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十件音樂大事

在光怪陸離的後真相時代,強人出頭即能挾舊勢力起死回生。然而回望去年,茄子蛋、告五人等新生代仍憑著才華開出自己的道路;安溥、Tizzy Bac 等前輩也在革變的路上堅持,我們似乎沒道理失望。在前一年的回顧裡,我們聚焦了十一件刺激我們討論音樂的 2017 年度事件。在 2019 年初,我們也舉列了 2018 年十件對於我們在乎的音樂,很重要的事件與現象。

2018 音樂圈大事件

1. 重新定義小巨蛋演出:煉雲演唱會

張懸還原本名「安溥」後,在 2018 年 5 月舉辦了一場全翻唱曲目的「煉雲」演唱會,把二十二首地下的歌搬進了台北小巨蛋。

將之形容成「地下的歌」她或許不會同意,更貼近本尊的說法是對自己生命產生振動、理應成經典的歌。從趙一豪、廢五金、葉樹茵,到拍謝少年、Skip Skip Ben Ben、橙草⋯⋯觀眾著迷她的任性,巨蛋門票早早售罄又加演。安溥事前宣傳聚焦選曲的意圖,誰也想不到現場的視覺會徹底去中心。

立體磚瓦浮在空中,光存在卻又不存在。整場演出你幾乎看不見歌者全貌,恍惚之中只見一巫女跳舞。對樂迷而言,煉雲彩蛋或許是安溥「翻唱」張懸的〈寶貝〉,以及在「安可曲」出場和大家一起聽歌。可對獨立音樂創作者來說,興奮的是她與團隊重新定義了巨蛋演出的可能性,也讓人相信這些歌一直都有更大的可能。

煉雲計劃一路走到年底,安溥接著推出演唱會原聲帶,並搭配「一次性預購」,錯過訂購便不加印,未來大抵會成為稀世珍寶。儘管沒有把演場會的全曲收錄,也足以讓聽者回味。

安溥 煉雲

2. 第九屆金音創作獎轉型

第九屆金音創作獎喊出轉型,不僅評審團制度改成「主席制」,典禮也擴大成「音樂節」形式,讓相關入圍者在台北、高雄演出。規則的彈性變化帶來許多效益,諸如:「最佳現場演出獎」入圍者不必在典禮演出,使得他們可以在 live house 場地發揮本色;典禮節目也能豐富,讓第九屆金音創作獎得以邀請落日飛車、安溥、蛋堡、厭世少年等,組合演出,說出完整的故事。

對於觀眾來說,2018 年的金音創作獎成了近年最有感的一屆。除諸多話題新秀入圍、得獎,典禮上的樂迷哏也玩得過癮。譬如:邀請阿強、楊大正、頤原還原《搖滾樂殺人事件》的獨裁者樂團一同頒獎;壓軸演出由閃靈和評審團主席陳珊妮合唱〈烏牛欄大護法〉。

事實上,這是文化部針對金音創作獎三年轉型的第一步,目標願景是能成為亞洲獨立音樂的一大盛事。今年金音獎做出的階段性嘗試,便是邀請張基河與臉孔們、LMF、P.K.14、STAMP 等亞洲音樂人來台演出,甚至上台頒獎。撐過第九屆,2019 年金音第十屆肯定會更受期待,對於文化部與承辦單位而言,絕對是更大的挑戰。

6-2金音獎記者會評審團主席陳珊妮與文化部長鄭麗君s (1)

3. 台式新「浪」潮

厭世之後,「Chill」成了時代音樂的熱門字彙。2018 年大量冒出的 Chill 音樂,光是日本的 City Pop 也不足以全涵蓋了;九O年代的 Dream Pop、瞪鞋一路,當代新靈魂、冷波(Chillwave)乃至復古 Synth Pop、蒸氣波(Vaporwave),全都交融在一塊兒,共同分享法大的精神意義。

2018 年 10 月在 Pipe 舉辦的「秋OUT音樂節」,遂忠實地把台灣相關的「秋」團聚在一起——落日飛車、I Mean Us、水源、The Fur.⋯⋯,他們的音樂放下去人就鬆。這股「新浪漫風潮」席捲亞洲,或許你會想到的案例是泰國的 Phum Viphurit。

除了「新浪漫」的浪,在台灣還有另一波「浪子」的浪。2018 年,茄子蛋繼〈浪子回頭〉後再推出〈浪流連〉,MV 由 Spacebar 工作室名導殷振豪操刀,原班人馬找來螢幕形象堪稱「台灣教父」的高捷參與,連結前作的「浪子宇宙」和吳朋奉對戲,許多人聽完後都決定拿「做一個善良的歹囝」當座右銘。有意思的是 deca joins 的新歌〈海浪〉,由劉立執導的 MV 也拍浪子的寂寞心聲,幾乎像是要宣布加入浪子宇宙。

世界風風雨雨,訊息瞬息萬變。不論什麼樣的人,迷著什麼樣的浪,他們都渴望在裡頭找到逃逸與釋放的出口。

秋out

4. 烏牛欄大行銷

若要選出 2018 年度話題歌曲的行銷案例,閃靈樂團的〈烏牛欄大護法〉絕對難以忽略。從 7 月大象體操和張家母親合作第一個版本後,又接續有了洪申豪、不熟的朋友派對、必順鄉村、厭世少年與海豚刑警主唱伍悅合作的版本。這段期間,所有人的認知從「大象體操發了一首不一樣的新歌」,轉換成「烏牛欄大護法到底是誰的歌」。

各種猜想漫天飛,耳尖者從台語詞曲的行腔走韻找出答案,可官方線索直至 7 月底香港唱作人何韻詩交出第六個版本後才呼之欲出。

烏牛欄位處南投縣埔里鎮,不僅是 1947 年二二八事件尾聲,「二七部隊」抵抗國民黨軍的最後一役,也是台灣平埔巴宰族岸里大社的故地。在何韻詩版本的〈烏牛欄大護法〉中,不僅出現了金屬男聲的嘶吼,MV 最末更出現筆墨遺書,署名人「潘正源」與收件人「薰」恰是閃靈〈暮沉武德殿〉與〈薰空〉民謠版裡的男、女主角!

行銷能力極高的閃靈,透過數個翻唱版本讓〈烏牛欄大護法〉的旋律,在正式推出前便深入人心。日後除了在金音創作獎上和陳珊妮合唱,也與蕭賀碩在婚姻平權活動上表演,可最驚人的還是在聖誕節,與香港的何韻詩透過直播合唱。當時網路一度斷線,改以手機重連後,即使音畫 lag 依然整首唱完,實在太厲害啦。

5. 永遠懷念:盧凱彤、哲毓離世

2018 年音樂圈接收到了兩次噩耗,重擊了樂迷的心。第一次是在 1 月,Tizzy Bac 的貝斯手哲毓因為癌症過世;第二次則是在 8 月,香港唱作人盧凱彤因墜樓身故。

這一年來的悼念從未停止。3 月在台北 Legacy 舉辦的哲毓追思會上,休團多時的 Tizzy Bac 偕同哲毓生前參與的法蘭黛樂團、Green!Eyes,以及他極為喜愛的傷心欲絕、落日飛車,五團共演超過 150 分鐘。一盞燈敞亮照著舞台上,哲毓的貝斯與效果器組,致意畫面一直延續到 Tizzy Bac 在 12 月的《知人》演唱會上;當 TB 唱起安可曲〈You’ll See〉時,哲毓彈琴的身影被投到幕上,讓人確信他仍一直在保護著這組樂團。

哲毓的貝斯與效果器
哲毓的貝斯與效果器

盧凱彤生前與數位港台音樂人相當友好,他離開後,何韻詩在演唱會上唱了 Ellen 作曲的〈青春祭〉及〈大拇指之歌〉;而岑寧兒不僅在自己的演唱會上,伴著 Ellen 的吉他唱了〈空隙〉,也在簡單生活節上翻唱〈天色很暗〉。當然也不只有過去的歌;艾怡良於 2019 年初的演出上坦言,新歌〈夜晚出生的小孩〉是獻給盧凱彤的創作;陳奕迅年底新專輯《L.O.V.E.》中收錄的〈海裡睡人〉,更是盧凱彤的詞曲遺作。

這一切思念讓我們相信,在音樂裡,他們仍神采飛揚地活著,永誌難忘。

6. Tizzy Bac 的重建之路

2013 年推出專輯《易碎物》與 EP《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後,Tizzy Bac 步入休團期。原計一年的休息時間無限延長,直到 2017 年三人宣布重聚之際,哲毓也同步公開癌症病情。

把握有限的時間,從〈暴風〉開始,TB 數首新曲一一曝光。即使哲毓過世後,他們仍盡全力把專輯完成,不辜負「許兄」留下來的音樂。隨著 10 月《知人》正式推出,這段日子的故事與歌曲一同浮現檯面:我們得知哲毓即使到最後一刻仍撐著身體,錄下〈失速人生〉的貝斯;我們得知在他離開後,惠婷以〈深海怪物〉描繪沈痛難癒的悲傷。我們得知他最後一餐吃到高級和牛;我們得知惠婷一度想過讓樂團就此解散。

面對 Tizzy Bac 再出發的決定,哲毓以「重建」取代「回歸」,提早所有人放眼未來。惠婷說,這條重建之路還沒走完,推出專輯只是一第一步而已;接下來的演出、下一張專輯,還有好多關卡在等著他們。接續大獲好評的《知人》 Legacy Max 演唱會後,他們繼續「怒唱一波」巡迴。2019 年是 Tizzy Bac 成軍二十週年,身為了解他們音樂的「知人」們,願陪伴他們走向第三十年、第四十年。

TB演唱會出現哲毓身影引歌迷淚崩s

7. 有嘻哈之後⋯⋯

娛樂產業瞬息萬變,不出兩年,「中國有嘻哈」儼然成了過時名詞。然而市場退燒未必是壞事,畢竟海水退潮才知道誰有穿褲子,真想撐下來再走好幾年,核心還是深入人心的作品。

環境明顯渴望本地的嘻哈新人,有意思的是,走在嘻哈近路「節奏藍調」上的音樂人常誤打誤撞被納入其中,2018 年的代表如:ØZI、吳卓源、莫宰羊,共同的特質是那帶有嘻哈感的演唱。

當然,乘著有嘻哈之勢,2018 年的音樂產業也作出了各種動作回應。大眾記憶最鮮明者,是金曲奬典禮上,劉福助與熊仔、葛西瓦、麻吉弟弟、葛仲珊共組「台灣早就有嘻哈」的演出橋段;針對圈內論述形式最廣博的,則屬嘻哈廠牌顏社與格式設計合作的「嘻哈囝仔」計畫——從 4 月的展覽、論壇,一路到年底的紀錄片、國蛋演唱的主題曲〈嘻哈囝〉,以及出版物《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

KKBOX 製作的嘻哈跨界合作平台「龍虎門」,在年初舉辦「龍虎門音樂節」後,也製作了網路直播節目「2100 全民開饒」,並召集樂團厭世少年、問題總部與眾多饒舌歌手合作「RAP N’ ROLL」計畫。有嘻哈帶來的效應是更多的創作與創意投注在相關的文化上,讓我們發現台灣二十年的嘻哈根基扎得有多深。

8. 復刻九O年代

九O年代的另類音樂場景在 2018 年頗有「復興」的氣勢。從安溥「煉雲」演唱會的部分選曲、陳德政新書《我們告別的時刻》描繪的場景、Roxy Vibe 重新開幕、《搖滾樂殺人事件》,一直到春天吶喊拿到金音創作獎「最佳貢獻獎」、水晶唱片創辦人任將達啟動「跨東亞音樂社群」計畫⋯⋯等種種現象,可見端倪。

也許上述這些並非復興,而是裱框過去的工作,目的是讓流行文化史的記述內容不那麼單一。願後輩談起九O年代會說,那是台灣解嚴後各種勢力、想像急遽噴發的時代;那是另類音樂地下化、流竄顛覆氣息的時代。

在奔向二十世紀末的最後十年,一代青年曾投入銳舞文化不信明天。可人們終究跨入二十一世紀老去,並要面對連濁水溪公社都預告解散的消息。在符號碎片化的網路時代,什麼會被記憶?對於後起的新生代而言,九O年代或許更接近吳卓源新專輯《1994 依舊舊事》裡的企劃元素:撥接上網、萬年大樓、Gameboy 主機與港片、港星。

9. 選秀的力量:傻子與白痴、李友廷爆紅

選秀節目的造星力量有目共睹,2018 年參與大團誕生的傻子與白痴,在主唱蔡維澤參加對岸選秀節目《明日之子2》後,徹徹底底地爆紅。不僅〈5:10 a.m.〉成了 StreetVoice 上破百萬的冠軍單曲,在 FlyingV 上發起的 EP 集資計畫計畫也遠超目標金額。提早關閉集資窗口後,旋即聲明 EP 計畫將擴大成專輯錄音計畫。

比賽後的年末,遍地的「維澤老婆」湧入台北簡單生活節,只為了聽久未在台演出的傻白。若只瞧當天 Legacy 的爆棚程度,很難想像他們七個月前還是在小型 livehouse 場地表演、持續參加創作比賽的樂團。

傻子與白痴_2

除了傻子與白痴,長期活躍於 StreetVoice 平台上的李友廷也在參加《聲林之王》後走紅。自創曲如〈誰〉、〈把音量轉小〉、〈直到我遇見了你〉在節目上一唱,網路各平台便湧入大量點聽。早在奪冠前夕,他的專場演出便已一票難求。說來這行看才華也看機緣,不是人人都能在選秀趁勢而起,想抓住成就的機會,唯一不變的道理還是先好好寫歌、練嗓、練琴。

10. 樂團超強新人發威

2018 是樂團新秀發威的一年。在 2017 年底發行 EP 的老王樂隊,以一曲〈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打遍天下。不僅演出接了一大堆,連租車公司也找他們把歌詞改成「車子加了油 車子就往前」的廣告版本;半年來,該影片在 YouTube 上也累積了 270 萬點閱。

另一組話題新秀是來自宜蘭的告五人。在以一張 EP 奪下金音獎的最佳新人獎前,他們早已交出數首 demo 在 StreetVoice 上火紅;就連〈披星戴月的想你〉非官方的歌詞版 MV 也在 YouTube 上也有百萬點聽(該 MV 現已下架)。趁著金音新人獎光環煥發,他們不僅發行了〈披星戴月的想你〉的正式版本,也唱進信義區的 Legacy Max 完售 2000 人場地。

最後當然不能不提茄子蛋。〈浪子回頭〉MV 在 2017 年底上線 YouTube 後,至今已超過 5000 萬點聽;頗有二部曲意味的〈浪流連〉,在 2018 年 9 月上線至今也有 2700 萬點閱。他們氣勢如虹,在今年的金曲獎一口氣拿下最佳新人與最佳台語專輯獎。儘管和最佳樂團擦身而過,上台演出時還被網友笑說是蘇貞昌、hyukoh;團員口徑一致的「積極樂觀,感恩惜福。」仍成了當晚最響亮的口號。

最佳新人獎入圍演出/茄子蛋 (2)

2019 年又會有哪些新秀崛起,哪些現象爆發?願回顧過去一年發生的事後再轉向未知的未來,能多些希望,少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