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女孩,相同的骨氣:小球&魏嘉瑩

天氣微涼,午後的陽光並未探頭招呼,來到民生社區的松果院子,等會要在這要與小球與魏嘉瑩聊聊兩人的合作。魏嘉瑩在新專輯裡邀請小球一同合作〈泡泡汽球島〉一曲,MV 中兩個人穿著高校制服,朝氣十足地歌唱,好不青春啊!等了一會兩人陸續走進店裡,卻好像不太熟悉,追問後才發現,原來兩人才見過兩次面,加上這次訪談,總計三次。

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女孩,有著相同的倔強與骨氣,一個還在適應轉變,一個已從改變中成長。魏嘉瑩打趣地說自己很早就認識小球了,也從她身上得到力量,才會這麼想找小球合作。小球表示自己是從歌迷那裡獲得力量,在舞台上的她,看見歌迷反應越激昂,她也越賣力演出。為了演唱會緊鑼密鼓的準備著,面對十月份 TICC 的演出,她期待也準備好了。不放棄的精神不只在於她的歌裡,言談中她的大方與語氣裡的肯定,讓人更明白她的決心。

兩個人笑的方式很像
兩個人笑的方式很像

凡事都滿淡定的魏嘉瑩,最近到有幾次情緒波瀾。隨著演出變多,與觀眾互動的機會也增加,每每看到台下的歌迷大聲的唱著他的歌,好幾次差點濕了眼眶。從前駐唱常常遇到客人走向前,希望他把麥克風音量降低一些,好似自己的歌聲在別人耳裡是干擾,令他很受傷。但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有人喜歡聽他唱歌,更大聲的唱著他的歌,看得出來,現在的他已從過去的傷痕中復原了。

上舞台這件事,對魏嘉瑩來說初期還有點不適應,直到辦了人生第一場簽唱會後,心態上才突然轉變,自覺身份已轉為一位藝人。當初推他一把去比賽的朋友,現在已沒有聯絡,或許當他看到現在真正走上音樂路的魏嘉瑩時,也會很開心吧。

當初怎麼認識彼此的?初印象是什麼?

球: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吧,錄音室第一次(見面)、第二次是拍 MV那時候。

魏:其實我滿想跟她親近的,但又怕打擾,所以幾乎都躲在旁邊這樣。

球:其實在跟他合作之前,就有在 ig 看到朋友同時 tag 我們兩人,我好奇就上網搜尋了一下,發現她(魏)長得好可愛喔!年輕有為的感覺。

我其實很怕生,所以收到合作邀請的當下其實很緊張,自己的小劇場很多,後來工作夥伴勸我說要多交朋友,在這個圈子裡朋友已經夠少了,才想說要突破自己的心房,答應了這次合作。

可以描述一下第一次見面最印象深刻的事?

魏:我們是直接在錄音室見,但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其實是我的夥伴閔翔,我很想揍他。閔翔那天負責去接她(小球)進來錄音室,他竟然就給我穿著一件吊嘎!

球:我自己印象深刻的,是他們整個團隊工作起來的氣氛很輕鬆,讓我回到我剛進行的那段時期,有一樣的感受。她(魏)給我最大感覺還有「青春」,在她身上看不出實際的年齡,我其實有 google 了一下,哇,發現還真的看不出來她的年紀。

我當時在錄音的時候就覺得,她的氣息還有整首歌的氛圍,其實很容易把我帶回去求學時代,甚至在更早一點。

拍攝〈泡泡汽球島〉的當天有發生什麼趣事嗎?

球:那個制服真的是⋯⋯有夠緊的我的老天!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穿制服拍攝,在確認腳本時並不知道服裝會是什麼,直到拍攝當天才揭曉。我們跑到宜蘭的學校,很青春,更因為導演是以前合作過的映之導演,有種見老朋友的感覺。

魏:其實整個樂團都不太會跳舞,平常也不是蹦蹦跳跳的人,但是那天因為小球在前面跳得很賣力,他們好像被感染了,才跟著跳起來。(小球:不是吧!真的還假的啦!)

高中的時候就有組團、接觸音樂了嗎?

球:我讀女校,大家都有自己熱衷的社團活動,而我當時被下的指令是「認真讀書」,所以也沒玩樂團,結果書好像也沒讀得很好(笑)。我是直到 22 歲遇到沈聖哲,才真的玩起音樂。

魏:我高中時期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一個人彈吉他而已,是到了現在,才有一個自己的樂團「Arrow Band」。

球:我想問一題,我有查到你之前參加超偶的影片,你怎麼會想去比賽?

魏:其實是我的朋友,有一天突然傳訊息給我,跟我說:「小魏我已經幫你報名好了」,附檔是一張填好的超偶報名表。所以我就去比賽了。

_MG_5452

兩人的在樂迷中的形象都是充滿「勇氣」、「樂觀」的,能不能分享最近一次遇到的困難,如何解決的?是怎麼鼓勵自己?

球:這次 TICC 演唱會開賣時,遇到掃票機器人,就是惡意程式進到售票網站造成第一批想要搶票的歌迷都被迫買到後面一點的位置。解決方式是把發現是程式的票取消釋出,但也造成了最前面搖滾區的位置都空了出來。

當下我真的覺得好倒楣,我忙著繪本《真實世界》的宣傳還有演唱會,團隊都這麼努力,竟然遇到這種事⋯⋯。

後來我們轉念,想著:「這就是要讓所有人有凝聚力的時候!」,後來就跟歌迷朋友說,如果可以,你把你手上的票賣給你的朋友,給他一個邀請來聽我的演唱會,再往前買你原本想要坐的位置。

當我真的轉念,把這個想法傳遞出去的時候,那個實際的行動力是看得見的,真的有許多歌迷一起傳播這個消息,大家沒有嫌麻煩想退票什麼的,也沒有怪罪公司,反而想要同甘共苦的感覺,我從(這件事)中獲得非常多的力量。

魏:一開始要做《是什麼奪走太陽》這張專輯時,花的也是自己的積蓄,就想說寫個補助案,可以多點資源,結果補助沒有過。我跟我的夥伴閔翔也是很苦惱,只好咬著牙拿自己的積蓄出來,後來想到利用募資的方法,好讓這張專輯順利完成。

其實我跟閔翔的個性都很ㄍㄧㄣ,不太會顯現自己的煩惱給別人看,我在外在看起來,反應都很「淡定」。要是上面說的這些都不順利,那我就多駐唱、或著接多一點婚禮場,來慢慢賺。

_MG_5399

想問問兩位的創作習慣?

球:寫作對我來說像比較像是「統整」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但我講話就辦不到,我說話很鬆散。我寫詞的時候喜歡到人來人往的地方,不太喜歡窩在家,我需要一些環境、背景音,讓我的情緒比較穩定,然後聽我當下比較有感覺的歌,這樣創作。我不需要自訂題目,只要對當時聆聽的歌曲有感覺,就可以寫出想寫的東西。

這陣子的創作模式都是這樣,唯一一首收錄在新專輯裡的歌〈答案〉比較特別,是我跟製作人吵架,吵到兩個人必須掛電話冷靜一下,掛完電話的我還是太生氣,就寫了一首歌。

在第一張專輯過後,我跟製作人都陷入了一段黑暗期,覺得音樂市場這麼難做,如果再多一點資源就好了等等。過於反省自我,在心中都養了一個惡魔,不停說著:「對你就是爛透了!你寫歌爛透了,不要做這行!」諸如此類的,因為製作人本身其實很樂觀,只是當時他真的跌得太底,黑暗期黑到我真的拉不起來,忍不住跟他大吵。吵完之後我霹哩啪拉的把歌寫完,冷靜下來回想自己是不是太兇了,就默默的打了一通電話過去哈啦:「喂?傑哥你在幹嘛?我剛剛寫了一首歌⋯⋯」,兩個人很快地又回到正常的工作狀態了。

魏:看電影的時候,如果我看到我喜歡的句子,或特別有感觸的話,就會立即拿手機起來記錄。

兩人下一步最想挑戰的事物?

魏:我想要挑戰不拿吉他唱歌。或者是高空彈跳。

球:跳舞吧!我希望有機會可以透過工作,學習跳舞。儘管之前因為電影跟舞台劇有過肢體訓練,不過我想多開發我這方面的潛能。

我很希望我每一個渴望的挑戰都能來自工作,我期望透過別人的眼睛看看自己還能多做些什麼。

這次演唱會定名「星星、城市與我們」,之前的專輯名稱是「星之所向」,兩者都與「星星」有關,想問問在你的音樂、生命裡「星星」是什麼樣的象徵嗎?

球:象徵著每一個認真做著自己喜歡的事的人,有時候很沮喪、共作崗位上感到迷惘,抬頭看見星星,大家都是一樣的,大家都是一樣的努力。

_MG_5483

小球莊鵑瑛《星星、城市與我們》TICC 演唱會

演出日期:2018/10/13  (六)

開演時間:19:30

演出地點: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

購票方式:KKTIX及全台全家便利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