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Mean Us、The Fur.、大象體操在SXSW的演出有何收穫?

2019 年 3 月 8 日,位於美國德州奧斯汀「美國南方音樂節」(South by Southwest,以下通稱 SXSW)再度展開。

面對這個結合電影、音樂、遊戲與互動式科技的年度盛事,中文翻譯僅以音樂節形容是稍嫌偏狹了。SXSW 橫越文化與科技的界線,之於國家與企業皆有高度的火力展示與商業對接意義;光是要價超過美金 1300 元的入場證(badge),就已經超越一般人對「音樂節」的娛樂性認知。

從早期有樂團自行前往演出,到 2010 年後政府公部門的逐年金援,「台灣樂團到 SXSW 表演」已成常態。你不難找到台灣音樂人登台 SXSW 的新舊聞,字句誇耀著登板成績。也不難聽到一些反省,質疑這樣的金援在市場戰略上有何對價意義?

2019 年,台灣由典選音樂爭取到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局的標案「2019 年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展演活動」,負責執行、協助六組音樂人——I Mean Us、The Fur.、大象體操、邱比、激膚與茄子蛋——在 3 月 13 日晚上,於 SXSW 的 Elysium 酒吧舉辦「Taiwan Beats 台灣之夜」的 showcase 演出。

相較活動前幾天的泰蒙之夜(泰國與蒙古合辦的 showcase)、荷蘭之夜,以及與台灣之夜同場地的中國之夜(由當代中國獨立音樂代表廠牌『草台回聲』企劃 showcase),這次的台灣之夜人潮明顯熱鬧許多。當地台灣人、留學生組織的社團,早透過 Taiwan Beats 臉書專頁、SXSW 官網關注到台灣之夜的消息;樂見的是,現場也有不少外國面孔願意駐足聆聽,並在演後當面給予台灣樂團讚許。

據有參與經驗者表示,這次的台灣之夜的熱度確實有別以往。或許是 band sound 適合酒吧型場館,加上英文演唱、具有強節奏感的演奏真有加分;此行六組樂團中,尤以 I Mean Us、The Fur.、大象體操吸引到的觀眾人數最多。更可貴的是他們的收穫,不單止於一夜的熱鬧。

I Mean Us 受外媒矚目

sxsw i mean us

不同於一般的音樂節,SXSW 的音樂 showcase 名單採徵選制。表演者需事先上網報名,上述樂團除了 I Mean Us 與 The Fur. 為自主報名外,餘下四組人皆為典選音樂協助報名(值得一提的是,大象體操與激膚事前便受到 SXSW 演出總監 James Minor 青睞,期待他們來報名)。

瞪鞋風格的 I Mean Us 在出發前,已先被美國公共廣播電台 NPR 精選收入 The Austin 100 名單,成為該名單史上的台灣樂團第一人。爾後到了 SXSW,恰遇上他國樂團入境遭拒,遂應邀支援泰蒙之夜開場,額外賺到一次演出機會。

回想泰蒙之夜,I Mean Us 心有餘悸:「我們剛好擔任開場樂團,雖然當天稍早有在當地練團先調整好狀態,但到了會場彷彿時間永遠不夠用,一切都在非常壓線的狀況下完成試音;一方面我們不是主秀,二來演出前有一些溝通問題,試音時間很不夠,再加上這是我們在 SXSW 第一場演出,整個混亂!」

「但聲音一下觀眾仍然給足叫聲,知道熱情指數在哪我們就安心了。只能說,在 SXSW 一切都沒有準則,沒有所謂的準備好,要在任何狀態下都能保證準時開演,是一個不錯的挑戰!」I Mean Us 表示,他們一直以來都相信,自己的音樂在歐美市場能有所表現。這並不是妄想,而是有數據支持:「其實根據我們 YouTube、Spotify 等後台數據,來自美國的聽眾一直有在前五名。

可喜地,在隔天台灣之夜的精彩演出後,NPR 仍繼續給予正面報導,甚至在當晚詢問他們,日後若有歐美巡迴願不願意到 Tiny Desk 做 live session 演出。過去因為差旅費難達成一趟美國行,I Mean Us 這趟能因文化部支持而來,與美國聽眾面對面並確實獲得正面迴響,累積經驗後的明顯變得更有自信。

SXSW I mean us

The Fur. 主動出擊

SXSW 前,The Fur. 事先飛往紐約參演 Sofar Sounds。

Sofar Sounds 以觀眾購票後才會知道演出者與演出地點(通常是私人客廳)為名;到了紐約的 The Fur. 被安排在一位藝術品收藏家的家中演出。票在樂團出發前一個禮拜完售,現場約 50 至 60 人。

此趟巡迴合作的合成器手宣萱解釋:「這是不插電的演出,而且現場沒有提供音箱等任何器材。我們是跟當天其他表演者借音箱,請方博(長期合作的錄音師、音控)幫我們處理讓所有聲音從一台小音箱出來。」她開心地分享,演出後有許多人誇主唱柚子的歌聲很棒。

sxsw the fur.

外文系畢業的柚子,英語溝通無礙,線上報名 SXSW 的過程十分順利。「我們送完申請隔天就收到入選信,還以為看錯!」柚子說,她在報名成功後,持續積極地向 SXSW 的演出總監 James Minor 爭取額外的演出機會,遂在台灣之夜前夕,多排到一場在 B.D. Riley 酒吧的演出。

這場演出給了 The Fur. 很大的震撼。柚子回憶,他們演出前幾天才確定場地有音箱可用,於是在當天努力跟共演的外國團借 backline。因為換場只有 20 分,沒有事先試音機會還要 set 一套鼓:「我們在那間餐廳對彼此狂大喊(用中文),整場用跑的。演出其實監聽是完全沒有聲音,但我們還是很努力去演完。」

當天開場小失誤,吉他沒有聲音,The Fur. 整團僵住。沒想到演出後,當地媒體 Austin Chronicle 在一篇簡短的回顧文裡記錄到他們的演出,將之與 Khruangbin、The Cure 類比。柚子為此感到驚喜:「因為覺得他們有認真聽到我們想做的音樂,所以對於美國市場,包括看到兩個前輩(落日飛車、大象體操),就覺得我們一定還要在更努力做出很好聽的音樂和表演!」

幸運地,在 3 月 13 日台灣之夜前夕,The Fur. 受到奧斯汀電台 KUTX 的邀請,錄製了一段不插電的 SXSW Pop Up Session。

大象體操作為成功典範

相較於 SXSW 其他場表演,「台灣之夜」確實讓台灣樂團能較心無罣礙地專注在表演上,不必擔心太多。I Mean Us 表示:「台灣之夜多了事先完整 40 分鐘彩排的時間,台下有熟悉的面孔,台上也有會中文的 staff 協助,場地也相較大與舒適,大家比起泰國之夜放鬆非常多。」

隨行技師 Billy Drummed 解釋,台灣之夜當天除了外場喇叭外、所有的控台、系統、樂器和 backline 等等都是另外去租的;加上額外付租金給場地方 Elysium 酒吧,讓樂團能在下午一點就入場彩排試音,光硬體投注就超過台幣 50 萬元。

大象體操 SXSW

脫離「台灣之夜」的保護,理解 The Fur. 與 I Mean Us 光額外在 SXSW 演一場便倍感壓力後,實在不得不佩服大象體操的能耐。

大象體操此行包含在北美巡迴之內,12 日抵達奧斯汀的 SXSW 前,他們已經在東岸的波士頓、紐約完售兩場演出;直至 SXSW 期間更一口氣排了六場表演!儘管六場裡面,僅台灣之夜屬於 SXSW 的官方活動,會曝光在官方 app 的時間表上,可據樂團的美國巡演經紀人 Mia 指出,他們在 SXSW 的演出觀眾數仍是一場比一場多。

大象體操在台灣之夜被排在倒數第二團。登台前的凱婷早已醉醺醺,然而一站上台、拿起貝斯仍展現過人氣勢,每下勾捶音都扎實不掉漆。她流利地用英文要大家記得買周邊(原音:我知道你們很喜歡花錢,等等記得去左邊買周邊);坦率地笑容與舉手投足充滿魅力。若說多數觀眾是為了一窺凱婷彈琴的英姿而來並不過分。

千錘百鍊的身心靈狀態,讓他們在美國的現場狀態,一如美國巡演紀錄片段中的呈現,充滿熱情舞蹈、衝撞的外國觀眾。演出結束後也總會有觀眾(多數是男性)來向團員(多半是凱婷)表達讚揚之情,並期盼合照、簽名。

光是台灣之夜當晚,大象體操的周邊就銷售超過美金 1000 元(他們是六團裡面,周邊帶最齊全的);離開德州後,不僅在芝加哥錄製 Audiotree 的直播 session,美國西岸的三場演出也全數完售!

SXSW 周邊

就標案執行程度而言,今年台灣之夜自然是「成功」的。隨行技師 Billy Drummed 表示:「我們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把每個團的 full rehearsal 做完,幾乎沒有 delay 的在活動開始前完成標規上要求的記者會、茶會、產業交流,然後再沒有 delay 的把每個團的演出完整呈現出來。」

儘管如此,他仍語帶疑惑:「但問題還是在核心價值面,文化部花錢到美國參加 SXSW,但我們沒有完整的利用到 SXSW 的資源,說真的這整場演出就像我們拿錢去隨便美國租一間 livehouse 演,那個後續效益是相同的,相同趨近於零。」

一味相信藝人配合現行的海外音樂節標案,單單參演「台灣之夜」便有可能擴展海外市場實屬天真。

綜觀上述三組樂團在這趟 SXSW 的收穫,頗大一部分是源於自身的作品可能性、積極態度、演出成熟度,以及日常便與產業人士建立鏈結——無論是提前結識 SXSW 的演出總監、廠牌或海外友團(大象體操曾在日本為美國樂團 Hikes 開場;而 SXSW 其中一場演出便由 Hikes 的經紀人所組織的)。

顯然,公部門以標案支援有其極限,策略面上難跟緊瞬息萬變的樂團動態。即使標案的善意具保護之效,樂團若想有所成還是要敢讓自己去冒險。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