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us忒修斯自製MV〈如果我們都是繁星〉 紀錄快閃演出過程

成團近三年的「Theseus 忒修斯」,結束年初的台灣巡迴後,並沒有停下活動與創作的腳步。除了 Live House 及音樂節演出,Theseus 忒修斯也參與了不少徵選比賽,也在學生創作音樂盛事「政大金旋獎」中入選決賽。近半年的時間裡,Theseus 忒修斯獲得更多聽眾的青睞,也透過聽眾的反饋,知道自己的音樂,陪伴了聽眾們多少的故事。以「器樂式劇場」為演出形式的他們,這次也以劇場式的敘事方法,揉入所有聽眾的眼淚與靈魂,寫成了全新的不插電單曲〈If we were sparkling stars 如果我們都是繁星〉。一改過去「台北潮濕陰鬱少年」的幽暗情境,透過不同以往的樂器編制,大量運用鋼琴、弦樂與合聲,將遙遠繁星的溫暖,帶到每一個聽者身邊。

【圖3】Theseus忒修斯快閃桃園機場,用歌聲送出國唸書的大學好友。

「星宿在遙遠光年之外燃燒,光亮與溫熱來到地球時,早已相隔多時。人與人的緣分如同星宿,過去我們曾在〈掃帚星〉這首歌中談過,這次更不同的是,作為歌者,我們燃燒的是所有聽者反饋的悲傷情緒以及眼淚,並且將溫熱還給所有聽者。」吉他手翔煜解釋著這次歌曲的背後意涵。「年紀越大越要面對不同事情,許多人大學畢業了,面對工作壓力與生活現實;有些人則選擇出國交換或者攻讀碩士;作為一個朋友,希望可以給這樣的朋友們一個禮物。」不論是身邊的朋友,或是聽眾,Theseus 忒修斯都希望可以讓他們感受到,自己不是遙遠的一顆繁星,而是共同接受溫熱的一群人。

【圖1】Theseus忒修斯快閃咖啡店,私會聽眾,自製MV。

在過去發行迷你專輯與巡迴時,Theseus 忒修斯的吉他手翔煜,曾以攝影作品搭配散文,發行《我們稱之為荒海的地帶》今年夏天開始,這種獨立的、跨媒介的對話方式產生了一些不同,不同其他樂團經營,鼓手禹丞每週會進行臉書平台直播,讓喜歡的聽眾有更直接的回饋,可以與樂團生活與音樂互動。「我們的年紀與聽眾正好是一個隨著 Youtuber 與直播平台起飛的世代,用影音的方式來說原先文筆上想講的,更即時並且更讓聽眾可以與我們互動。」禹丞解釋著數個月來真心對話的感想。

這種 DIY 的獨立精神,吸引每週死忠聽眾的等待。同時也讓這些聽眾們,在演算法頻繁修改的網路平台上,可以接受到 Theseus 忒修斯想說的。新曲的 MV,Theseus 忒修斯也秉持獨立精神,號召熱愛攝影的兄弟姐妹們一起出發,自己拍攝自己剪輯自己發行 MV。「這次蠻特別的,平常都在直播,想說要讓每週聽我們線上唱歌聊天的朋友,有辦法看到我們的特別演出,所以舉辦了快閃行動。從桃園機場、台北車站、到半路咖啡,一天唱了三個地方,很累,但看到大家出現並且聆聽時,心裏充滿著感動。」當天負責張羅大小事的主唱小正說。或許這樣的 MV 品質相對於具有縝密計畫的樂團來說,只能算是小作品,但幾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學生,只能抓住沒有預算的時間,逼迫自己激發創意。

【圖6】MV宣傳照

配合新單曲發行,Theseus 忒修斯也安排了一連三場次的演出。分別請來三組新世代不插電音樂人助陣。「簡小豪與陳侑彤則是在徵選比賽中認識的,要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聽眾青睞是很困難的事情,但他們都能做得很好。也是星宿系的理想混蛋,則是在街聲上一播就中,騎車都會播,期待一起釋放光芒!三組音樂人的實力都非常棒,讓人十分期待。」這次扛下不少新樂器編曲的貝斯手瀚元分享對於共演者的看法。

一直以來,Theseus 忒修斯舉辦演出,都非常喜歡找尋同一世代音樂人共演,如胡凱兒、傻子與白痴等新世代樂團,也都曾經在巡迴中共演。這次改以不插電方式演出,當然也沒有改變這樣的想法。吉他手翔煜表示:「我們這個年紀不太能斷定自己能走到多遠,認識越多優秀的音樂人,越想要一起演出,也想要大家都一起玩團玩二十年。」在這個系列演出名單中,看到近期火紅的新銳音樂人,想必也會有更多特別的精彩演出。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