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馨樂團與舒米恩前進東京 聯手傳遞「台湾原住民の声」

在 11 月 11 號日本時間晚上 9 點 2 分,一間位於東京叫作「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的 Live House,現場爆滿的台上是嵐馨樂團正唱著《Amis Rap》,是的你沒看錯,這是一首強而有力的阿美族語Rap,也將現場氣氛拉到最高潮,主唱Adiyaw 眼神堅定地舉起「沒有人是局外人」的布條,台下有人被這首快歌感動到熱淚盈眶。今年五六月,第十一屆海邊的孩子圓滿落幕,由觀眾票選出來的優勝者「嵐馨樂團」與 Suming 舒米恩在兩週前一同赴日本演出。

Suming 透過自身的巡迴演出、各式音樂節交流,更藉由「海邊的孩子」這個品牌向外靈活延伸到其他城市來推廣原民音樂與文化,透過演出的感染力,讓更多群眾用門檻較低的方式在鄰近的展演場地被觸及。「等到他們愛上了富有原民概念的音樂風格,他們就有機會跨越更高的門檻,從日本專程來到孕育在地文化的現場──台東「阿米斯音樂節」,期許的是一個階段性逐步喜愛原民文化的過程,也拉攏更多人愛上我們這樣的文化特質。」

Suming 與嵐馨樂團一同赴日本演出。(攝影:高桑常寿)
Suming 與嵐馨樂團一同赴日本演出。(攝影:高桑常寿)

為什麼在這麼多相鄰地區裡,選擇了日本呢?Suming 說:「日本是海外演出最為熟悉的國家,過去已經在日本巡演多次,也有一批既有的粉絲群眾,除了在日本有些經驗與人脈之外,也是希望藉這個機會把“台湾原住民の声”推介給這些日本朋友們,有點像是“好康道相報“的概念啦~讓我驚喜的是,一些台灣鐵粉更花費心思參與海外演出,就如同跟著我去東京旅行的感覺,這讓我非常感動。」

嵐馨樂團(攝影:高桑常寿)
嵐馨樂團(攝影:高桑常寿)

「嵐馨樂團」成立於2005年底,團員有男主唱Adiyaw、女主唱Lawa、木吉他手 Laucu、電吉他手Sula、貝斯手Kiro以及鼓手Laway,他們分屬阿美、泰雅、魯凱等不同原住民族,像是原住民文化的大熔爐,團員們來自不同的部落,每個月的定期聚會,是彼此交流的時間,因此從他們的音樂裡,沒有絕對的創作樣式,而是充滿著不同的激情與細膩。曾受到許多主流唱片公司的邀請,但一一被他們婉拒。嵐馨樂團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把音樂創作當作生命的另一種延續。「母語沒有了,文化就沒有根。」

成軍已第十三個年頭,今年卻是第一次全員到齊赴海外演出。吹音樂很幸運地透過信件,訪問到嵐馨樂團隨著 Suming 至日本表演的一些心得與近況。

第一次來到日本演出嗎?最印象深刻的事情?

這次除了是嵐馨樂團第一次到日本演出外,也是第一次全員到齊的海外演出;最印象深刻的事是日本方面工作人員對於辦理演出活動的態度之嚴謹,除了提早定案歌曲及歌序外,更會自行上網尋找我們的歌曲,並且為每一首歌曲設定燈光效果及介紹,另外我們對於日本的聽眾對於嵐馨的接受度相當高這一點也很印象深刻。

整趟日本演出之旅收穫最大的是什麼?

除了獲得寶貴的海外演出經驗外,也透過此趟旅程,認識許多日本的音樂相關工作者及幕後協力夥伴,希望在未來還能保持聯繫與合作關係。

跟著Suming一同演出,從他身上看到了什麼?

Suming在文化傳承這一塊一直是非常堅持並且努力的部分,提拔部落的年輕人或是連結現在尚未出專輯的年輕原住民樂團也非常的重視,很謝謝Suming的努力,讓許多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站上舞台分享自己的音樂。

介紹這張EP的名稱?專輯名稱的由來?

EP名稱就叫做「嵐馨樂團」;我們的第一張音樂作品,我們希望就以我們的團名為作品名稱,代表嵐馨樂團一個里程碑。友人比喻我們的音樂像「山嵐裡溫馨的微風」吹來,故命樂團名為嵐馨樂團。

如果讓你們推薦 EP 裡的一首歌曲,會推薦?分享一下這首歌曲的創作理念與故事?

推薦 EP 裡的〈潛水〉。
現在的年輕人對於傳統技藝已越來越陌生,希望透過歌曲可以讓年輕人學母語之外,了解歌詞的內涵間接了解到傳統的技藝。會推薦這首歌還有一個原因是曲風的多變,節奏的忽快忽慢也是這首歌的特色。

未來的計畫?

持續創作、演出,嵐馨樂團成員有三個族群,目前雖以阿美族語居多,但日後希望能夠納入更多族群的元素,讓作品更多元,並且規劃正式專輯錄製工作。透過歌曲將文化的美傳承下去。

海邊的孩子

日本巡演時,東京 ADC NEWS、台湾新聞社、Asia Breeze 當地廣播、關谷元子、北中正和、小俣悦子等的知名樂評及媒體人也到現場觀賞,此外東京 ADC NEWS 還特別將演出全程紀錄,製作成「海邊的孩子東京公演(台湾原住民の声 コンサート)」映像,對 Suming 與嵐馨樂團的來訪及演出,表達極度的重視與歡迎。現場除了有嵐馨樂團首張 EP 之外,他們也將《部落雜工》的原民工藝作品、阿米斯音樂節 X 禾餘啤酒的「阿米斯音樂節紀念版-刺蔥白玉啤酒」帶至現場,讓更多日本人可以親身體驗到不同層面的「文化」。

嵐馨樂團正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攝影:鄭宜豪)
嵐馨樂團正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攝影:鄭宜豪)

海邊的孩子將許多優秀的樂團透過平台一一向外推送,不僅僅是其中的比賽,更是期待每年都可以藉由海邊的孩子與一組原民樂團一起站上日本的舞台,甚至是有各式音樂節的展演交流,在更多不同面向的群眾面前,分享屬於原住民的音樂樣貌。

海邊的孩子聚集有潛質的原民樂團,無論是在台灣、在日本,都可以透過這裡,初步地認識「台湾原住民の声」,如同這次海邊的孩子演出主視覺設計一樣:「只要您來到這裡,將會帶您親臨我們的山野、我們的海洋,感受到我們承接祖先傳承下來的生命底蘊,與土地一起生活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