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屋十講回顧】「月見」寺尾談接手The Wall始末 斑斑預告明年以「林以樂」身份發單曲

12 月 12 日的活屋十講進入倒數第二場,請到了雀斑樂團的主要創作人斑斑(林以樂),以及在古亭潮州街經營「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的寺尾先生對談。寺尾先生在 2016 年創辦了廠牌大浪漫唱片(BIG ROMANTIC RECORDS)浪漫的工作室,在台灣、日本做了大量發行與演出企劃,增進雙方交流,合作對象包括:雀斑樂團、落日飛車、DSPS 等。寺尾也曾帶著斑斑到日本、韓國巡迴,他們也趁著講座分享到日本演出的經驗。

斑斑
斑斑

斑斑認為台灣樂團想到日本巡迴,有日本朋友幫忙會非常重要,初次去表演,你在台上未必要很能言善道,但音樂的基本功一定要好才會被重視。她舉落日飛車為榜樣,主張扎實的演出才會讓日本觀眾印象深刻。寺尾也在講座後半提到,大浪漫唱片曾和落日飛車合作發行三張黑膠,在日本壓片、販售,消息一出,日本樂迷非常雀躍,最後的成果也十分驚人。能有這樣收穫,原因在於落日飛車已經到日本表演過不少次,評價也很高,透過這樣活動與發行雙管齊下的運作,讓他們能在日本市場受到矚目。

寺尾先生說,對前進日本市場有興趣的台灣音樂人,最簡單的第一步是去認識日本人。譬如有日本樂團來台灣表演,就主動去打招呼,喜歡他們的音樂試著交換 CD。寺尾觀察自己辦的音樂表演,台灣音樂人普遍比較害羞,不太會主動社交,斑斑的特別就在於她社交性超高的音樂人!被問到有沒有什麼交友好招,一旁的斑斑靦腆地說:「就手上一定要有酒呀。」

寺尾
寺尾

獨立音樂人到日本巡迴究竟有沒有可能獲得實質收益?斑斑以自身經歷提醒,巡迴新手往往會忽略許多音樂外的成本,譬如住宿、交通、甚至自己的體力。像她已經超過三十歲了,不太能一直扛器材在電車出入口上上下下,會思考租當地器材,因此額外的租借成本自然也要算進去。這樣零零總總統計下來,往往打平支出就很幸運了。如果真想多賺到錢,周邊商品的推出便很重要,去年雀斑樂團發行《不標準情人》,特別製作了專輯的樂譜當周邊商品,意外兩刷售罄,比 CD 收入還高,對他們的幫助很大很大。

從日本的「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到台灣的「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寺尾先生今年又多了一處 live house 經營據點——The Wall。被問到為何會接手 The Wall?寺尾先生答道:今年大浪漫唱片有一位新成員,是當年曾在 The Wall 工作,以經營 2manyminds 唱片行為名的 DJ Spykee;Spykee 對透過 The Wall 創造更豐富的音樂場景相當熱情,加上他們平常便頻繁地租借 The Wall 辦表演,遂接手了。未來地處住宅區的「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會繼續做不插電、電影放映、像家一樣溫暖的活動企劃,而 The Wall 則可以做樂團編制的表演,甚至辦演後派對,兩邊互通創造更有趣的現場。

DJ Spkee 在講座最後也現身說法,解釋去年他的唱片行租約到期,偶然和「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的廚師聊天聊到收店的事,輾轉有了到大浪漫唱片的工作機會。恰好過去經營 2manyminds 唱片行時,便有許多日本樂團和他聯絡說想來台表演,到大浪漫便能讓這些想法實現。事實上他們是被動接手 The Wall 的。The Wall 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自己的演出企劃了,而大浪漫每個月又都會在 The Wall 辦活動,被問到要不要進駐做敲團、企劃的工作,也就順理成章地接棒了。

活屋十講_斑斑_寺尾

講座最後斑斑做了一人演出,席地而坐彈琴演唱,身兼雀斑、Skip Skip Ben Ben 音樂分身的她,預告明年將會以本名「林以樂」的個人身份發表單曲。被推說可以報名金曲、金音的新人獎,斑斑再次靦腆回答:「不要跟年輕人搶啦。」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