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鄭興夏季巡迴日記(二):廣州、深圳篇

在金曲獎典禮上短暫亮相後,鄭興回歸音樂人的日常,再次離開台北,開始了他的 2018 年夏季最後一趟專輯巡迴。從 6 月 28 日的廈門到 8 月 5 日的北京,巡迴途經 14 座城市,包括他的家鄉揚州。Blow 吹音樂和鄭興合作了數篇巡迴日記,由他領你看見他眼中的城市風景、巡迴軼事。

文/鄭興

【Day 4】6月29日 廈門-廣州

這絕對是苦難的一天,因為我們集體睡過頭,錯過了開往深圳北的高鐵。

廈門北是非常遠的一個車站,上車後我們和司機說:快,我們要趕車,司機問是幾點的車,笑笑說,肯定來不及了。因為票都已經取出來,沒辦法用手機改簽,只好等到了車站排隊改到下一班無座票,因為廈門沒有直達廣州的高鐵,後面深圳北到廣州的車次也必須改了(聽說 7 月 1 日起,廈門直達廣州的動車組就通車了),可是北站到廣州的車最早一班已經要等到晚上八點,我們只好改從深圳站換乘,多留了中轉的時間,掐指一算,到達廣州是晚上六點,而當天晚上計劃在 1200 書店舉辦的分享會是七點半開始。

育融苦笑:多睡十分鐘,多站三小時。

我們提著大包小包樂器和行李,在人滿為患的車廂夾縫求生,好不容易在一等座車廂後面找到一排空地,暗自竊喜偷偷坐下,屁股還沒做熱,就被乘務員連包帶人趕了出去。

看到一個筋骨很軟的弟弟,可以肆意揮霍睡眠和座椅讓叔叔們羨慕壞了
看到一個筋骨很軟的弟弟,可以肆意揮霍睡眠和座椅讓叔叔們羨慕壞了

這天的廣州非常悶熱,也讓我們見識到了下班高峰期不輸北京的擁堵,站在路邊絕望的我們體會到了一車難打的絕望。滴滴 APP 叫的車子好不容易到了,上車後子衡照例提醒司機我們趕時間,大哥立刻回到:「趕時間?趕時間你們叫什麼滴滴!」

叫都叫了,也不可能立刻下車走路吧。硬著頭皮在廣州禮拜五傍晚的車陣中和時間賽跑,踩著點到了身處繁華市中心百貨公司的書店,見到老闆二囍,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打過招呼,十五分鐘後就要上講台對談。

二囍和我一樣都是赴台陸生,他在東海念建築所,四年前休學回廣州開書店,因為曾徒步環島 1200 公里,書店就以此命名,第一家店叫做 1200 不打烊書店,也是廣州市第一家 24 小時書店,隨後規模愈加壯大,如今已有五家分店,各自特性不一,也輻射到不同群體。這次活動,是由我的研究所同學,也同在廣州的阿 Gil 牽線而成。

鄭興001

分享會的觀眾比預想中多,大家聚集 1200 書店一角,想看看這兩位有著共同經歷又身處不同行業的人會聊些什麼。除了分享彼此的經歷,我發現我們的觀點和視角還是很不同,二囍說,他是一個沒有鄉愁的人,當下我點點頭,也相信了。然而結束后他帶我去了創始店,那家不打烊書店,離百貨公司的分店很近,氛圍截然不同,我在墻上的一張書頁中讀到二囍寫了這樣一段話:

他是皖北長大的孩子,小時候家鄉人管白開水叫做「茶」,真正的茶叫做「茶葉茶」,長大離家後不習慣大家所說的「喝茶」,還鬧出笑話,偏偏自己在外地這些年又愛上喝茶。很多年後再回到安徽老家,聽到家人招呼他「喝茶」,心頭突然湧上一股酸澀。

鄭興002

逛完書店,二囍帶我們去吃茶點。對廣州吃食垂涎已久的我興奮不已,這一餐也徹底洗去了奔波一整天的疲憊。我們點了菠蘿油、鳳爪、炒牛河、蝦仁腸粉、蘿蔔糕、四寶雞扎、蝦餃……吃完我只想說:積極樂觀,感恩惜福!

鄭興003

【Day 5】6月30日 TU凸空間演出

演出這天,下午一早就去 TU 凸空間彩排,離演出還有兩個多小時,我聽到子衡遠遠地跑來喊道:「鄭興你看誰來了。」

說著一個帶著眼鏡的斯文男生走進來,他是 Mark,這張專輯的混音師,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們原本約好演出後碰面聊聊,結果他一早就到了場館,我高興壞了,和他說:「我對你的聲音那麼熟,今天總算和本人說到話了。」

鄭興004

廣州的場地非常棒,音控和燈光師都非常認真,演得特別舒服。這一場觀眾超過 260 人,也刷新了我巡演的票房紀錄。演到一半,隔壁酒吧的音樂聲傳過來,我故意抱怨,觀眾們竟也愈加用力地歡呼,聲浪一陣高過一陣,直到最後大合唱《城南》,好聽到我捨不得唱完。我特別驕傲地和他們說:「你們知道嗎,我專輯的混音是在廣州完成的,混音師今天也來到現場了。」說完我和 Mark 揮手,他正在控台附近走動,後來我才知道,音控師是他在星海錄音系的學生,這裡有不少設備器材也是在他打點下添購的。

鄭興005

左二起:李馬科(Mark)、阿坤(TU凸燈光師)、小杰(TU凸音控師)
左二起:李馬科(Mark)、阿坤(TU凸燈光師)、小杰(TU凸音控師)

演出結束後,Mark 帶我們去他的錄音室參觀,錄音室遠離市區,在大學城附近,生態特別好,旁邊就是很大的果園。一進門的客廳有一面墻,放的都是 Mark 製作的專輯。去年後製期間,我們都是用微信語音溝通,不曾謀面,現在終於來到他工作的地方,我有點興奮。

鄭興007

錄音室很大,很氣派,控制室在二樓,一樓表演區的空間甚至大過台東都蘭糖廠的愛人錄音室,裡面堆滿了鼓組、音箱,還有他私藏的古董效果器、麥克風,Mark 說今年暑假這裡還會擴建,兩邊的空間會打通,到時候來錄音的樂手們會更舒適,更愜意。和擠在城區的錄音室不一樣,這是個適合好好靜下來,慢慢做音樂的地方。

Mark在介紹古董音箱,育融快瘋掉
Mark 在介紹古董音箱,育融快瘋掉
我偷偷和 Mark 說,下一張想要來這裡錄
我偷偷和 Mark 說,下一張想要來這裡錄

離開錄音室,回到市區,大家又累又餓,路上發現一家還在開門營業的潮汕牛肉鍋,我立刻來了精神。

鄭興010

【Day 6】7月1日  廣州-深圳 紅糖罐演出

高鐵到深圳時艷陽高照,熱到懷疑人生,下午就變了天,狂風大作,烏雲密佈。

到住處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屯好這幾天的水、飲料和水果,叫一單美團超市外送,這樣全部加起來只要六十塊人民幣,劉子衡真的很會買。

鄭興011

鄭興012

我們住在海上世界附近,下過雨的街道蠻漂亮,空氣清新。下午沒什麼特別的事,因為早上早起趕車,還是努力補眠睡到五點,再出門去場地方彩排。

晚上的觀眾很多,因為場館是緊縮在一個文創園區裡面的隔間,冷氣很弱,大家抵抗不住悶熱,扇起了我們開場時贈送的一人一張吉他譜。唱到〈台北下的雨〉時,台下的合唱變得很大聲,我沒有再說「太平洋的風」那個老掉牙的梗了,那時候的心裡只有滿滿的感動。

不知道為什麼,唱到《積雨雲》這首歌我突然想要站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唱到〈積雨雲〉這首歌我突然想要站起來
深圳的觀眾很溫柔,希望下次來可以去到更大的場地
深圳的觀眾很溫柔,希望下次來可以去到更大的場地

鄭興 2018《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夏季最終巡迴

6月28日 廈門 Real Live
6月30日 廣州 TU凸空間
7月1日 深圳 紅糖罐(蛇口店)
7月6日 鄭州 7LIVEHOUSE
7月8日 西安 光圈CLUB
7月13日 成都 小酒館(芳沁店)
7月14日 重慶 堅果Livehouse
7月20日 長沙 46 Livehouse
7月21日 武漢 VOX Livehouse
7月22日 合肥 On The Way(大摩店)
7月28日 揚州 烽火Livehouse
7月29日 上海 育音堂
8月3日 天津 卓揚藝術空間
8月5日 北京 黃昏黎明DDC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