世音菩薩來搞笑的歌曲,覺得在專輯裡蠻有趣的,也是很成功的潤滑劑角色。

MV 那時候也是想做有點幽默的感覺,剛好那幾年葉問一個打十個很紅,加上「萬佛朝宗」是由如來神掌所取材來的,因此跟導演要求要加入詠春的武打元素算是圓夢 XD 後面還很惡搞地把大家都扮成喇嘛和布袋戲角色,造成預算爆炸,而且最後還整整拍了超過 24 小時才收工,睡了幾個小時還去趕電視通告,印象非常深刻。

神棍樂團_歐比王

Q:新專輯的內容可以先透露一下嗎?

歐比王:其實在做完《萬佛朝宗》之後就有在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方向,因為很多有趣的東西都在那張就已經做了。也是差不多那時候去了北京一陣子,聽了很多民族性的音樂和樂隊,才慢慢找尋到新的方向,確定這張會除了延續北管、客家、搖滾元素以外,還會有更多民族性音樂的風格,比如說蒙古呼麥、馬頭琴等等。

自己對於新的這張會有「大格局」的定義,比如有關於社會、網路現象、土地的主題,也有對人生、對歷史的反思,絕對是一張值得細細琢磨的專輯,希望大家能支持。

神棍未來一年的計畫?

智彥:未來的目標是希望可以把玩樂團當成一個穩定的工作,然後繼續磨練自己嗩吶的功力。

老吳:也是希望繼續和大家一起努力。如今天沒有跟神棍團員組團,未來可能就會跟別人組團(笑)。

歐比王:未來的時間都會用力地表演吧,音樂節、巡演、海內外都跑,也會繼續做下一張,作品可能會先以 EP 的形式發行,時間比較不會間隔這麼久而被大家忘記。接下來我們有蠻長期的演出規劃,除了一些商演、客家節慶、海外邀約以外,5/11「萬佛朝宗」十周年專場,年中目前安排三場音樂節,九月開始有我們自己舉辦的校園巡演跟學校社團合作,大概會有北中南六到七場次,希望到時候大家都可以來參加。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