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鄭興夏季巡迴日記(七):揚州篇

在金曲獎典禮上短暫亮相後,鄭興回歸音樂人的日常,再次離開台北,開始了他的 2018 年夏季最後一趟專輯巡迴。從 6 月 28 日的廈門到 8 月 5 日的北京,巡迴途經 14 座城市,包括他的家鄉揚州。Blow 吹音樂和鄭興合作了數篇巡迴日記,由他領你看見他眼中的城市風景、巡迴軼事、美食特輯

文/鄭興

【Day 29】 7 月 24 日 揚州

經過之前一周的磨難,終於到家能好好休息一陣了。路上我變得異常興奮,下了高鐵就帶著他們三個去吃了家附近的餐館,我爸媽也來接風。可能是太餓了,也可能是剛從長期在重油重辣的環境裡出來,國晏說是他至今吃到最好吃的一餐。

隔天喉嚨依舊沒有好轉。去醫院檢查,醫生警告我聲帶充血,發炎已經很嚴重了,至少需要禁聲一個禮拜,否則以後會很難恢復。想到這週末的兩場演出,心情一下子墜落到了谷底。

醫生安排了霧化治療,第一次戴這樣的面罩,藥水會被機器變成蒸汽吸進喉嚨。

鄭興1

【Day 30】 7 月 25 日 揚州 浮生記書店

白天我盡量少說話,也盡量不出門。這也是揚州一年中最熱的酷暑,他們在民宿睡覺,我在家裡躺著。午後下過暴雨,稍微涼快了一些,我們約在浮生記書店碰面。

這一次子衡的媽媽和妹妹特地飛來跟著我們巡演,和去年第一輪巡演陪我們去台東、高雄一樣,今年會一直跟到北京場結束。今天的行程選在下午暑氣退散後來到浮生記,是我和子衡都很喜歡的一家書店,在皮市街裡面,老闆樹掌櫃和我相識多年,這次巡演的海報就是他設計的。

在皮市街的一家燒餅店,我們買一些糍粑給他們吃,走到店裡時又下起雨來。
在皮市街的一家燒餅店,我們買一些糍粑給他們吃,走到店裡時又下起雨來。

樹掌櫃在街對面新開的雜貨店「我慢」不久前開業了,裡面陳列著他周遊世界拾獲的物件、和朋友合作的生活設計、精心挑選過的藏書、攝影作品,我們放了一些簽名專輯在這裡寄賣。

鄭興3

晚上我們去了一家足療店按摩,結束後逛了東關街。我和他們說,小時候我很常來這裡,因為外婆家住在附近的巷弄,那時候東關街還不是熱門景點,沒那麼多商店和觀光客,如今早已是別副光景了。東關街收藏了我一部分的童年,然而現在比起這裡,我應該更喜歡其他清淨的巷子,只是那和我又少了某種連結。

夜晚的東關街(攝影:張凱傑)
夜晚的東關街(攝影:張凱傑)

走到巷口大家都又累又餓,我帶他們去路口的餃麵店。老揚州喜歡在蝦籽醬油湯麵上加餛飩,這一碗就叫蝦籽餃麵。育融點了乾拌麵、腰花湯,這也是我早餐最愛的搭配,不久前在馬世芳老師節目提到揚州的美食,我的第一反應便是這道。乾拌麵各家做法不一,家裡的味道又比外面館子更清淡些,以前我最喜歡的一家在家附近的菜市場門口,但好幾年前房子拆遷,不知道搬去了哪裡,從此以後,乾拌麵加腰花湯,就成了我最難以割捨的鄉愁。

【Day 31】 7 月 26 日 揚州 瘦西湖

盛夏的揚州,依舊是午後陣雨,偏偏都是在我出門後開始下。烏雲壓過來,像失去理智的小孩,蠻橫暴躁。

雨停後我們去逛瘦西湖,從西門進去,沒兩步就走到熙春臺的碼頭,大家都想坐船,有船娘搖櫓的船比較貴,等拼船的人數一到就可以出發,到小金山全程大概二十分鐘。

雨後天晴的瘦西湖,圖中的建築名叫釣魚台。
雨後天晴的瘦西湖,圖中的建築名叫釣魚台。

陽光慢慢出現,淡淡的暖意和雨後的涼爽空氣交織著,湖面微風不停,舒服極了。已經記不清這是我第幾次來瘦西湖,這感覺卻格外美好。我笑說:小時候最討厭來瘦西湖,因為每年學校春遊都會來這裡,膩到不行,那時候盼望春遊的唯一原因就是希望可以去一個除了瘦西湖以外的地方。

一路上都有鴨群尾隨,眼神堅定,可惜我們沒有食物投餵。
一路上都有鴨群尾隨,眼神堅定,可惜我們沒有食物投餵。

船停前,有乘客對船娘說來唱首歌吧,她笑了笑說好,唱起了揚州小調〈拔根蘆柴花〉,子衡和育融也笑了,專輯裡面聽了很多遍的旋律第一次聽人唱起,船娘介紹說這是個愛情故事,這他們之前未必知道。

【Day 32】 7 月 27 日 揚州 動物兇猛研究所

這天巡演的隊伍又多了兩個老朋友,逸夫和凱傑,作為隨團音控和攝影師加入最後四站。很久沒見,大家都很開心,我們在一間叫做「動物兇猛研究所」的酒吧喝酒、吃烤串、聊天,這是我大學曾駐唱過的地方,從東關街熱鬧的美食廣場搬來安靜的住宅區,每年回家都會來這裡看看,老闆叫大頭,我們認識也有五、六年了。

鄭興7

酒吧門口很安靜,可是一到晚上燒烤攤便聚集百十號人坐在小板凳上喝酒吃串,忙的時候等一兩個小時都不一定排得到。下午還沒等老闆娘開門,我們先預定了一大單,團員們第一次吃這種碳火風味的烤串,都讚不絕口。

店門口的燒烤攤,一到晚上這裡就會人滿為患(攝影:張凱傑)
店門口的燒烤攤,一到晚上這裡就會人滿為患(攝影:張凱傑)

喝完酒順路走到我外婆家附近,我買了小時候最喜歡吃的雞蛋火燒給他們,不誇張的說,這是我每次回家都一定會買的食物。吃過很多家,只有這個味道才值得被記住。

雞蛋火燒是很常見的巷弄小吃,雞蛋和蔥油夾在麵餅里,火爐烤至酥脆。
雞蛋火燒是很常見的巷弄小吃,雞蛋和蔥油夾在麵餅里,火爐烤至酥脆。

【Day 33】 7 月 28 日 烽火 Livehouse 演出

經過幾天的服藥、休息,嗓子已經恢復了一些,但離原本的狀態還差很遠,直到表演之前我都盡量不說話。

下午來找大部隊會合,準備晚上的主場演出,也是逸夫和凱傑加入的第一場。

他們住的房間鄰著小秦淮河,採光很好,桌面這個雜亂程度只是正常發揮(攝影:張凱傑)
他們住的房間鄰著小秦淮河,採光很好,桌面這個雜亂程度只是正常發揮。(攝影:張凱傑)

晚上演出前,我和凱傑去了我小時候住的房子周圍拍照,搬家十年有餘,舊社區的變化很大,路都平整了許多,房子都快要認不出了,但是記憶很確定,它們曾經存在的位置。

晚上來了兩百多個觀眾,比去年第一次來多了一倍,烽火的空調不太給力,即時工作人員提前一天晚上就已經提前把冷氣打開,觀眾一入場,還是很快就變成桑拿房。我流了史上最多的汗,育融說他轉頭就能看到汗水從我的臉頰往下狂滴。台下的觀眾一定也不好受,所幸氛圍不錯,在家鄉,台上台下一起流汗的感覺回想起來也挺幸福的。

我的堂哥和他二年級的兒子,大合照的時候小侄子也跑來台上亂入了一把
我的堂哥和他二年級的兒子,大合照的時候小侄子也跑來台上亂入了一把。
這一場見到了很多許久沒見的老朋友,特別開心。
這一場見到了很多許久沒見的老朋友,特別開心。

鄭興 2018《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夏季最終巡迴

6月28日 廈門 Real Live
6月30日 廣州 TU凸空間
7月1日 深圳 紅糖罐(蛇口店)
7月6日 鄭州 7LIVEHOUSE
7月8日 西安 光圈CLUB
7月13日 成都 小酒館(芳沁店)
7月14日 重慶 堅果Livehouse
7月20日 長沙 46 Livehouse
7月21日 武漢 VOX Livehouse
7月22日 合肥 On The Way(大摩店)
7月28日 揚州 烽火Livehouse
7月29日 上海 育音堂
8月3日 天津 卓揚藝術空間
8月5日 北京 黃昏黎明DDC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