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演出和照片,培養自己對顏色光影的敏銳度」燈光師經驗分享

由 Legacy 規劃執行的「TLCMC 流行音樂國際交流大師工作坊」,自 2015 年開辦以來,已邀集超過十位國際知名的燈光/音響師來台交流,今年主辦單位甚至將每個工作坊的三日課堂整理成逐字稿,附上中文翻譯提供免費下載,希望能透過豐富的分享,讓更多業界同好也能獲得刺激與啟發。

吹音樂特別邀請參與大師工作坊的兩位學員:燈光師秦禮盟和余明憲(橘小憲)接受採訪,聊聊自己的從業經驗,以及參與工作坊的心得感想。

燈光師文章首頁圖

燈光師在工作時,最怕遇到哪些問題?

小憲:到開演前硬體都還沒準備好。這通常跟主辦單位、場館的協調溝通有關(主辦方想省場租成本,進而壓縮到硬體的時間),如果剛好又遇到器材出問題,就只能見機行事了。所以其實做燈光師,臨場反應要很強。

禮盟:樂團不按牌理出牌,例如當天忽然改歌單、演到一半加歌、安可原本安排後來加到四首……等,因為我們會預先編程好所有演出內容,臨時增加的部分,只能以我們對演出者以及對歌曲的了解現場隨機做出來,就比較沒辦法讓整場 show 很完整。

會比較希望樂團可以事先溝通好,哪裡可能加歌,有準備總比沒準備好,備案沒用到沒關係,但如果沒準備卻臨時要用,那這套 show 就打折了。我會把一場表演當作一個製作,現場有什麼狀況,我們用減法,不要用加法,減法是看不出破綻的,因為沒有人知道你的 show 應該會長什麼樣子,但加法就會感覺到,有些東西是多出來的。

最糟的情況是控台當掉,但燈光只是讓演唱會加分的元素,就算沒有燈,演唱會還是有個 70 分,因為大家是來看表演者的,除非嚴重到跳電,連舞台上的人都看不到。大師班的 A.J. 老師有說:「只要面光還亮著,show 就可以繼續演。」

燈光師秦禮盟
燈光師秦禮盟。

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會如何進修學習?

禮盟:除了大量看國內外演唱會,我還會看很多照片,不一定是演出的照片,多看風景、多去構想一些很感性很抽象的東西,對燈光設計會蠻加分的,對顏色上的觀感、或對光影也會更有敏銳度;不只畫面,還要看構圖,思考如何轉換到燈光設計上。

現在大家越來越重視攝影,因此燈光師也要學會怎麼跟攝影師溝通,可以主動告知自己是如何做燈光配色、角度怎麼打,攝影師可以怎麼拍,把畫面呈現出來。如果演出有要做直播,我也會跟導播溝通,這場 show 的燈光會怎麼變化,彩排時來看一下大致長怎樣。

準備寫 cue 前會聽歌,不只是聽音樂看歌詞,認識一首歌的背後故事,也可以幫助燈光師在演出時把氛圍帶進來。例如:這首歌在描寫海,我們對海洋的印象可能是藍色,但如果音樂跟你的想像有落差時,就必須去想像更多樣貌的大海,讓燈光是符合音樂氛圍也符合海洋的。我覺得這是燈光師蠻適合去練習的思考方向。

燈光、視訊、音控、舞台設計,大家都是在同一個時間軸、同一個概念下去做作品(演出),所以我會主動跟團隊成員溝通,不希望各做各的,因為我們有這麼多的技術,應該要去整合它,做出最優秀的作品,而不僅僅是把東西疊在一起,讓觀眾覺得眼睛很疲累。

AJ 上課照
演唱會燈光設計大師班──A.J. PEN 上課照。

參與大師工作坊的心得感想?

禮盟:尤其是打破地區限制,像中南部專職做燈光設計的其實不多,畢竟要像台北這樣市場大、機會多、樂團多,技術人員才有辦法撐下去。大師工作坊將各地燈光師聚集在一起,觀念流動,讓台北以外的燈光師能更快速接軌現在大家在討論的東西,不然交流少,大家都自己做自己的事,很難進步。

小憲:有機會認識其他學員,認識相同產業的人,大家互相討論想法,這是我覺得最大的收穫。

燈光師余明憲(橘小憲)
燈光師橘小憲。

對於年輕從業人員,您有哪些想法與建議?

小憲:要有一顆熱忱的心,如果是因為好奇想試試看,我會建議先適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可以接受工作環境和生活狀態,再考慮入行。對我而言,支持我繼續下去的是完成每一場秀所獲得的成就感,但老實說,台灣對專業還不是那麼友善,期望的待遇和現實往往會有落差,如果沒有體悟的話會很辛苦,主要還是心態上的調整,而不是技術面。

禮盟:燈光是很直覺的東西,你的好與壞很容易第一個被評論,所以得失心不要太重。

學員做Cue
演唱會燈光設計大師班──學員做 Cue。

IMG_7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