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鄭興夏季巡迴日記(三):鄭州、西安篇

在金曲獎典禮上短暫亮相後,鄭興回歸音樂人的日常,再次離開台北,開始了他的 2018 年夏季最後一趟專輯巡迴。從 6 月 28 日的廈門到 8 月 5 日的北京,巡迴途經 14 座城市,包括他的家鄉揚州。Blow 吹音樂和鄭興合作了數篇巡迴日記,由他領你看見他眼中的城市風景、巡迴軼事、美食特輯

文/鄭興

【Day 9】7 月 4 日 深圳-鄭州

在深圳休整兩天後,週三下午,我們坐上了往鄭州的高鐵。七個小時的車程,刷新了我們的高鐵單次移動距離。晚上十一點,到站起身,覺得屁股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計程車排隊的人很多,但空車很少,司機們搖下車窗,邊慢慢往前開邊問排隊的人要去哪裡,一轉眼就揚長而去了。我們站在隊伍里目瞪口呆,轉身就跑。一路上還是不停有黑車在拉客,不過我們的腳步很堅定,能走多快就走多快。

廣場上拿著手機叫車的人群
廣場上拿著手機叫車的人群

決定用 APP 叫車,定位在外面的商場,走出車站,大霧籠罩著整個城市,一股濃烈的工業排污氣息撲面而來,習慣了潮濕的南方,對中原大地的空氣一時難以招架。夜晚的鄭州東站廣場人影稀疏,遠方的高樓在能見度極低的夜色中發出微弱的光,走到十字路口時,看到很多汽車在打轉,沒有行人紅綠燈,它們像失去方向的蟲子一路亂開,交警就站在不遠處,看起來和行人一樣無助。

混亂的十字路口
混亂的十字路口

叫車的人很多,大家提著行李箱,舉著電話尋找著一樣焦頭爛額的司機。我們一行四人,樂器和行李很多,只能分開叫兩輛車,為了增快排隊速度,下單時點選了「同時呼叫拼車」,就在我們看著手機定位感歎兩台車幾乎同時到達時,突然發現我們拼到同一輛車。

那邊取消訂單,重新排隊叫車;這邊陪著司機饒了兩大圈去接另一個迷路的拼車乘客,回到原地時,我搖下車窗,育融站在路邊朝我揮揮手,子衡還在一旁和司機講電話,當車子終於揚長而去,離開這個魔幻的十字路口時,我癱坐著,看著昏黃的路燈,陌生的鄭州,終於鬆一口氣。

當晚的宵夜,國民蓋飯三大件:宮保雞丁、青椒肉絲、木須肉
當晚的宵夜,國民蓋飯三大件:宮保雞丁、青椒肉絲、木須肉

【Day 10】7 月 5 日 鄭州

我們住的地方在河南體育館附近,周圍都是賣運動品牌和體育用品的商店,這一天沒有演出,在家宅了一下午,也不知道附近有什麼好逛的。晚上去吃了一家很好吃的河南菜,買了手搖飲料,看了最近熱度頗高的電影《我不是藥神》。

【Day 11】7 月 6 日 7 LIVEHOUSE 演出

7 LIVEHOUSE 坐落在一個劇院的二樓,地圖的路線是錯的,我們被導航帶進一個堆滿垃圾的小巷子,就發現是死路走不出去。打去問負責人,才又折返回路口,走進劇院,看到了場館的招牌。

4

門口的展板很醒目,上面寫了兩行字:「我們同沒錢看現場和沒時間看現場的思想還要進行長期的鬥爭。」我想起了鄭州朋友在得知我要去巡演時,憂心忡忡地對我說鄭州是文化沙漠,看到這就有些哭笑不得,想到鄭州的票房不好,又心酸起來。

酒水區在一進門的地方,場地挺大,墻上掛滿了曾來過這裡演出的樂團的照片。場地的調音師和舞台技術人員很認真,試音、彩排,一切都很順利。驚喜的是,我在台灣東海岸創作營的朋友阿碩也有來鄭州看演出,他在一個月前辭去了新竹的工作,隻身前往深圳的酒吧參與駐唱樂隊,集訓結束后第一個工作地點就是在河南周口。

5 6

演出結束後,阿碩也和我們一起回來,吃完宵夜弘宇拿出吉他,我要他唱一首自己寫的歌,他開口之後我被嚇到,沒想到他唱歌的時候,真的和私底下挺不一樣的,我聽到一首歌叫做〈海〉,雞皮疙瘩滿身,他說這首歌是在寫台灣海峽的,雖然我沒有太去留意歌詞,但這首歌太美了。

然後他把吉他遞給我,也要求我唱一首沒有演過的歌,我只好接招,越唱越嗨,阿碩也加入我們,就這樣輪流接棒,一路唱到三點,我已經累到快昏倒,但好像有一個什麼,一種力量還在推著我,我說不準是從哪裡出現的。也許是〈海〉,也許是任何一首歌。

【Day 12】7 月 7 日 鄭州-西安

演出進行到第四場,連續去了幾個不曾踏足過的城市,信息量已經開始劇增,原本儲存的對於一座城市的觀感一趟高鐵之後就要暫時清零,留下緩存空間給下一站。時間短,任務緊,沒有機會好好地和這些城市相處,短暫的停留,很難深入生活,去體會每一個角落,只能蜻蜓點水,淺嘗輒止。

在去西安的高鐵上我把前一天晚上的錄影看了一遍,爛熟於心的內容竟也像第一次看一樣,我默默記下唱錯詞的地方,又開始思考這個世紀難題:為什麼每一場都有唱錯的歌詞,每一場唱錯的地方還不一樣?

安定門附近,西安真是個耐看的城市
安定門附近,西安真是個耐看的城市

到西安是下午,氣溫不高,我們決定出門走走。弘宇一路上對這裡讚不絕口,我們也都在拿著相機一陣拍,我和他說:「你等著,還有一堆好吃在等著要俘獲你。」

晚餐找到一家陝西菜館,四個人點了套餐,菜量非常大,皮蛋豆腐、梅菜扣肉、葫蘆雞、蔥爆羊肉、排骨燴湯、蠔油生菜……吃完飽到不行。

當晚的宵夜,國民蓋飯三大件:宮保雞丁、青椒肉絲、木須肉

吃完飯一路逛到知名景點——回民街,是好幾條回民聚居的街道的統稱,在鐘鼓樓附近。幾年前我來西安時住在這一區,那時候遊客還沒有那麼多,只記得有很多賣烤串的,滿街都是清真飯館,如今再來,似乎已經成為針對觀光客的小吃聚集地,人潮洶湧到幾乎走不動道了。

日落時分人滿為患的回民街
日落時分人滿為患的回民街

育融和弘宇在一家藥行嘗試了鼻煙,茉莉花味道的很香,還有很多味草藥調製的,專治鼻塞不通氣。他們猶豫了很久,決定一人買一小罐,然而膽小如我,雖然很喜歡,還是沒有買得下手。

走完回民街,我們去一家很有名的冰店,店裡賣各種水果和糧食口味的冰淇淋,其中有一款聽到就令人聞風喪膽的「油潑辣子」味,我們做了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還是沒有勇氣點。第二天演出,台下有不少觀眾說其實很好吃。那麼,下次去就一定點來嘗嘗。

後來我們點了:醪糟、荔枝、烏梅、紅茶拿鐵
後來我們點了:醪糟、荔枝、烏梅、紅茶拿鐵

【Day 13】7 月 8 日 光圈 Club 演出

西安開始下大雨,氣氛變得有一些感傷。中午去吃了垂涎已久的水盆羊肉和小炒泡饃,下午打車去場地試音彩排。

11

光圈是西安最老牌的 Livehouse,歷經了十多年的風雨變遷,人事重組,現在搬到了城墻附近的一個半地下空間。負責人小白和我們說,西安的現場票是這樣:颳風減半,下雨沒有。我們苦笑。

開演前我和弘宇說:今晚是你的告別場,我想要聽一首〈海〉。

他很開心,立刻答應了,問是哪時候唱,我也不知道,回他說:看我心情吧。

12

這一場我們約好都穿甚平上台,早在深圳我們三個就買好了同款的,打算某一場要一起穿。

13

西安的觀眾很熱情,雖然下雨我們一張現場票都沒賣出去,但房間里的氛圍很好。唱完《孤獨的影子》,我轉頭看著弘宇,示意他準備唱〈海〉。

唱歌之前,他照例講了一些很難笑的梗,開始唱之後,育融在 B 段進來,找到合適的鼓點後我也加入。我們好投入,忘記了時間還在走。這一段完全沒有排過,也成了不會再出現第二次的一個版本。

唱完最後一首歌,有人開始點歌,此起彼伏,甚至大聲喊出歌名,重複三次,我大笑:所以你們都不喊安可就直接開始點歌嗎?

14

離開光圈時,看到門口的亭子,子衡突然要我們都走進去站好,拍了這張照片。沒有想到,西安的雨就這樣一直下著,下了三天,直到我們離開。

【Day 14】7 月 9 日 弘宇回台北

離開前一天,弘宇要搭飛機回台北,下午我們把它送上計程車,晚上去吃小區門口的一家打邊爐。

吃了很多天油膩的實物,實在需要這樣的一餐:湯頭很好喝,食材、醬料都屬上乘,老闆娘聽我們南方口音便閒聊起來,她是西安人,堅持在口味偏油和辣的中原城市開清淡的港式火鍋,她說她曾經也吃重口味,愛吃辣,可是年紀越大她越喜歡喝湯,喜歡留住食物原本的味道。

她一邊幫我們用湯匙攪動著鍋底,一邊滔滔不絕說著,我感覺得到她的眼睛里有光芒,突然就很感動,也很敬佩。感動於她對食物的用心,敬佩於她面對市場的風險和冷淡,依然願意堅守她相信的價值。

這一餐很療愈,也成為了西安一行別樣的記憶。

15

鄭興 2018《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夏季最終巡迴

6月28日 廈門 Real Live
6月30日 廣州 TU凸空間
7月1日 深圳 紅糖罐(蛇口店)
7月6日 鄭州 7LIVEHOUSE
7月8日 西安 光圈CLUB
7月13日 成都 小酒館(芳沁店)
7月14日 重慶 堅果Livehouse
7月20日 長沙 46 Livehouse
7月21日 武漢 VOX Livehouse
7月22日 合肥 On The Way(大摩店)
7月28日 揚州 烽火Livehouse
7月29日 上海 育音堂
8月3日 天津 卓揚藝術空間
8月5日 北京 黃昏黎明DDC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