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台北地下「謎團」,空降迷人搖擺寓言:Vulture Disaster

撰文、攝影/魏魏(61 Music Studio)

先來聽首歌,Vulture Disaster 的〈齊先生(一種自封國王的救贖)〉。「齊先生」三字並沒有在歌詞中正面登場,他到底是誰?說出來幾乎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名畫家,但謎底不那麼重要,也許等看完這篇文章你也能感到為什麼不重要。

▶《齊先生(一種自封國王的救贖)》

我被 Vulture Disaster 的第一張專輯迷住,聽來鬆軟飽滿又有點怪,很有魅力。他們來 61 練團時人都滿安靜、酷酷的,想讓自己和更多人多了解他們一點。

(左起)鼓手丁柏文、貝斯手池威儀、吉他手王嘉祥、合成器手杜夢婷、主唱吉他手葉家維,他們是 Vulture Disaster 的成員。
(左起)鼓手丁柏文、貝斯手池威儀、吉他手王嘉祥、合成器手杜夢婷、主唱吉他手葉家維,他們是 Vulture Disaster 的成員。

#請用一種飲料形容 Vulture Disaster 這個「樂團」

夢婷:可爾必思,清涼酸甜、有親和力
家維:靈芝茶,可能很有益,但也可能是假的
嘉祥:一芳水果茶(去冰半糖),水果很多,幾乎每天喝
威儀:烏龍茶,厚實深沉、會回甘
柏文:可口可樂,每次團員喝酒我都在旁邊喝可樂

Vulture Disaster(暫可譯作「禿鷹之災」)是葉家維在 2017 年開始的一個「樂團計畫」,並於 2018 年 1 月發佈第一張自製專輯《Lack of Conception about Sun And Moon》。專輯中的九首歌都先由家維完成詞曲及大部份的編曲,再尋找有興趣、有想法一起投入錄音的樂手來合作,比如有時自己彈不出來的,就能借助嘉祥的加入,讓歌曲更貼近理想的樣貌。

隨性、不拘泥於固定的成員,比較不像幾個好友起義組團、表演、出專輯那般為人熟悉的模式。有趣的是,最後和家維一起合作的,除了夢婷之外,都是他前一個樂團「長生不老 Aerial Recall」的團員,老友是最有默契的吧。「後來覺得想演出了,」家維說,所以他們聚在一起,以 Vulture Disaster 為名,在台上施展令人搖擺沉醉的法力。

#請用一部卡通或一個卡通人物,形容團員彼此的關係

夢婷:南方公園,彼此沒有既定的關係但的確有個關係在,態度隨性,卻會認真去處理每件事
家維:幽遊白書,有份情感在,也許不是很清楚彼此的過去
嘉祥:丁柏文長得像雪寶
威儀:膽小狗英雄,在關鍵時刻派上用場
柏文:像蠟筆小新跟小葵之間,年齡有差距卻很相愛

(有段時間柏文大聊對夾娃娃機產業的見解,團員打開電視故作飄走貌)

螢幕快照 2018-05-09 下午4.10.14

關於專輯《Lack of Conception about Sun And Moon》,我開玩笑說都把它記成 Sun Moon Lake(日月潭)。沒想到家維說明由來,是他真的拍了一張日月潭的黑白照片,看著想著就決定了專輯標題,起先就想表達自己「缺乏為這張作品賦予一個專輯概念」,而後掛上了日與月,為這沒有概念的概念撐開了浪漫的天際線。

(圖片提供:葉家維)
(圖片提供:葉家維)

▶《明智的選擇》

家維的住所有間方正寬敞的和室,放著幾把吉他、音箱、監聽喇叭、小沙發、煙灰缸等,看來很整齊簡單、在普遍租房困境中應該可算不錯的宅錄空間,他們指指那裡,「這張專輯就是在那裡錄的」,偶爾也是他們聚會的地點。朋友說這張專輯聽起來像黑膠,也許與宅錄的質樸音色有關。

《Lack of Conception about Sun And Moon》只發佈在網路平台,全曲目任君聆聽,「因為免費的最貴,所以免費」,不曉得家維這算不算在說冷笑話?問問他們為什麼沒有發行實體,「也沒什麼耶,就想放網路上給人聽」,訪談進行到中段我已更能理解,他們就是一群自由自在、全心享受玩音樂的人,大概就像有人個板日誌寫得好看,但他沒想要出書當暢銷作家。只要得知有人聽過、喜歡 Vulture Disaster 的歌,他們就感到開心。

他們的歌如果要被歸類,「應該會被放在『另類』吧,就是不知道怎麼分類的」夢婷比劃著笑說。團員們聽的音樂各有所好,也都摸著下巴搖搖頭說沒有答案。威儀說,他將家維做的東西稱為「真正的音樂」。

#請用一部電影形容這張專輯

夢婷:第五元素,超現實、難以定義、豐富、值得回味
家維:花樣年華,看來簡單,但說不上來
嘉祥:黑色追緝令,刺激感官又有 peace
威儀:萬惡城市,由很多故事組成,有很多我喜歡的部分,比如潔西卡艾芭
柏文:刺激 1995,做自己覺得對的事

螢幕快照 2018-05-09 下午3.52.38

Vulture Disaster 的歌詞,比起像詩,更像簡潔的寓言,好像隱約在說家維自己或人們的經歷,讓我幻想力爆發、想拼湊出背後的故事。家維說:「其實很多時候我比較是在塑造畫面,就像一個電影的畫面一樣。也有時候是我單純某個段落想唸那些文字。滿多歌詞是我平時寫的文字裡取片段來使用,所以也有可能我在同一個時間寫下來的文字,出現在不同首歌裡面。」

對於聽者對歌詞的解讀,家維說挺好,是他會喜歡也覺得有意思的效果。我說他應該是心靈很自由的人,對人們所感都樂於接納,家維說「哈,應該是說,我其實沒有在想別人的感受」。

▶《文獻工作者》

「文獻工作者這職業看起來神秘有趣」,寫詞時家維人並不在咖啡廳(請見歌詞),「只是想要加入那個氛圍」。

▶《黃金蜂蜜》

歌名聽來陽光又甜蜜,但似乎在低語關於社會、政府與人民間的哀愁。

Vulture Disaster

#請用一種動物形容自己在現場演出時的感受

夢婷:兔子,有點神經質
家維:鴿子,有句話說鴿子的內心世界是複雜的
嘉祥:老鷹,剛才那句話好像是講老鷹才對
威儀:牛
柏文:野狼

來到 Vulture Disaster 的演出現場,五位成員放送紮實、自在的旋律和節奏,隨主唱家維似唱似唸瀰漫出雲霧,不覺中已走入他們的「禿鷹時區」。在那裡時間變得很慢、終成為消逝的文明軸線,只聽見柔軟又鏗鏘的神秘語言。感到自己在馬丘比丘收聽來自天空的電台廣播,lo-fi、歡愜、又有那麼點怪異前衛。

試著想像 Vulture Disaster 舉辦專場演出,嘉祥說想在森林裡頭;威儀說要有啤酒喝到飽或是一芳水果茶;柏文說想要能被觀眾包圍的圓形舞台,或是延伸出長長的走道,擺張椅子在另一頭,讓其他團員可以走過去坐下來彈奏。

我問如果要籌拍第一支MV,會選擇專輯中的哪一首歌,家維說是《人生的雄辯家》(威儀和我每次都聽成人生的雙面膠),那是他自己最偏愛的曲目,影像應該會是動畫、有布偶和怪獸,才能滿足他的奇想。

▶《人生的雄辯家》

至於這個「樂團」接下來的計劃,團員說會繼續做喜歡的音樂,也預告了下次演出將有不同於以往的嘗試及興味。

Vulture Disaster

依平常在練團室大夥愛聊上幾句的話題,總有關於專輯銷售的煩惱、粉絲專頁該怎麼經營、巡演的安排等等,意外地 Vulture Disaster 對這些都沒想太多,言談間流露的僅是對創作及演奏的巨大渴望、喜悅。能認識這樣的一群人我的心情親像看到大海。

那麼他們的音樂播放至此,你有什麼感受呢,很期待你也喜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地下司令Vol.1✮ 白目樂隊/無妄合作社/Vulture Disaster 】

2018.6.16 (六) @PIPE
白目樂隊 / 無妄合作社 / Vulture Disaster / 黃浚瑜擂台賽

繪製/靈子同學
設計/Han Wu
主辦/61 Music Studio

 地下司令Vol.1✮ 白目樂隊/無妄合作社/Vulture Disaster

你也有想分享的樂人樂事嗎?歡迎來稿至吹音樂官方信箱:blow@streetvoice.com。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