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鄭興夏季巡迴日記(八):上海、天津、北京篇

在金曲獎典禮上短暫亮相後,鄭興回歸音樂人的日常,再次離開台北,開始了他的 2018 年夏季最後一趟專輯巡迴。從 6 月 28 日的廈門到 8 月 5 日的北京,巡迴途經 14 座城市,包括他的家鄉揚州。Blow 吹音樂和鄭興合作了數篇巡迴日記,由他領你看見他眼中的城市風景、巡迴軼事、美食特輯

文/鄭興

【Day 34 】7 月 29 日 揚州-上海 育音堂演出

一大早,大隊人馬要趕去上海,剛加入的逸夫和凱傑都是第一次這般跟著我們負重趕路。路上子衡說,上海 Airbnb 的房東總算回訊息了,告知我們房子租出別人了,給了我們一個新的地址,可我們明明提前一個多月就訂下了這間。

好在新安排的住址也沒有離原本的地方太遠,要不這偌大的上海,離場地方稍遠些都是麻煩。

上海一樣是驕陽似火的天,計程車司機也都莫名的臉臭。我們三台車,八個人,十幾個箱子,好不容易到了門口,發現門禁的密碼是錯的。打去問房東,對方堅持說密碼沒問題,只好錄了影片傳過去,他答應幫我們處理,於是所有人就這樣無奈地佔滿了狹小的走道。已是下午兩三點,本來計劃洗個澡能在房間好好睡一覺再去育音堂試音,看來是註定沒戲了,約定好了的試音時間是五點,也只能先在原地等候救援。

半天過去,那邊終於傳來一個新的密碼,以為得救了,一試竟還是錯的。在子衡的逼問下房東仍然遲遲不肯給我們解決方案,最後說是請了師傅來看,我們守著大箱小箱,汗流浹背地在走道徘徊,一邊等著希望渺茫的修門師傅,一邊開始找附近的酒店和其他民宿,想著是找個暫時落腳的地方去休息,還是乾脆換一間,難題是我們人多,有這麼多房間,品質、地理位置俱佳的房子本來就難找;換去酒店性價比又很低,居住質量也難保證。

在車上訂的外賣便當和飲料早已經送到了,外賣小哥看見我們這群人的時候的表情還真的讓人哭笑不得。這齣鬧劇也終於在我剛剛打開便當的時候,子衡說他找到新的住處,發號施令所有人立刻出發告一段落。

新的房子在番禺路,我們都很喜歡,貴了一些但已是無他之選。這一路上的考驗之多,一個接一個,能安穩度過都是幸運。

稍做安頓,立刻就要出發去場館。一進育音堂所有人都傻了,完售三百張票,但環顧四方怎麼也難以想通該如何塞下這麼多人。

回想之前的幾站,不少老闆都說過他們曾經最高紀錄能把自己的場地塞到七、八百甚至一千,以現實的體量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任務,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鄭興1

小提琴手彥均在這天趕來上海與我們合體演出,對於她的驚喜現身,雖然早已知道,可在當天經歷了一番辛苦周折,和久違的朋友在異鄉重逢還是倍感欣喜。

鄭興2

對我們來說,這註定是難忘的一夜,在這方狹小卻承載著大半個上海地下音樂場景的空間里,和三百個觀眾一同在音樂里流動,流汗,或流淚,除了彥均,還有不少的朋友從對岸而來,有的短暫停留,有的就要在這巨大的城市中工作生活,在全然陌生的時空,卻緊緊聯繫著我們的錯綜並交換著的地理記憶。

【Day 35-38 】7 月 30 日 – 8 月 2 日 上海 天津

在上海的幾日多半是清閒,子衡把美劇放一邊開始追《延禧攻略》,在朋友的鼓勵下我們還去了趟迪士尼樂園,勾起了我多年前在上海世博會的記憶。(人生應該不會再去第二次了吧……)

排隊排到天荒地老
排隊排到天荒地老
人滿為患的上海虹橋火車站
人滿為患的上海虹橋火車站

到天津的第一個晚上,大家坐在客廳等外賣,不知道是誰拿著遙控器,一轉身發現這群人饒有興致地在看《厲害了,我的國》。

鄭興5

有天晚上,國晏嚷嚷要按摩,結果一呼百應,所有人都要一起,打去給店家預約床位,到他們關門剛好塞滿,師傅不夠還從其他店調來一個。按完之後,各自又做了刮痧、拔罐和走罐,看到這幅場景難免心想:巡演日程快結束了,大家也是真的累了啊。

鄭興6

這樣安心寫字唱歌彈琴的時間,也不多了
這樣安心寫字唱歌彈琴的時間,也不多了。

【Day 39】8 月 3 日 天津 卓揚藝術空間演出

卓揚藝術空間有兩層,吧檯、音控台和舞台呈直線,佈局簡單直接,整體空間開闊,聲場很好。老闆收養了很多很多的貓咪安置在廁所的隔壁,剛走進去還以為是闖進了寵物店。

天津場的觀眾不多,8 月本是淡季,學生大多放假回家了。演出前,有一個歌迷私訊我演出結束後有禮物要送給子衡,振振有詞說我們只規定不要送歌手禮物,沒說不讓送經紀人,我苦笑答應。

於是後來的畫風是這樣的:

鄭興8

土味橫幅被我們拿反了,真的不是故意的
土味橫幅被我們拿反了,真的不是故意的。

【Day 40】8 月 4 日 天津-北京

出發去北京,大家照例按照行李多寡分不同小隊打車前往車站,我帶著國晏和凱傑,車停在天津站南廣場,另外兩撥人馬在北廣場進站。好不容易排完隊要進站了,檢票時發現國晏和凱傑的票買成了昨天的,票是鐵定作廢了,只好硬著頭皮又退出站,去售票窗口重新買票。

在群組一問還有誰的票有問題,逸夫也不幸中獎,所幸去北京的車次多,同一班車尚有餘票,折騰了好一陣終於在出發層的檢票口順利會合。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到北京了。

我們住在文慧園路的一家青年旅社,有很大的院子
我們住在文慧園路的一家青年旅社,有很大的院子。

北京太大,若他們有空可以好好逛個幾天,可惜演完第二天就要飛回去。想來想去,第一餐選在南鑼鼓巷附近的胡同裡吃春餅,配一些京味家常菜。屋裡面沒有位子,我們坐在院子里,看著天色一點一點地黯淡,鳥群不停在盤旋,廚房忙碌,菜是一道一道挨個上的,耳邊京腔此起彼伏,播的音樂卻是古琴加弦樂演奏的台語歌謠〈望春風〉。

鄭興11

晚飯後散步到鼓樓東大街,順便去逛逛北京城碩果僅存的唱片行「獨音唱片」,除了做銷售通路,他們也作為廠牌發行或引進唱片,大家進來這裡本就沒打算空手回去,尤其是看著中國搖滾和民謠一區很快就挑花了眼。

【Day 41】8 月 5 日 北京 黃昏黎明 DDC 演出

今天是巡迴的最後一站,因為提早 sold out,又加開了下午場,要連演兩場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件挑戰。中午試音、彩排,第一場三點半正式開始,五點結束後簽售專輯,稍作休息,八點半開始第二場,有網路同步直播。

黃昏黎明 DDC 坐落在美術館後街的山老胡同,四合院改造而成,正房為表演區,東西廂房分別為餐桌區和樂隊休息室,休息室裡堆積著很多爵士唱片。

鄭興12

舞台和外面的庭院
舞台和外面的庭院

正當我們帶著器材上台準備試音的時候,聽說了盧凱彤去世的消息,大腦空白了三秒,繼續手上的工作。

在唱〈告別的練習〉之前,我又想到了這件事,「希望她是去了更好的地方,可以更自由地歌唱。」

鄭興14

安可的時候和前面場次類似,聽到最多的還是〈開往三重的慢車〉、〈現象學〉,上午我們在討論是不是要加〈聽說北京下雪了〉在演出曲目裡,後來想想北京場一定會有觀眾點這首歌吧,就還是作罷。沒想到,還真的是沒有人點。無奈我只好自己講了這段心路歷程,他們聽完便笑了,又大聲歡呼,我以為可以名正言順地唱這首歌了,然後底下繼續開始喊:「現象學!開往三重的慢車!」……

這一場除了觀眾,還有不少媒體朋友,雖然設定的觀眾上限不多,還是塞滿整個房間,院子裡也站滿了人,晚上的觀眾更多,還有攝像機和導播台,不免讓人捏一把汗。

和「正在現場」APP 合作的直播,有四台高清機位,第一次有這麼高規格的直播條件,我笑說之前直播觀看量基本都是個位數,不知道今晚有沒有機會破個紀錄,後來聽說實時觀看人數有過三萬,真的有被嚇到。表演途中,我時不時還和院子里看電視機屏幕的朋友們打招呼。北京場的人數最多,可偏偏選了個最小的場地,心裡頭滿是歉疚。地方雖小,卻溫馨自然,別具一格,我特別喜歡,就當做是最後再任性一次吧。

鄭興15 鄭興16

從去年專輯發行的第一場演出至今,整整一年的時間,竟然也走到最後一站了。這一路走來,有太多太多艱辛和收穫,有太多太多要感謝的人,細數謝過後,收拾好心情要準備開始最後一曲〈城南〉,育融這時轉過頭看著我,眼眶濕濕的。

我:「欸不要這樣,害我也想哭。」
育融:「沒啦,那個光照的,角度問題。」

雖然有好幾個字因為哽咽走音,有好幾句都是台下幫我唱的,但我很清楚,這是因為不捨,因為開心。唱完後,沒有等他們喊,我自己先說:既然大家都沒有想要點這首歌,今天我就自己來點一下,因為下午都沒有人要聽,這首歌是〈聽說北京下雪了〉。

唱到副歌:「北京的一切還好嗎?」有人喊道:「好!」

鄭興17

宵夜不用說,自然是要銅鍋涮肉!浮誇如iPad的這盤是我最愛的羊上腦

宵夜不用說,自然是要銅鍋涮肉!浮誇如iPad的這盤是我最愛的羊上腦
宵夜不用說,自然是要銅鍋涮肉!浮誇如 iPad 的這盤是我最愛的羊上腦。

【Day 42】8 月 6 日 北京

吃完宵夜回去,他們累癱在床上,收行李的力氣也沒了。凱傑很快睡著,國晏、育融和逸夫又跑來和我們聊天,我們笑說,你們乾脆別睡了,天一亮就該動身去機場了。

九點,鬧鐘響了,我從夢中醒來,夢裡面我也背著行囊,在一起去機場的路上。忘了是要去哪裡,只記得路上下了很大的雨,我們擔心塞車會耽誤。

鄭興20

下過雨的北京有些涼,拖著倦意送他們上車,只是日常的道別,但鼻子還是酸酸的。是啊,四十二天,人生中有多少個四十二天,能像這趟旅途一般,無憂無慮地對酒當歌、朝夕相伴呢?

接下來,我和子衡還會在北京停留一週,見一些朋友,處理一些工作的事。雖然當下的我只想在家裡躺個三天三夜,哪裡都不去,什麼都不做。

鄭興21

走回房間的路上,我想我真的是幸運的。不是因為可以睡回籠覺,是這個夏天的故事,被寫出來的,沒有被寫出來的,都值得被記住,成為我繼續往下走的力量。

(攝影:張凱傑 地圖製作:柳詠菁)

鄭興後記:謝謝吹音樂和街聲編輯部,讓這個連載的企劃得以實現。巡演路途疲憊,更新速度一直不是很快,真的很抱歉,也謝謝子衡最初的構想。借著這個機會也讓我回顧了巡演中的點滴。巡演生活平淡中有些精彩,寡淡中也有點驚險,生活還是會繼續,我們後會有期。

主編後記:謝謝鄭興真誠的文字還有聯繫不倦的子衡,每週編輯上稿時默默讀著,隨險處心驚,隨淚處動情。來日約吃飯,勿忘。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