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為故障的人找出口:Vast & Hazy

還記得一年多前聽完 EP《次等秘密》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抱怨曲數太少根本不過癮,這次,Vast & Hazy(簡稱 VH)終於發行了收錄十首歌的專輯《求救訊號 I’m Not OK》,這張作品也是他們與添翼合作之後的首張專輯,製作規格大躍進。

儘管易祺一個人就可以完成所有編曲,但喜歡跟不同音樂人合作的 VH,總會替每首歌預留空間,尋找適合一起「玩」音樂的玩伴,試圖讓每一顆入耳的音符都有新意。

專輯內處處可見熟悉身影,有黃玠瑋編寫並錄唱和聲的〈拾起〉、合成器音色出自北港巴哈(林昀駿)之手的〈關於青春〉、音樂風格又怪又酷的徐皮所編曲的〈我想成為你〉、由製作人韓立康親自獻錄吉他的〈下次見〉和〈尋光小路〉……等,此外,所有歌曲中聽到的弦樂,皆邀請活躍於各大演唱會現場的弦樂演奏家們進行錄音,聆聽感受和軟體編曲截然不同。

Vast & Hazy 由主唱大咖和吉他手易祺所組成,原為四人樂團,後來因貝斯手和鼓手的人生規劃不同,進而轉變成雙人組合持續活動中。
Vast & Hazy 由主唱大咖和吉他手易祺所組成,原為四人樂團,後來因貝斯手和鼓手的人生規劃不同,進而轉變成雙人組合持續活動中。

Vast 有巨大、廣闊之意,Hazy 則是用以形容模糊、朦朧、如薄霧般的景色樣貌,據說當初會取這個團名,只是易祺單純覺得這兩個字排列在一起形狀很帥而已。然而,由抽象詞彙構成的 Vast & Hazy,歌詞內容倒是意外地寫實,很容易令人對號入座,或是回憶起身邊某位親朋好友的經歷。

「誰來接住我 / 否則我將無止盡墜落」

跟音樂人聊書是個有趣的切入點,而且往往會有意料之外的收獲。如果說音樂是空氣,對於從小就愛跑圖書館的大咖而言,書就像水,除了能解求知慾的渴,更灌溉著她的想像世界。

從湊佳苗到駱以軍,她嗜讀探討人性的小說,於是我們聊起岡本茂樹的《教出殺人犯》,這本書描述多數人以為罪犯通常出自不正常的家庭,其實不然,更多時候是從「好孩子」演變而成的。「小時候如果沒有得到足夠的關心、或者被傷害過,所產生的不安全感是會一直留在心裡,進而影響長大後的行為……。」這段話大咖說得平鋪直敘,卻很難不聯想到她在臉書寫的虛構故事

不打算探人隱私,於是我轉了個彎,問起〈求救訊號〉的創作概念。「在寫這首歌時,我忽然想起自己小時候被同學排擠的事。」看起來乖巧有氣質的大咖竟然會被霸凌!?驚訝之餘又覺得好像沒那麼意外。她補充說道:「雖然時間很短也不嚴重,但這件事彷彿像個堅硬的核被遺留在記憶深處,一直無法忘懷。因為寫了這首歌,我才自己把它挖出來,去面對。」

掏心掏肺寫歌的結果,導致表演時必須稍微抽離,才不至於太投入而崩潰大哭。對大咖而言,唱〈求救訊號〉是一個被掏空、宣洩的過程:「唱完後常常感到精疲力竭,因此我們也還在思考歌單要怎麼排,才不會影響整個演出的狀態。」

「都怪我 / 怎麼會弄丟了 / 指向你的重要線索」

專輯中唯一一首只用弦樂和木吉他構築而成的〈指向你的線索〉,乍聽之下像是在寫失去的遺憾,其實,歌曲中每一分茫然無助的情緒,都是失智症患者的心境寫照。

「這首歌主要是在寫我阿嬤,她在我大學時得了失智症,然後越來越嚴重,就走了。」大咖用輕巧的語氣說著沉重的過往,在場的我們一片靜默,也許是聽得專心,也或許是感受到了回憶的重量。「那段時間她一直都很恍惚,行動不方便,也不清楚自己在幹嘛。好不容易到了可以享福的年紀,卻得了這樣的病,實在很令人於心不忍。」

「阿嬤過世後,大家整理遺物才發現,保險箱裡放的都是孫子孫女小時候的玩具……。」

後來我無意間在兩年前的採訪文章中看見這段話,心臟狠狠揪了一下:

最希望這張專輯(次等秘密)被什麼人聽到?
咖:我阿嬤……。

在音樂製作上,這首歌也有個小小的遺憾。一開始,易祺邀請了工作室夥伴胖丁(丁丁與西西吉他手)來編木吉他,錄好後卻因表演時覺得 key 不太適合,想要移調重錄,「但那時兩人錄音時間搭不上,我只好抓他編的東西重錄一遍。有稍微簡化啦,因為有些真的很難。」

除了 VH,易祺也是林瑪黛的團員之一,亦曾擔任魏如萱演出合作樂手,吉他演奏技巧並不差。但他表示,自己現在比較走幕後編曲,從製作人角度考量,會希望能找技術更專精更純熟的音樂人合作。
除了 VH,易祺也是林瑪黛的團員之一,亦曾擔任魏如萱演出合作樂手,吉他演奏技巧並不差。但他表示,自己現在比較走幕後編曲,從製作人角度考量,會希望能找技術更專精更純熟的音樂人合作。

「故障的心 / 怎麼拚命 / 還是得不到肯定」

〈故障〉是 VH 少有的快歌,感覺像少了尖銳感的凛として時雨。隨速度感層層推進的鼓點、日搖特有的華麗破音 bass line、就算不是在 solo 也令人難以忽略的吉他 riff,加上易祺愛用的切拍手法(將四四拍的重音切成三五算法,明明沒有變拍卻營造出微妙的歪斜感),害我心中警鈴大亮,恨不得他們多做幾首這種爽歌。

但歌詞就不是什麼痛快的故事了。有些人,也許社會化不足,或缺乏同理心,常常招惹到別人卻不自知,彷彿少了某顆重要的螺絲般,總是與周圍格格不入。「相信大家身邊或多或少都有像這樣有點『故障』的朋友吧?他們很容易被討厭,卻無法像一般人那樣,知道怎麼與社會相處。」大咖表示,這首歌在寫主角發現了多年以來自己的觀念是錯的,雖然很掙扎、很挫折,卻依然試著接受並練習改變。

「對我而言愛情不是全部,所以我很少寫情歌。」並非只有情歌才催淚、才刻骨銘心,從大咖的詞中可以看見許多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流動,以及關於面對自己、同理他人的反思。

《求救訊號》專輯視覺由設計師郭保伸Edi Kuo操刀,將摩斯電碼符號結合雜訊效果,透過無聲畫面發出SOS訊號。
《求救訊號》專輯視覺由設計師郭保伸 Edi Kuo 操刀,將摩斯電碼符號結合雜訊效果,透過無聲畫面發出 SOS 訊號。
宣傳照取景於台北某廢車場,據說攝影師郭政彰為了拍出好照片,竟然整個人趴在廢油上掌鏡,專業態度令人敬佩!
宣傳照取景於台北某廢車場,據說攝影師郭政彰為了拍出好照片,竟然整個人趴在廢油上掌鏡,專業態度令人敬佩!

曾在唱片擔任執行企劃的大咖,將過去累積的經驗灌注在這次的新專輯上,從專輯概念發想到撰寫文案都自己來,她開玩笑地說:「如果我以前沒有做過企劃,這張專輯可能叫做『愛的勇氣』這類比較一般的名字吧!」

而身為團內的編曲擔當,易祺肩負整體音樂走向的重責大任,雖然他總是謙虛地感謝每一位參與專輯製作的音樂夥伴,但毋庸置疑,Vast & Hazy 的歌如果少了他,是不可能走成今天的樣貌。

被樂迷稱為「出口系樂團」,易祺和大咖用音樂代替我們將無法吶喊的壓力宣泄,將沒說出口的傷感消化。用單純直白的話語述說著身旁的人事物,不浮誇,不自溺,卻能將負面情緒轉化成勇於面對脆弱的力量。或許,這就是 Vast & Hazy 的音樂之所以順耳,卻不流于俗套的原因吧!

Vast & Hazy

照片提供:添翼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