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DOG與這一年多舛的《人間》

SADOG 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龐克血液衝撞四方,首首直白的歌,嘶啞地唱。不管是僅 27 秒的〈你生日關我屁事〉,還是受洪申豪啟發,以錄音筆錄製長達一小時 live 單曲的〈51 分 10 秒單曲〉,都足見他們的叛逆。但若再多鑽一些,其實不難發現,直球系的表面,柔情潛伏其間。這個成軍七年的藍調龐克團,終於推出第一張專輯《人間》,但背後的故事卻不順遂。

Sadog

四個龐克

七年前,SADOG 發跡於桃園,目前是桃園與台北 2:2 的混域組合。來自桃園的首腦主唱陳融,與鼓手莊子瑜是初代團員,前者身兼倒車入庫的吉他手,後者今年正式加入寞子宮。在歷經諸位團員替換,現在加入了同為 I Mean US 貝斯手的 Hank,以及吉他手—逃走鮑伯的主唱吳思岑。

樂團成員身尬多團,與他們都是六張犁幫的一份子脫不離干係。

當時,成團兩年的 SADOG 在桃園鐵玫瑰熱音大賞展露頭角,這才初出矛頭。面臨升學的分水嶺,考量到樂團的延續,他們約好一起北上讀書,也期待資源豐富的台北,能帶給他們更多衝擊。

離鄉背井又不善交際,直到有天,陳融一時興起報名了位於六張犁「Line in 籟音音樂影像工作室」的直播節目,一切才開始不一樣。此後,不管是練團、錄音,有事沒事他們都往六張犁跑,那裏頓時成了他們的生活重心,也因此結交了倒車入庫、I Mean Us、Triple Deer⋯⋯等樂團界的朋友,在音樂路上互相扶持。

多舛的《人間》

專輯名為《人間》,看著〈人間〉MV 女主角手中的那本《人間失格》,好奇詢問是否受太宰治影響,陳融說不算是因為讀了那本書,最初只是好奇「人間」的意思,一查才發現,日文的「人間」就是「人」的意思。

《人間》是人,且是個抑鬱的人。專輯匯總了陳融 18 到 20 歲的部分創作,在這個甫成年的階段,一些自我懷疑與憤怒苦無出口,便被寫進歌裡。這樣的陰鬱色彩,好像也在無形中,為這張專輯的命運蒙上一層灰。

SADOG 請來他們都很喜歡,來自少年白、淺堤的方博聖擔任製作人,就像下了一個遠距離戀愛的決定,必得突破日後的重重關卡。原訂在去年四月發行的《人間》,因與製作人分處桃園、高雄,無法面對面,只得花更多的時間溝通,加上資源不足,成品始終過不了內心的底線,最後決定暫緩發行,硬著頭皮完成「沒有發片的發片場」演出。

當時 Bass 手 Hank 還是代打,允諾幫忙的日子即將結束。從創團就一起玩了五、六年的吉他手,也非常突然地離團。專輯難產,SADOG 卻只剩兩個人,那段愁雲慘霧的時光,讓他們一度覺得快撐不下。

某天晚上,陳融一度以為自己找到一絲曙光。某「金主」爽快地答應提供贊助與借貸,於是,他們重啟專輯的製作。誰知命運狠心,「金主」突然跑票。滿腹無奈,也不能再一次當放羊的孩子,背了點債、四處掙錢,歷時一年籌備的《人間》,這才誕生。

關於這張遲到一年的專輯

列印

《人間》的專輯封面,是個不成形的雕塑,出自陳融之手。原先,他打算製作一個女友的翻模,製作前期都非常完美,但就在注模時,突發奇想,希望這個石像能象徵他堅定的愛,於是以堅固的水泥取代了一般用的石膏。結果是,水泥的重近乎把一半的模都破壞了,而成品就是封面的石像。這個近乎摧毀的石像,流露出抑鬱的氛圍,一眼打中陳融的心,遂在家拍攝,作為專輯封面。

創團的第一首歌〈Today〉,常作為早期表演的開場,如今〈Today〉當然也在第一張專輯裡,扮演開路先鋒的角色。當初創作時,陳融就非常希望加入 Dream pop 女聲合唱,這次的專輯,終於實現構想,找來了少男的夢中情人,I Mean Us 與甜約翰的主唱 Mandark 合作。問起他們最推薦的歌,他們表示製作人方博聖將〈浪人劍客〉、〈黃泉露〉、〈震動你和我〉幾首藍調味比較重的歌曲處理地非常到味,而陳融更説,自己很喜歡〈黃泉露〉這首歌。

〈黃泉露〉是他剛到台北所寫下的,某晚,因緣際會和怕胖團一起到窖父喝酒,原本當天打算滴酒不沾,但怕胖團 wee man 的敬酒讓他破了戒,朋友一旁推波助瀾,他遂膨風說:「給我來個最猛的。」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從和平東路一段到和平東路三段,倒車入庫的鄭力愷與廖育槿,一路扛著他回到工作室。當時處於混亂低潮的陳融,以此為靈感,寫下了這首歌。

〈人間〉與〈愛物語 to die〉的 MV 宇宙

受到父親職業的啟發,陳融對影像也感興趣,因為沒有資源,他參考一些低成本拍攝的作品,親自操刀樂團 MV。大部分的演員,都是身邊的樂團朋友,像受到大家喜愛的〈你生日關我屁事〉,鼓手子瑜下海當任主角,更找來官靖剛、阿強助陣演出凶狠店員。

在發布〈人間〉MV 時,他們曾表示劇情與〈愛物語 to die〉其實是同一個宇宙。原來陳融是漫威迷(據說 Hank 更勝一籌),在拍攝〈愛物語 to die〉時,就效仿漫威的精神,計畫許多角色將會出現在之後的 MV 中。

像是〈愛物語 to die〉的主角,一開始就被設定為悲劇人物,由倒車入庫的鄭力愷飾演,在〈愛物語 to die〉的感情受挫,影響了他的後續發展,成了〈人間〉裡頭的愛情暴力者。你還可以發現,這 5 支 MV 裡,有許多重複的演員:在〈人間〉中暴打鄭力愷的里鳳,又成了〈黃泉露〉的主角,這都是陳融佈下的彩蛋。

問起 SADOG 未來的計劃,他們笑說,在努力不懈的報名下,希望各單位能多多給予演出機會。同時,對下一張專輯已有明確概念,將會以人的情感出發,描述人與人間的關係,如果順利,希望能在明年發表第二張專輯。

曾深陷的憂愁與迷惘,都隨著成長獲得解套,故事起始於高中,少年的血氣方剛佇足於《人間》,七年時光荏苒,但他們沒有失格,故事正在繼續流動。

追sa鮑伯

【小地方四月份龐克鉅獻:追 S A 鮑伯】
演出|SADOG、 逃走鮑伯
時間|4/19 (Fri) 20:00 Open 、 20:30 Start
票價|現場 500 元
地點|小地方展演空間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