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米恩當「爸」十一年 細心培育「海邊的孩子」

由舒米恩領頭,剛結束第十一屆的「海邊的孩子」活動,維持去年賽制,優勝者嵐馨樂團將與舒米恩一同前往東京進行演出,更希望明年能夠站上日本音樂祭的舞台。

近兩屆的舞台,特別請設計師製作 LED 牆,期望它是一個完整的秀,也安排主持人互動。另外,少見的後台 Live 直擊,更增加了活動的趣味性。

LED 增加了活動氣勢。
LED 增加了活動氣勢。

從第九、十到現在第十一屆,海邊的孩子正在轉型,成立的開始是為了籌措都蘭部落青少年的教育文化經費,選擇一個創意的方式,將他們的成果,跟音樂結合一同呈現。起頭幾屆演出的難易度不高,到了中段(第六、七屆開始),發現越來越多都蘭部落的青少年,對音樂很有興趣,也發掘許多原住民少年孩子對音樂創作很需要舞台,而觀眾也希望有更多不同的音樂,於是他們不再把範圍限制在都蘭部落,把舞台開放給其他的音樂創作人。

到了去年,海邊的孩子有了更大的突破,轉型成為競賽的演出,激發每個音樂人的潛力。舒米恩說道:「不然以往的海邊的孩子都是以我(舒米恩)為主,期望有更多不一樣的聲音與音樂出現。也不希望只有演出與競賽,導致有「獎金獵人」的氣味,我們更希望可以帶出每個參賽者都能有「榮耀感」。」因此才會誕生優勝的隊伍,能夠代表海邊的孩子去國外演出的機制。

今年優勝隊伍「嵐馨樂團」。
今年優勝隊伍「嵐馨樂團」。

另一個原因,是自從舒米恩發行了個人專輯後,凡需要至國外的演出都難找到合適的和聲樂手,唱原住民語其實有些困難,久而久之他出國就會帶著兩名部落的年輕人同行。

「我發現他們的眼界被打開了,這樣的刺激很有趣,於是我把這個概念移植到海邊的孩子,帶他們出國演出,幫助很大。」日本作為海外第一首選,理由是舒米恩認為日本聽眾的消費習慣已經被養成,對獨立樂團來說也是比較友善的市場。

孩子們的爸爸

舒米恩回憶去年海邊的孩子,有兩個印象深刻的樂團,第一個是 Mafana 樂團 。其中有三個成員是來自都蘭部落,在第一屆的海邊的孩子就曾與他合作過,當時的他們還只是國中生而已。2011 年時,曾帶過他們去法國演出,沒有預期他們最後也踏上音樂這條路,還組了個樂團。去年年底他們也順利發片,對舒米恩來說是非常感動與興奮的事情,像是一個肯定,海邊的孩子長大了。

另一個則是台玖線樂團,早在幾年前舒米恩就認識他們,很有趣的是,他們也在去年底發片,更入圍了今年的金曲獎,一切講起來,舒米恩像個爸爸般,語帶欣慰。

_DSC2199

幾年前他第一次帶團到加拿大演出的時,想安排一些特別的演出,於是找部落的弟弟,傳著傳統服飾,在表演中跳了一段街舞,當下看著演出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卻對表演帶來了很大的刺激與亮點。

而回望去年至沖繩的演出,舒米恩這個爸爸心寬了,決定放手讓 Mafana 去做,他們在歌曲中加入了饒舌元素,很令人驚艷。也同時為這趟旅程拍了短短的紀錄片。

養育孩子不容易,能看見更多部落年輕人被提攜、激發,更令舒米恩開心。或許是使命感使然,舒米恩不斷的嘗試讓非原住民的表演者來做原住民的創作與融合。前幾年找了阿三& Eric 來合作,在他們的歌曲中加入了原住民的吟唱。有了這次經驗,讓舒米恩對原住民的音樂發展有更多的想像,或許能將原住民的樂器融入到獨立樂團中,如摹古的馬頭琴,或者是西塔琴等。

十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問問對接下來海邊的孩子,又沒有更大的期望?舒米恩語道:「最大的期待當然是希望走擴大舞台(笑)。希望原住民音樂的路可以更廣, 在語言、樂器、文化上都能與更多獨立樂團、創作者有合作的可能性。當然也在宣傳上面也希望大家也可以給我們更多的支持啦!謝謝大家!」


作者

Yiru

Yiru

好好聽音樂,好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