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屋十講回顧】呱吉曰:「網紅」詞帶貶義 上班不要看是「垃圾」

8 月 8 日父親節的夜晚,「活屋十講」第六堂邀請到「上班不要看」主理人呱吉與樂團甜約翰同台,吸引近三百位觀眾進場聽講。主持人小樹在開場時先行解釋對談主題「傳播的媒介變了 身體的策略也變了嗎」之意,他舉例,我們常常會發現電視上很高的明星,本人卻很矮,那便是電視這個媒介,透過鏡頭語言製造的身體策略,而轉換到網路時代,從直播平台到 Instagram 上的一張照片,我們其實也隨之發展出屬於網路的身體策略。

能言善道的呱吉首先針對「網紅」二字開砲,他認爲這個詞的出生帶有歧視之意,是某些人無法歸納他們這群從網路上紅起來的素人所貼的標籤,隱含的意思是比電視影星、歌星低階。他認為「網紅」和過去的明星差異在於,觀眾會更想要看到他們認為「真實」的樣子,但這真實當然只是片面的。包括他自己在內,「上班不要看」的成員都會有不同的人物設定,從他們的個人特質與生活上抽取出來,也許只是他們真實樣子的 10% 而已。譬如阿傑一開始設定是帥哥,後來慢慢透露他很色,再來又提到他喜歡哥吉拉,塑造出反差萌感;而呱吉自己的人設則是恥力無極限,這一切設定都會考量到外人是否無法複製。

_MG_0005
呱吉

甜約翰也有自己編排的網路形象策略。甜約翰的樂團前身為「Natural Outcome 自然發聲」,主唱浚瑋自婊當時四位理工男孩一露面就表現出人生的 90%。他們上台會穿海灘褲,彈 solo 還會彈到口水滴下來、眼鏡滑下來。本來他們也相信玩音樂就是把音樂做好,管你穿什麼,大家都會來看,可隨著退伍、出社會找到工作,有了最後一次玩團就要玩到最好的念頭,他們開始在意起外貌與舞台上的視覺呈現。

成為甜約翰之後,他們找了合成器手 Mandark 加入,不僅增添音樂風味,也讓樂團有位仙女當焦點。臉書經營起初他們都不張貼團員照片,只放一些非本人的美圖,近期才釋出越來越多真人照,但也都有精心濾鏡。早已脫離「穿系服」時期的浚瑋搬出自己染白髮的舊照,他說當時失戀想塑造一夜白髮的樣子,結果有一次搭車,引來旁邊的母子看,那位媽媽還跟小孩子說那是白化症。

與呱吉相比,甜約翰的口條含蓄,上台對 talking 能避就避。這令呱吉回想起九O年代,他年輕時關注的地下樂團的設計感和現在之不同,他們都很有個性,但不是為了行銷而設定的個性,譬如糯米糰台上台下都很抓馬,會把汽車貼滿絨毛開上街,張狂地濁水溪公社更不用說,甚至還早早發明出「農友」這個粉絲專用術語。呱吉說開始網路運營後,會發現許多人經營網路形象都太在意「照片好不好看」,卻忽略你想端給觀眾什麼。幽默的照片與影片是可以累加笑點的,像優秀的脫口秀一樣給你一拳一拳,最後再一發強力的打擊讓讀者終生難忘。

_MG_0074
甜約翰

呱吉近期開始直播放歌,因為歌單多是西洋音樂,曾有人質疑他不聽台灣在地的作品。於是他特別做了一集選播台灣樂團,曲目包含:告五人、拍謝少年與甜約翰等當代年輕樂隊的作品。他記得當時這些樂團都跑來留言,後知後覺臉書朋友中有非常多樂團人!甜約翰團員在現場就說自己是呱吉的粉絲,很羨慕呱吉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把喜歡的事情當工作。貝斯手阿獎作為樂團裡的負能量代表,就不相信玩樂團可以當工作,幾百個團也只有一組能成為五月天。引起呱吉趁機拍肩,替他們加油說五年內可以登上小巨蛋。

覺得今日發言特別赤裸的甜約翰在講座尾聲,驚喜宣布有三位團員會在下半年陸續結婚,並開跑海外十五場巡演;而呱吉的下一步則是認真參選議員。在觀眾提問時間,有非常多的二十歲上下青年都把自己對社會的疑惑丟向呱吉求解,譬如:我們要如何建立走向國際的自信?當代娛樂場景限縮在手遊與夾娃娃機的虛實之間該怎麼突破?⋯⋯等等。

簡述呱吉的回答,他認為台灣的文化底蘊不輸別人,不必自我看衰;在個人努力所及之處,他試著透過上班不要看建立出一個類似日本吉本興業的喜劇訓練系統,讓想透過網路上的諸種形式表演的人,有一個孵化為成熟幕前幕後人才的管道,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大家消耗各自的天賦求機會。對他而言,當前的上班不要看所產製的內容仍是「垃圾」,過了熱潮就再也不有趣了,不像某些經典的電視影集,過十年回頭看仍覺得有趣而厲害。他希望上班不要看有天能達到那樣的程度,目前的一切都是過程,畢竟人不能一輩子都在講諧音笑話。

_MG_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